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還活著嗎?小人物的《夜行動物》

2017/1/21 — 11:45

《夜行動物》劇照
攝:CHOW WAI CHUEN
(相片由窮人誌提供)

《夜行動物》劇照
攝:CHOW WAI CHUEN
(相片由窮人誌提供)

天邊外自由劇場的觀眾圍了一圈聽說書,說的是太宰治的短篇《跑吧,梅樂斯!》,也是太宰治少數振奮人心,看完不會想自殺的作品。說書人平易近人地說著,彷彿太宰治壓抑的寫作風格無關要旨,他本人要講的也不是甚麼大道理。暗黃的燈光下,說書人跟我們之間非常融和,不知就裡的人此時走進來,說不定以為觀眾是劇的一部分。

這開場貫徹《夜行動物》的定調——巧妙地控制距離、燈光、空間與幽默,讓人不窒息地細看大城市的抽離、孤獨、扭曲與求存,是這次觀賞經驗突出的一環。類似的題材,表演者經常刻意與觀眾劃清界線,以求更清晰表達距離。《夜行動物》的做法打破這種慣例,容許觀眾在無壓力的情況下,思考相關的命題。這當然是原編劇小檜山洋一的功力,也是劇組精心安排的結果。

《夜行動物》劇照
攝:CHOW WAI CHUEN
(相片由窮人誌提供)

《夜行動物》劇照
攝:CHOW WAI CHUEN
(相片由窮人誌提供)

廣告

說書人開場後,《夜行動物》正式展開,講述青年礦工為了 7000 日元日薪,被派到隧道裡面拉電纜,由於體力不支暈倒,好起來後又被委派單獨看守夜裡無人的街道。開始時他還滿懷認真,後來索性跟自己賭氣說不幹了,直到接更的同工到來,兩人展開對生命的討論。演員陳庭軒演活了小人物的無聊、無奈、無賴,同工袁巧穎也把自衛隊的盲點、打工族對生命陳腔濫調的憧憬演得妥當。小無賴正要離開,卻聽到隧道對面傳來摩斯密碼「你還在嗎?還活著嗎?」,同工立即自衛隊上身,說服小無賴展開一段光怪陸離的尋人旅程,在大廈中遇上各色各樣混生活的人­­——神經兮兮的管理員、被情人拋棄的女人、獨居的年輕漫畫家。故事雖然發生在日本,但作品選用不同語言的背景音樂,彷彿提示情節的廣泛性。世界各地的都市人,或多或少也面對類似的境況。

廣告

時間分分秒秒地過,大廈不停有人跳樓的傳說聲聲入耳。尋找摩斯密碼的來源,成為刻不容緩的救人行動。

《夜行動物》用了多層手法表達距離和空間——無論是大廈底層與天台的分野,人與人的交流與隔膜,自衛隊遙遠的事蹟與眼前乏味生活的對照。例如,導演把管理員夫婦用繩子綁起來,當其中一人嘗試跳樓,另一個就會把他拉回來。事實上,兩人的工作無聊頂透,不過就是把敲密碼騷擾住客的人找出來揍一身;摩斯密碼暗藏的孤獨,他們不懂;抓人,他們也抓錯,兩人可算是渾渾噩噩過日子而不自知的表表者。可是,正正是兩人的聯繫,事無大小吵鬧一番的能量,維繫了他們生存的意志。導演把這種聯繫形象化表現,既讓角色更可笑,也令信息更突出。難得的是,這種幽默抵銷了對角色的批判,觀眾暗笑他們無知的同時,可自由定奪對生命的看法。

《夜行動物》劇照
攝:CHOW WAI CHUEN
(相片由窮人誌提供)

《夜行動物》劇照
攝:CHOW WAI CHUEN
(相片由窮人誌提供)

相對於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實體空間轉換對圍坐觀賞的劇作來說是更大的考驗。由於沒有台上台下的分野,要轉換場景而不影響觀賞變得困難。《夜行動物》選擇用場地中間的一個柱子,作為主要場景的一部分——既成為酒醉女子胡言亂語的居所,也成為主角與摩斯密碼發訊者之間的一道牆。另外,作品的燈管使用得宜——天台的空曠用暖光表示,冷光光管就把主角被打的管理員室準確呈現。這樣轉換場景,雖然還間中有演員背台的情況,在空間使用上已經是很不錯的嘗試。

《夜行動物》本質上有偵探劇的意味,全劇圍繞「把發訊人找出來」的任務。就這點看來,伏線略嫌不足,發訊人的角色建立相對於主角,也有點不足。另外,雖然劇中發生的事情虛實參半,可總的來說,整個作品比較像實境劇,因此一些不屬於實境的角色,例如影子、星象群體等等顯得有點格格不入,需要更好的引子/過渡。

《夜行動物》從劇本和處理上都是很有趣的作品,說的是日本,也是香港;是資本主義下小人物的荒謬與盲點,也是他們的可愛與希望;既受另類演出場地限制,也發掘了它的可能性。演出由即日起到 1 月 26 日。

--

《西九外劇場節》尚餘節目:

《夜行動物》 - 1 月 19 - 25 日

《Made in Macau 2.0》 – 2 月 3 及 4 日

《第一夜》 - 2 月 17 - 19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