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係Art Basil,唔係Art Basel

2016/4/1 — 9:52

早前到過中環PMQ時,看了Art Basil(九層塔藝術展覽會)(展期至4月8日),不是Art Basel,兩者完全沒關係,這自稱為世上最微型的博覽會乃是由Open Quote策劃,找來九個曾參與其刊物《h-y-p-h-e-n》的創作單位展出,包括了Ko Shing、Ricky Lai、Steven Choi、Pucky、Brainrental、Messy Desk、Parents Parents、009及Mioza Ma,雖說是微型,但同時在PMQ四個地方搞了四個小展覽,除在在Open Quote(即S401)內的《h-y-p-h-e-n》第二期原作展以外,還有在S314中的Parents Parents: A Tribute to King of Kowloon,以在房內牆上的塗鴉向九龍皇帝曾灶財致敬;在S212是《h-y-p-h-e-n》藝術家群展,可以看到幾個創作單位的在作品,加上在H404中的《h-y-p-h-e-n》Artists: A Tribute to World Class Artists群展,創作單位們透過自己的作品向世界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大師致敬,例如Andy Warhol、Salvador Dali、Damien Hirst、Mark Rothko、Marc Chagall等等。

筆者不知大家有沒有到Art Basel,又或Art Central、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等朝聖,無論你是讚或彈也好,據Art Basel的官方資料,今年展覽呈現了在全球35個國家及地區擁有展覽空間的239間藝廊,並吸引了7萬來賓入場,以一個商業活動來說,這些數字也應該是正面的,就到底這些博覽會只是好像一大間shopping mall,想做好個名就當然想有一線的品牌開店,你有沒有聽個一間購物中心的宗旨會是提升人民生活質素,他們增加甚麼設施,又或搞甚麼活動,是和藝術文化有關也好,又或跟慈善福利也好,都是為了省靚招牌,賺口碑、人流和錢,這是很簡單不過的事,明白就不會對藝術博覽會會有過份的期望,因為需知道期望愈大,失望愈大,對人對事也是如此呀。

廣告

當然,博覽會就算再商業導向,本來是跟參與藝術家的作品的好與壞,你找到好作品,或不好的作品,是藝術家及作品本身的問題。

筆者記得之前也有些因為回應Art Basel的活動,去年也有Hong Kong Urban Laboratory曾搞過Affordable Art Basel(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記得是邀請一些市民免費參觀Art Basel,參觀後再填上回條去介紹一件他想買的藝術作品,之後主辦單位再找來一些本地藝術家去創作一件作品,以直接或間接對應那參加市民的回條,作品在展出後歸那參加市民所有。

廣告

今次Art Basil就真的好像搞一次小型博覽會,有作品看,大家也可以按標價購買,可能除了規模以外,其他和Art Basel、Art Central等博覽會沒有很大的分別。不過,雖說這次活動是由Open Quote策劃,或者如果會有下次的話,會為這博覽會設定一個主題,那好像不會那麼hard sell自己出版的刊物,雖然自己搞一壇東西來sell自己也無可厚非,但有個主題或方向或口號也好,多多少少將這種hard sell味洗去,又或在原稿展以外的展覽如像那些致敬展覽,可以加入其他幾個沒有參與刊物《h-y-p-h-e-n》的創作單位及藝術家。主辦單位在活動說明也,也有如此寫道:眼見當下藝術展銷會如雨後春筍般興起,香港也忽然成為文化之都,這讓我們反思藝術的本質;除了經濟效益,藝術應該發揮社群合作與對話的功能,建構文化身分與自我意識,更重要的是純粹好玩。

如果真的發揮社群合作與對話功能,又建構文化身分與自我意識,再加上更是純粹好玩,整件事就好像某隻朱古力蛋般,又好食,又有營養,又好玩。

最後,就是如果更能突出到各個參與創作人及單位,那就完美了,看完展覽後,或者筆者最有印象的是Ricky Lai,因為自己曾看過他的書《69。N 51。W69。N 51。W》,以文字、插畫加上音樂來記述他在外國深造,從冰島到格陵蘭的見聞及故事。還有Brainrental,因為曾在一些畫廊展覽中看過他們的作品。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