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戲真做?】「真師生」思辯人性 《學業進暴》導演:劇本猶如現實

2016/6/20 — 13:02

《學業進暴》導演鄧灝威(左)演員杜易玲(右)

《學業進暴》導演鄧灝威(左)演員杜易玲(右)

劇場,是一個充滿魔法的地方,叫演員得到代入其他角色的機會,觀眾也有突破想象的空間。天邊外劇場今次找來「真‧老師」杜易玲參演新作《學業進暴》的老師一角,排演期間香港教育界負面新聞不絕,叫導演鄧灝威感嘆:「最可悲嘅係,呢個唔係故事嚟,宜家環境真係咁呀」。

《學業進暴》改編自俄國編劇 Lyudmila Razumovskaya 寫成於 1980 年的小說 “Dear Yelena Sergeevna”,先後改編成劇場及電影作品。故事講述三個學生試後爆入老師屋企,要求老師交出收藏試卷的夾萬鎖匙,期間師生激辯教育制度的意義,揭示學校背後人性黑暗一面。

《學業進暴》排演場地

《學業進暴》排演場地

廣告

假戲:呢個唔係故事嚟,而家環境真係咁

廣告

導演鄧灝威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劇團藝術總監陳曙曦去年推薦他排演《學業進暴》,又建議全職中學老師杜易玲做演員,掉下一句「好啱你做,好啱宜家做」,便交由他自由發揮。

鄧灝威直言,接觸劇本之初被情節嚇倒,「乜個劇本嘅發展去到咁嚴重嘅?學生咁暴力嘅?好似太戲劇性喎」。排練下來,他漸漸發現這個八十年代的蘇聯劇本,竟然是 2016 年香港教育的寫照。籌備階段時,鄧灝威邀請任職教師的朋友,分享現今中學的情況。其中一名名校老師表示,曾經有品學兼優的學生,潛入教員室盜取試卷,「原來偷試卷真係會發生,真係有呢啲個案喺香港!」

《學業進暴》導演鄧灝威

《學業進暴》導演鄧灝威

三個月前,劇組人員正式開始排練工作,現實生活中教育相關的負面新聞,幾乎未有止息。學生因為考試壓力自殺;家長為了子女考進名校,報讀千種百樣的興趣班;學校實施強制補課,人人提早返學……鄧灝威形容,這些消息幾乎是「隔幾日又見到」,叫他不禁思考現今學生到底接受甚麼教育,他們畢業之後會變成甚麼人。

鄧灝威提到,排練期間大家不禁懷愐學生時代。他發現演員對於「返學」都有著一種特別的感情,「小時候雖然都不想做功課,不想返學,但現在想起來有好多好開心的回憶,也有好好的師生關係」。每個成人長大之後,都總會有一刻覺得「做返學生就好喇」,但對照劇本,以及香港當下的情況,他卻有點猶豫,說:「但係宜家嘅小朋友長大後,會唔會都係咁覺得呢?如果唔會,又係咩原因令佢哋唔再懷念學校?」

真做:現實生活中我教緊啲咩?

「我們在學校就要被教育成為一個尖子,畢業後,又要將自己塑造成為一個菁英。如果我滿足不到這些要求,就會被這個社會當成垃圾,拎去堆填區。一切虛偽教條,都是你們這些大人塑造出來的」

──《學業進暴》劇本

《學業進暴》劇中老師角色,由現職中學視藝老師的杜易玲出任。任教 Band 1 EMI 中學超過二十年,杜易玲直言今次參與演出,令她反思現實生活中老師的身份,「每次排完戲,我都會諗,究竟現實生活中嘅自己喺度教緊啲咩?」為師的,努力將真善美教予學生,學生卻未必全然真善美,中間的雜質叫她非常好奇。劇本中學生的惡,更是推到極致,杜易玲回到現實中的課室,也會開始關心學生每一個行為背後的原因。

《學業進暴》演員杜易玲(右)

《學業進暴》演員杜易玲(右)

視藝科,一周沒幾多堂,杜易玲坦言有時未必可以理解學生的舉動,「點解遲交功課呀?點解 ignore 我?係咪唔中意我?係咪唔想讀我嗰科?」她試著將目標不放在功課之上,反而跟學生聊天,了解過程而非執著結果,「功課只係 task,我要思考嘅係,我希望學生透過做呢個 task 得到啲咩。」排練至今,她更確信「老師只是同行者」的說法,不直接將自己的經驗硬塞在學生身上,而是要發掘學生的思考過程,刺激他們前行。

《學業進暴》找來「真‧老師」之餘,飾演學生的演員當然也是「曾經學生」,其中兩人更尚未畢業,導演笑言「其實佢哋都係真學生呀!」劇本雖然是虛構,但偏偏與現實極吻合;戲劇發生在舞台上,卻又選擇了「真學生」和「真老師」來參與。那種真假混和,更是放大了「人生如戲」的老話。為了演出,劇組每周排練六日,晚上總是十一二點才得離開。人員說說笑笑,回憶中學往事固然開心,但鄧灝威直言:「套戲本身始終好多負面嘅嘢,其實係唔開心嘅情緒比較多。排到今日,我覺得最可悲嘅係,呢個唔係故事嚟,宜家環境真係咁呀。」

--

《學業進暴》

日期:2016 年 6 月 24 至 26日,7 月 1 至 3 日
時間:20:00
地點:天邊外水泊劇場(大角嘴洋松街78號4樓)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4660581896896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