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傷感.戰意.無不克──喜劇演員陳淑儀

2015/12/17 — 18:33

淑儀,被父母冠了女孩的名字,自少受盡老師同學取笑,漸漸就學會了先自嘲一番,逗弄身邊的人開心。喜劇感就從這裡培養而成。

淑儀,被父母冠了女孩的名字,自少受盡老師同學取笑,漸漸就學會了先自嘲一番,逗弄身邊的人開心。喜劇感就從這裡培養而成。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陳淑儀,九二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二零一一年修畢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碩士課程(主修表演)。曾為中英劇團及香港話劇團全職演員。早年憑《撞板風流》一劇獲得香港戲劇協會頒發香港舞台劇最佳男配角(喜/鬧劇)獎,另分別憑《Miss杜十娘》及《讓我愛一次》獲頒發最佳男主角(喜/鬧劇)獎,憑《老馬有火》獲頒發最佳導演(喜/鬧劇)獎,近年又以《都是龍袍惹的禍》獲頒最佳男配角(悲/正劇)獎。另曾兩度赴英跟隨 Philippe GAULIER 進修演技及研習教學方法並擔任其教學助理。於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一年期間為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全職講師。現任團劇團藝術總監。

陳淑儀早年被定性為喜劇演員,慨嘆就算演出正劇時,觀眾也會發笑。

陳淑儀早年被定性為喜劇演員,慨嘆就算演出正劇時,觀眾也會發笑。

廣告

陳淑儀以喜劇著名,他說曾在嚴肅劇目《靈慾劫》演一個牧師教士的角色,自己很投入,但觀眾一見他就自然發笑,「心理創傷好大」。以他的演技當然可以演正劇;但作為一個外型粗豪大氣的漢子,卻有著女性化的名字,或者已經注定陳淑儀要走喜劇這條路。「以前讀書最怕每年編新班,因為同學聽到個名一定會笑,每年要被笑,很恐懼。」後來便不得不學懂自己開解自己:「能令人開心幾好呀,自己都開心埋,然後自己笑埋自己一份。」自己優秀的喜劇感,相信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廣告

 

明亮背影有黑暗

喜劇有其殘酷性,人們是因為他人的失敗與幻滅而發笑,若沒有喜劇的語境,根本極其痛苦。「人在絕望中,找方法解決,甚至動用了荒誕不經的方法,我們看來好好笑,但這種笑背後是傷感,這傷感與好笑的混雜就是我很感興趣的。」陳淑儀認為,喜鬧中其實是人的生活,作為喜劇演員他卻很認真嚴肅地思考,要找到人物的悲。

生命很苦,淑儀選擇輕鬆面對,「搞下gag」讓大家快樂一點。

生命很苦,淑儀選擇輕鬆面對,「搞下gag」讓大家快樂一點。

陳淑儀的戲劇課堂是殘忍還是好玩呢?他稱,一進入課堂,已經在一言一談中讓同學習慣,讓大家學習投入嘲諷,逗弄 (TEASE) 人,不要太認真,FOR THE GAME,DON'T TAKE IT TOO PERSONAL。而他是常常採取刺激性的教學法,「逼人埋牆角」,展示喜劇化而極端的處境,人們在劇場裡盡情地咆哮笑鬧,做乞人憎的人,這樣反會讓人投入到被欺壓者的角度,也得到釋放。陳淑儀教學生,要有起有伏,有層次推進到爆發點,才有放鬆的力量。

淑儀自認是殘忍的老師,愛逼迫學生作「跳崖」式嘗試。

淑儀自認是殘忍的老師,愛逼迫學生作「跳崖」式嘗試。

 

喜劇的無敵與無奈

憤世有喜劇,優伶刺世,陳淑儀深思,對世界有著批判。「說到生活,人沒有了生活,只有工作,那即是什麼?社會上一大部分的人在這種狀況下生活,FOR WHAT?社會只需要勞工,勞力,不是人,只需要工作令社會運作,完。」陳淑儀對於機械倒模非人化的憤怒,從未平息,那應該近乎差利卓別靈,都要以喜劇方式表現。「你知不知道有一種叫聲,會令整個劇場震動?」

淑儀重情。想到由恩師何偉龍建立的「團劇團」要在他手裡結束,總覺得非常可惜。

淑儀重情。想到由恩師何偉龍建立的「團劇團」要在他手裡結束,總覺得非常可惜。

陳淑儀說,「回頭看,當年痛苦的東西,也是好的;有壞事發生,也是好的」。刀槍不入的自我感覺良好,在這點上,喜劇演員其實是戰士與士兵。著名劇場人何偉龍先生去世後,陳淑儀與楊惠芳受遺命擔起團劇團,然而劇團終於結束。「該發生的事就讓他發生。」情感無法割捨,心路歷程一言難盡,見面不如講 gag。在《Gap Life》落幕後,演員在後台相擁流淚,感傷難止,陳淑儀淡然自若拍拍肩安慰,「gap life, gap life」。

《Gap Life》是「團劇團」最後一個大型製作,完成一刻,團員和淑儀哭在一團。

《Gap Life》是「團劇團」最後一個大型製作,完成一刻,團員和淑儀哭在一團。

團劇團《Gap Life》

團劇團《Gap Life》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三集將於12月20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