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持好奇 抵抗虛妄 你忘了嗎?

2015/3/10 — 15:34

在這資訊爆炸年代,互聯網、電視、報章,種種媒介時刻灌注無盡訊息,內容有真有假,真相何去何從?本港編舞陳俊瑋與新加坡編舞廖月敏聯手創作《不曾/忘記》(《Not Yet / To Forget》),從記憶出發、以好奇為本,刺破虛妄、探問真像。

正式開場前,已聞水滴鳥鳴之聲,猶如身處無人桃源;觀眾甫進入,一片荒涼映入眼簾,滿場滿地盡是報紙,可是再非日常完好狀態,而是撕碎的、起皺的,像是廢墟中的渣滓。

兩位編舞在作品簡介中提出:「真作假時,假亦作真,如何才能擺脫第三者的介入與扭曲?」他們認為,關鍵在於「自身好奇的心」,然而隨著年月漸去,探知能力逐步消減,我們應當如何自處?滿目瘡痍的境域,是在映照一個資訊氾濫,以至資訊已死的世代嗎?

廣告

觀眾步上觀眾席時,演出已經展開,一男一女舞者置身台中;一開始,男子俯伏地上,女子在旁圍繞,並將枯葉放於男子身上,及後開始在他身上滴水,其時男子一邊緩緩郁動,女子一邊將葉吹走;互動間,生命力點滴出現,猶如母體孕育孩子一般。

廣告

男子獲得生命之後,充滿好奇,女子一直陪伴在側,呵護備至,以至和他步步同行,默默扶持;而在台右位置,木製卡板搭建的小型高台上,另一男性舞者自成一角,利用報紙碎片建構個人空間。

報紙,既是佈景基礎,亦是演出核心,不少舞台事件,均由舞者的動作與滿室的報紙互動組成,有舞者以紙條為餌,撩動他人激烈追逐;有舞者在地上翻滾,攪動起滿地紙屑;有舞者將紙團沾水,用力擲向高牆。

種種設計觸發豐富想像:當下環境之中,我們難免受到他者撥弄嗎?只要相信自己,我們就可掙脫外界羈絆嗎?真切掌握資訊,我們倒能發動有力反擊嗎?生命起源一刻,走進大千世界,困惑撲面而來,途上或會迷失,也許只有好奇,才能引領出路。

除了音樂和動作,演出亦有文本 (Text) 元素,舞者都有不同短句和單字英語台詞,可惜現場所聽則稍欠清晰,或與舞者未能充分掌握聲線表達技巧有關,相關訓練有待加強。

今次演出場地是牛棚藝術村,若論文化氛圍,當屬本土藝文重鎮,除了不少本地藝團先後進駐,大量本土作品也曾在此孕育,相比傳統鏡框式舞台,藝術村給予創作者較大自由,視乎藝術需要和取向劃分演區和觀眾席,兩位編舞選擇一個長方形創作空間,兩層每層大約二十座位觀眾席設於一邊橫邊。

單位內部直柱眾多,演區和觀眾席間更有一道約半米高矮牆,觀眾視野難免受阻,當舞者位置愈近台前 (Downstage),情況則愈明顯,雖然兩層觀眾席已以地台墊高,問題仍未充分解決;同時,場地呈狹長長方形,整個舞蹈編排則稍稍偏於台右 (Stage Right),觀賞角度而言,觀眾席左側或較完整。

儘管挑戰不少,藝術村亦有其他場地難以比擬特質,例如單位窗戶能作天然採光,配合其他設計,日夜節目能有不同玩法;另一方面,場地隔音效果有限,外圍聲音不時進入劇場,例如今場演出,雀鳥聲效竟與真實鳥鳴接連出現,可堪玩味。

 

觀賞場次:2015年1月17日 下午三時
相片:Cheung Chi Wai 攝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