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來舞廳》的懷舊與文化哀思

2018/10/22 — 16:52

二高(何其沃)編舞的《來來舞廳》

二高(何其沃)編舞的《來來舞廳》

上星期五晚去看廣州二高(何其沃)編舞的《來來舞廳》,大館的 F 倉變成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士高場所,極盡華麗、俗艷、迷幻的氣氛!那年代的美學就是 Kitsch,閃亮、撞色、浮誇、拼貼、重物料,於是從地板、桌椅到簾幕和射燈,都是金銀紅藍綠與黑白格子撞在一起。主辦者事前在社交媒體鼓勵大家配合 dress code 來玩個不亦樂乎,觀眾也興奮的翻箱倒籠找出和應的衣物,現場一片 blink blink 閃爍登場,開演前後四處流動拍照,平常很莊嚴的人,也甩開了手腳跟舞者一起跳動。

二高的《來來舞廳》以營造的舞廳格局進行類近環境舞蹈的演出,五個舞者劉卿羽、張典凌、王少筠、吳卉和二高,穿梭人群翻騰起舞,開首先來了一段非常 Michael Jackson 的模仿錄像,那些 Moonwalk 的舞步融入當時中國大陸的舞台氛圍,剎那有一種很後現代的斷裂。《來來舞廳》的動作,除了八十年代盛極一時的 disco 舞蹈外,還糅合京劇、樣板戲、中國民間民族舞、西方現代舞、爵士舞、霹靂舞、街舞等類型,在各種搖滾、電音等強勁的節拍下,或抒情的流行歌曲裏,拼湊表面懷舊、內裏尋認身份的意識。看着牆壁上投映那些帶點實錄、卻已經陳舊刮花的訪問片段,認知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如何熱烈追捧西方的音樂文化潮流,時光的倒回去,反而映照了今時今日的失落 — 中國大陸自「四個現代化」開始,曾經有過一段大約十年的開放期,第五代導演(陳凱歌、張藝謀、田壯壯)、新時期小說(韓少功、莫言、殘雪)、搖滾音樂(崔健、唐朝)輪流上場,真的是百花齊放,現代與後現代思潮迸發,藝術家用各種方式吸收西方、尋找民族傳統,再轉化而成大膽前衛的實驗,期求建構個人風采,而這麼光輝讓人冀望的歲月在 1989 年的 6 月從此粉碎……在這種背景的認知下,《來來舞廳》讓我在歡愉之中難免看得沉痛,不能回去的日子,祗能以舞蹈祭祀!是的,對我說,舞作的 Disco 文化尋根,不單是編舞者尋認父母那一代的境遇,同時也是那個曾經開揚、改革、自由、民主的年代追思,而眼前無論是他們還是我們,祗能倒退向未來!

跟舞者合照:大館的 F 倉變成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的士高場所,極盡華麗、俗艷、迷幻的氣氛!那年代的美學就是 Kitsch,閃亮、撞色、浮誇、拼貼、重物料,於是從地板、桌椅到簾幕和射燈,都是金銀紅藍綠與黑白格子撞在一起。

跟舞者合照:大館的 F 倉變成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的士高場所,極盡華麗、俗艷、迷幻的氣氛!那年代的美學就是 Kitsch,閃亮、撞色、浮誇、拼貼、重物料,於是從地板、桌椅到簾幕和射燈,都是金銀紅藍綠與黑白格子撞在一起。

廣告

這位仁姐 Karen 和這位仁兄 Jerry 竟然從舞團的服裝間找來兩件舞衣,就穿上耀武揚威!Karen 那條黑色 blink blink 長褲,簡直是高難度示範,好 Yeah!William 你意外地入鏡,不枉你的銀色戰衣!

這位仁姐 Karen 和這位仁兄 Jerry 竟然從舞團的服裝間找來兩件舞衣,就穿上耀武揚威!Karen 那條黑色 blink blink 長褲,簡直是高難度示範,好 Yeah!William 你意外地入鏡,不枉你的銀色戰衣!

廣告

現場派發二高的閃卡

現場派發二高的閃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