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俞若玫和墨迷宮

2018/12/31 — 13:19

《墨迷宮》

《墨迷宮》

作為一個寫字的人,我對劇場越來越有興趣, 常常會想到文字的局限,覺得自己可以 explore 其他表達方法,特別是我的身體 (包括我的聲音) 可以怎樣把我的文字 perform 出來?我可以用什麼形體動作,跳怎樣的舞蹈,用怎麼的聲音來盛載我的文字我對這個時代的所思所想。沒想到 Cally 會有這麼大膽的嘗試,搞咗咁大壇野出嚟,探討文字與身體之間的關係,挑起了我條筋。

當我看這個演出的時候,我一直是幻想著自己是其中一條女,其實也不是其中一條,而是每一條女。老老實實,我覺得每一個女角都好啱我做呀,將來我係咪可以走這些戱路呢你話?

我很少覺得自己可以做什麼舞台劇,因為沒有這方面的 talent, 真的交不出戲。但因為這個劇有大量的朗誦 (連對白都不是),只是聲音配合 movement, 這個 genre 和一般戲劇稍有不同噃。我很喜歡朗誦,我很喜歡聲音的演出,所以很羨慕這幾位演員有機會演出 Cally 的文字。

廣告

《墨迷宮》

《墨迷宮》

廣告

做垃圾婆?沒有難度啊,反正這位垃圾婆只是「玩泥沙」,如果當中有些搞笑的部分就好了,我們根本不相信一般的垃圾婆是這麼一般,這個角色可以預我,我最喜歡這個故事。

其餘兩條女歇斯底里式的所作所為, 我都感覺是我自己在發顛。拿住把較剪,唔知想點的癲狂狀態,我當然不會演,她朗讀, 跳舞和 acting 都做得很好看。至於與愛人的爭持,自己搞死自己,非常 intense, acting 方面我真的搞唔掂,還要暴露,這個的角色最難演,也最吸引我。我想像:如果給我一首詩,一段獨白,你叫我大叫或者低泣,我或者都可以,或者這些文字會帶領我。

Cally 說她寫了個這個劇本,以意像為起點,像我這樣以寫理論/學術再上Facebook 的文人看來,已是匪夷所思,我覺得能夠做到 Cally 這樣,才一個真正的作家,她寫得出小人物和大時代的交錯,奠定了她作為一個作家的位置。

可是,我所認識的 Cally 是一個舞者,為什麼她會躲在幕後,只是做一個編劇,甚至不是一個編舞家,也不跳舞,的確有點令人費解,是不是因為她只想成為作家呢?期望有一天可以看到她自己演出這個劇本,成為不一樣的作家,開創一個新的 genre!

如果以後有聲音演出,我可以讀,她可以跳。如果要以今次的實驗作為起點,探討另一種文字與身體的 integration, 就要麻煩梵谷導演指點迷津。幾個 losers 的 cross over 那一段,energy 很好,大家即使沒有找到救贖,但可以見證一個時代的面貌,見到這個好 「焗」的局至少在 energy 上有些transformation, 醒哂!

《墨迷宮》

《墨迷宮》

#墨迷宫
#馬戲班
#HongKongStudies可以是這樣
#個Set好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