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奇大師杜煥 一心三用唱南音

2017/12/22 — 10:34

唐健垣是傳奇南音大師杜煥的弟子,是唯一懂得一心三用、自彈自唱南音的名伶。

唐健垣是傳奇南音大師杜煥的弟子,是唯一懂得一心三用、自彈自唱南音的名伶。

【文:呂樂;圖:香港電台】

「那是1974年7月18日。」

43年後的今天,唐健垣還記得那一天,德國文化協會的大廳座無虛設,因為南音大師杜煥要來表演。演唱7點開始,他6:45分到,已經沒有空位置了,就在前台拖了一張椅子,乾脆坐在杜煥旁邊,跟杜煥聊天。旁人以為他是工作人員,居然沒有干預。

廣告

整個演唱會,唐健垣都高舉著一個小小的卡式錄音機,錄下這位經典大師的演唱。大半個小時下來,一曲《客途秋恨》剛完,他的手臂已經僵如樹枝。十分鐘小息之後繼續,他又舉起另一隻手臂繼續錄。表演之後,他送杜煥回家,結識了這位大師,稱為他的弟子。

杜煥是傳奇南音大師,是位盲人,原在廣州謀生,後到香港發展,能左手彈箏、右手敲拍板,一心三用唱南音。唐健垣則是古琴大師、粵劇名伶,有甲骨文的碩士和商周音樂的博士學位,曾經是演藝學院中樂系的系主任。在南音的世界,三十至六十年代是杜煥的,那時是全盛時期。七十年代開始,南音衰落,唐健垣肩負重任,繼續自彈自唱一心三用,獨力延續南音奄奄一息的餘韻。

廣告

曾俊華形容南音亦是一種「怨曲」。

曾俊華形容南音亦是一種「怨曲」。

童年時代,唐健垣住閣樓,每天聽著樓下店鋪收音機傳上來的粵曲、南音,「聽到入心入肺」。中學時期念英文學校,同輩聽披頭四,他卻買來粵曲、南音的樂譜和十元的二胡,自拉自唱。因為考不上香港的大學,他去了台灣師範大學讀中文,在那裡,他的人生有了奇妙的變化。中文對他太容易了,課餘時間於是拜師學古琴,業餘興趣居然成就夢想。現在的唐健垣常常被邀請周遊四海作古琴教學、家中藏有唐宋年代的古琴,皆由此而起。

唐健垣不看電視,因為沒有時間,而且,「紅酒股票於我何干,我還是知道多些詩詞歌賦好,粵劇名伶的花邊新聞也比電視新聞好」。他也不喜歡「一盅兩件」,認為吃一頓飯花上數小時聊天太浪費了,自己下樓吃碗雲吞面就好,吃完馬上回來工作。這樣,用擠出來的時間,他在台灣學會古琴、在香港讀完甲骨文碩士、再到美國讀完商周音樂的博士,回來就在演藝學院當教授,然後,他還要再學唱粵曲。

唐健垣原本錄下杜煥70盒錄音帶,可惜被友人遺失掉。

唐健垣原本錄下杜煥70盒錄音帶,可惜被友人遺失掉。

修復南音之道

他的老師老頭不小,是人稱 「粵曲四大天王」的徐柳仙。老師說,既然你會彈古箏,何不拜杜煥為師,跟他學自彈自唱一心三用的獨門技巧?天下之大,可是要找第二個精通古箏、又會唱粵曲的人恐怕並不容易。

跟杜煥學南音,其實並不是正規的「學師」。杜煥是盲人,無法正式教導,唐健垣用的是另類方法。七十年代,南音已經沒落,電台也取消了南音節目,長期在電台演唱的杜煥失去了穩定的飯票,蹲在街頭賣唱,生活潦倒。唐健垣於是安排他到不同機構表演,想方法接濟他的生活。每次表演之前,唐健垣都會上門,跟他商量表演細節,再錄下演唱的項目,每次錄音都長達四小時,唐健垣可以仔細觀察這位大師的彈唱技巧,回家揣摸,獲益良多,因為「別人學師只有半小時,我每次都是四小時!」

為了豐富南音的內容,唐健垣創作了不下十首南音新曲。

為了豐富南音的內容,唐健垣創作了不下十首南音新曲。

從此,唐健垣開始了南音的修復之道。開班授課、出席講座、創作新曲,十多年來開了二百場演唱會,儘管虧本居多。「兩百個觀眾裡面,如果有二十個人在十年後喜歡南音,那南音就有傳承了。人生在世,不就是吃喝玩樂,再做點有意義的事嗎?」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修復時刻》由曾俊華主持,逢星期六晚上9時正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3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