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一晚真正的聽眾

2015/9/29 — 17:07

(攝:蔚藍)

(攝:蔚藍)

【文:iris】

久聞 Visage One 大名,香港報章雜誌十間有九間都報導過,連國際媒體 CNN、華爾街日報都曾經拜訪,這間隱蔽 salon 加爵士酒吧,一直有股魅力,開業接近九年,還繼續引來不少追訪,或許是記者們不希望大眾忘了 Visage One,畢竟在租金高企的香港,live house 要生存始終有點難度,更不要說是小眾的爵士樂。Visage One 的店面大約 3、400 呎左右,加個小閣樓就是整個表演場地,如果你問我爵士樂在香港的生存空間有多少,這裡的呎數就是一個具體答案。

推開只容一人穿過的玻璃門,右邊是一個小酒吧,由店主 Ben 主理,聽眾不用入場費,只要買酒水,數十元一杯酒或梳打,伴隨一個輕鬆的爵士晚上。買了檸檬梳打水,當日工作過後有點累,不想在樓下站著聽,於是飛奔上閣樓梳化位等開場。

廣告

是夜的主題是 Blues,一支結他、一支 bass,加上鼓手與 vocal,四個獨立音樂人合力演奏,雖然演出時偶有小失誤,但沒所謂,本來藍調就是隨性即興的嘛。當晚的表演以樂器為主,演唱為次,人聲只佔整個表演很少很少部分,其實個人一直非常害怕欣賞以純音樂為主的 live show,平時就算聽 jazz 也喜歡選有人唱的歌曲,或者因為自少受了流行曲的洗禮,習慣聽歌都要有人唱(所以我很少很少聽古典音樂),而且在香港,通常都是詞比曲大,只要有份靚詞,整首歌就即時升格,曲本身作得怎樣?編曲又是怎樣?大眾不關心,也不太懂得關心。

而且平日聽歌,也很多時只是為了發洩個人情緒,一首歌最好可以讓你唱出自己心中所想所感,歌曲暗藏一種功能性,而以音樂為主歌曲的卻無法提供這種由語言宣洩的暢快感。我要去 K 房唱到聲嘶力竭,連睇演唱會都要在台下跟台上歌手對唱,彷彿鬥大聲一般,遇上他唱自己沒聽過的歌,即時變成廁所位,原來我只想來個萬人大唱 K,而不是靜靜地做個聽眾。

廣告

這次,嘗試真的單純地做個聽眾觀眾,細心欣賞,在閣樓看着結他手的手指飛快地在弘間輕彈,有點後悔,應該落一樓近距離睇會更加開心,我的位置整晚都看不到鼓手,有點可惜。當晚他們玩了〈Lenny〉、〈You Are The Sunshine Of My Life〉、〈Autumn leaves〉、〈My Funny Valentine〉等多首經典 blues 曲目,甚至 cover 了 Radiohead 的〈Creep〉,真心講聽這麼多音樂為主的歌,我以為自己會瞓着,但原來不會,仲竟然幾投入,其實 song list 上的歌,十首有九首我都未聽過,但也許是因為對 blues live 的期望與對流行曲的不同,那種陌生感卻轉化成一種期待,鼓會幾時入?vocal 會幾時唱?他們將以 moody 還是 groovy 去玩下一首歌?表演去到一半,已忍不住 send message 給朋友,「喂不如下星期再嚟?」下次寧願攰啲,都要在下層聽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