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使徒行者 2 諜影行動》 香港警察的形象問題

2019/8/8 — 9:49

《使徒行者 2 諜影行動》劇照

《使徒行者 2 諜影行動》劇照

香港警匪片以香港警察為主角,當然很多。有負面的魔警、奸警、貪污探長,但屬於害群之馬,銀幕上香港警隊多數保持正面形象。就算野獸刑警和無間道卧底,也忠多過奸。現在《使徒行者》大電影版第二部,主演的張家輝、古天樂和吳鎮宇都飾演香港高級警官,雖然大搞誰忠誰奸之謎,整體則大捧香港警隊,很正常。

不過,目前異常動亂的香港,忙於防暴的警隊形象引起很大爭議,擁警和反警兩極化。我看《使徒行者 2 諜影行動》預映場,片中一句「我是香港警察」就惹來笑聲,不知是嘲笑還是苦笑。總之,表揚香港警隊的港片在此時此地公映,有些敏感。況且這個夏天此地火頭四起,比火爆動作片更有矚目驚心的實戰感,電影市場也受影響。

但無論票房怎樣,這部與中國大陸合拍的香港警匪片,主要市場是大陸,香港收入不大重要。事實上,三年前同樣由張家輝、古天樂、吳鎮宇主演的首部《使徒行者》電影版,香港收一千萬港元,大陸收六億元人民幣,差距很大。捧警隊在大陸毫無問題,甚至必須捧,現在第二部在大陸首天票房就超過一億元人民幣了。

廣告

這新片繼續由文偉鴻導演,主要編劇亦是關皓月。前作拍到巴西,今次更國際化,跑到菲律賓、緬甸、西班牙大打大鬥大火爆,槍彈橫飛,死人無數,香港當然亦是戰場。

劇情照例十分堆砌炮製,文鬥武鬥都很誇張,又大玩「扭計骰」 。三個香港高級警官忠奸難測、敵友難分的關係亦扭來扭去。主線是常見公式:各方爭奪電腦機密檔案,涉及國際「童兵」和雛妓的奸惡集團,一味為做戲而做戲,不能要求合理可信。

廣告

只能說,此片不會沉悶。吳鎮宇、張家輝、古天樂都演得不差,這些香港警官無論怎樣鬥來鬥去,其實都很忠義,互相信任和救助,甚至不惜壯烈犠牲。其他演員眾多,包括馬德鐘演香港警務處長,還有內地女星姜佩瑤演電腦駭客,內地男星張亦馳演「笑面虎」殺手。

外地景物方面,緬甸都市和西班牙古城總算頗有特色,亦都爆發無法無天、槍林彈雨、飛車衝撞的血戰。火爆戲顯然用上電腦特效,尤其是人仰車翻的西班牙奔牛節,局部狂牛情景似是電腦動畫。不過,比起荷里活猛片就難免花假得多了。

總的來說,《使徒行者 2 諜影行動》通俗炮製,成績還不及較早前邱禮濤導演,劉德華、古天樂主演的《掃毒 2 天地對決》。《掃》片也是超乎情理的通俗警匪動作片,但警方次要,主體是黑幫兩兄弟,一個變成富商,一個當上毒梟,進行惡鬥。

回顧起來,近數十年來香港影壇很重要的警匪片,基本上可以分為四種。其一貪污警察片,吳思遠《廉政風暴》是先驅;其二警察英雄片,成龍《警察故事》系列是代表;其三黑道江湖英雄片,吳宇森《英雄本色》為首;其四黑白道卧底片,由章國明《邊緣人》發展到劉偉強、麥兆輝的《無間道》系列。還有其他不少變化,例如麥當雄的《省港旗兵》,杜琪峰的《黑社會》,都重要。

西片和日本的警匪片就更早多元化,既有表揚執法部門,亦有把江湖梟雄、黑道教父偶像化,也有黑白道卧底,警黑勾結和民間私自執法。其實點指兵兵,點指賊賊,日本高倉健就演過黑道殺手和神槍警探,妙在荷里活片經常把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醜化。

中國大陸就一向維護官威,不能醜化軍警。當然,大陸警匪片也遂漸多了變化,但始終不及香港警匪片自由燦爛,就算顧及大陸規則的合拍片,也比較靈活大膽,因此受大陸市場歡迎。

至於現在的香港觀眾,正當黑衣與白衣勢成水火之際,對銀幕上的黑白道看法怎樣?今後香港警匪片又怎樣演變呢?那就很難說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