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活著》在我心裡﹕念想白朗唐博士

2019/10/29 — 18:24

圖片素材:白朗唐博士(Dr Thomas Townsend Brown, Jr)Credit: Jason Chung

圖片素材:白朗唐博士(Dr Thomas Townsend Brown, Jr)Credit: Jason Chung

去年 11 月 18 日,資深舞蹈家及教育家白朗唐博士(Dr Thomas Townsend Brown, Jr)於香港辭世,終年 70 歲。

白朗唐博士出生及成長於美國,於費城開展舞蹈事業,及後移居紐約。他曾在美國演出多位著名編舞家的作品,並排演過多齣廣受好評的舞作。他在 1985 年移居香港後,加入當時剛建校的香港演藝學院,先後擔任現代舞首席導師、現代舞系主任、舞蹈學院副院長及研究生教育院長,直至 2015 年退任,孕育了不計其數的本地舞蹈人才;他亦是香港舞蹈聯盟的靈魂人物,為刊物《舞蹈手扎》擔任編輯直至臨終,多年來推動香港專業舞蹈發展,守護好幾代本地舞人。

適逢白朗唐辭世一周年,今天已成為本地舞壇中流砥柱的其中兩位早期學生──周佩韻(Pewan)與林偉源(Allen),相約於毗鄰母校演藝學院的排練室,一同念想這位難以忘懷的 Tom 老師。

廣告

留下來   就是家

廣告

「幾年前有人告訴我,Tom 在 facebook 貼了一張我們那一屆畢業時跳舞的相片,題了一段字,大意是『就是這班人,令我留在這個地方幾十年』……我覺得好 sweet。」Pewan 笑道。

1984 年,Pewan 入讀演藝學院,翌年抵港的 Tom 推開演藝的排舞室大門,迎上前的是包括 Pewan 在內的首屆表演藝術專上課程學生。相片上的那班年輕人,將來有些人會登上海外舞台,有些人會投身教育,有些人會創辦舞團,多年來堅持創作,就在相片定格的瞬間,命運準備的禮物尚未拆封,未來可期而不可知。

比 Pewan 遲兩屆入學的 Allen,則想起另一張照片。當時讀到第三年,他與幾個同學獲頒獎學金離港參與舞蹈節,再前赴紐約交流。離家九星期,少年抵達炫目多彩的大城市,興奮之餘,亦初嘗遊子想家的滋味。身在紐約的 Tom,邀請了這幾個連日硬啃麵包的學生到家中作客,熱飯熱菜招待,又把他們介紹給他的舞蹈界好友,一盡地主之誼。

在那張照片上,Allen 與友人一同放鬆地窩在溫暖沙發上,聊著這段時間的新奇見聞,說說自己對舞蹈的想法,親切有如家人間的家常聚會,「好多年之後,到我自己移居紐約,記起第一次在這個城市有『家』的感覺,就是 Tom 邀請我們去他家。我一直記得那個情境。」

嚴父風格    思考教育

Pewan 和 Allen 形容,教學中的 Tom 像個脾氣甚大的嚴父,他的舞蹈課總是充滿挑戰性,就連在學生時代以遲到聞名的 Pewan,亦不得不在 Tom 的早課打醒精神,「遲到的我一走進課室,Tom 就會說:『Okay first group, Pewan!』我就死命地跟,如是者一個學期,我就明白到就算我遲到,Tom 都會逼我立刻完成他要我做的練習,我是逃不掉的,一定要面對自己的問題,於是下學期就好多了──至少不是天天遲到,一星期至少不是天天吧!(笑)」

畢業後 Pewan 入職演藝,近距離觀察變成上司的老師,才知道老師各種差別對待的用心,「他看得見每個學生的需要,有些人需要惡一點,有些人需要鼓勵罵不得,有些人不能逼迫,有些人則需要給他製造機會。我發現他其實很了解每一個學生。」

秉承嚴父風格,Tom 當然有向初執教鞭的 Pewan 拋下各種挑戰,「一入演藝就要教編舞課!」新手被委以重任,亦只能硬著頭皮奮進。有一次,Pewan 垂頭喪氣地在 Tom 的辦公室訴苦,面對那些創意缺缺的學生,實在無計可施,Tom 從案頭的文件抬起頭來,淡然道:「正正因為這樣,我們才要去教吧──你教三百個編舞,有一個編得好已是難得,繼續教吧。」

「那簡直是當頭棒喝,教編舞,其實是為了甚麼?」

有時問對一條問題,比得到一條答案重要,Pewan 留在演藝學院,一教,就是十六年。

長伴生者的「活著」

結緣於八十年代,Allen 回望與 Tom 超過三十年的情誼,他最為之折服的,莫過於老師對這片土地的承擔:「他來到香港,以一個異鄉人的身份,把這裡絕對地變成了自己的家,全心全意為這個地方做了好多……」教學多年,辦交流活動,編舞蹈雜誌,為校際舞蹈節當評判,Tom 就像一個專心致志的農夫,日復日專心播種,「三十年前,大概他亦想不到自己會變成一個香港人,這都是因為他忠於自己而建立出來的東西,他具備一種特質,能夠令身邊的人都相信,事情能夠發生。」

Pewan 亦補充道:「以前的老師好能夠為學生帶來一種希望──對前程的希望和抱負。當時每位老師都會讓我們覺得自己不比外國人差,有能力提升香港的藝術,甚至走上國際舞台。這種力量驅使了我們當年這班學生,留在舞蹈圈的仍為數不少。我一直在反思,怎樣把這種力量帶給學生?」

左:Doris Humphrey(網上影片截圖)
右:Rosalind Newman(Credit: Fontane Yiu )

左:Doris Humphrey(網上影片截圖)
右:Rosalind Newman(Credit: Fontane Yiu )

今年 11 月,Pewan 與她的舞團新約舞流,盼望帶來一股提煉自生命的力量──《活著》。為了追溯 Tom 早期在香港引介美國現代舞的影響,《活著》精選了四個與 Tom 淵源甚深的現代舞作品,其中兩個由 Tom 親自編作,另外兩個則是 Doris Humphrey 及 Rosalind Newman 的經典作品,主題皆圍繞生與死、病與痛的生命課題;同時,為了向前輩致意,並作為遙想 Tom 的一份心意,Pewan 將以 Tom 課堂常見的身體練習作為起點,發展出一個短篇新作,身體從不忘記:「我覺得活著就是一種承傳,一個人過身後,將如何在我們裡面活著……」

新約舞流《活著》

日期:2019 年 11 月 29 至 30 日
時間:晚上 8 點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