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償還

2018/6/5 — 13:53

《聖鹿獵殺》劇照

《聖鹿獵殺》劇照

記憶中沒聽到蘇民峰說過準到嚇人的說話。但有次在網上看到杜汶澤訪問他,他說的卻準到發人深省。他說有義氣的人比較難從相學看出來,沒義氣就相當容易辯認。「若是逢人稱知己,那能患難共到尾。」如某先生可以經常人前人後介紹:這個是 best friend 那個是摰友,遇上這種人,馬上可以走先。

《聖鹿獵殺》的少年男角馬丁,他的父親在生時告訴他,人生最重要是有一兩位要好朋友,而不是需要很多很多的朋友。然後他又以為,整個世界只有他和父親,會用叉把意粉捲到很厚很多圈,才一口氣送進口裡去。可是兩年前,他的父親在一次外科手術中,因為主診醫生史提芬疏忽而死去。

史提芬明白自己手術前違規喝了酒,對病人離世感到於心有愧。於是他對馬丁特別照顧,兩年來經常找他出來噓寒問暖,又送他潛水手表,看來他想填補馬丁失去的父愛。馬丁十六歲,身形不算高大,一張幾乎沒表情的臉卻保留幾分孩子氣,他的眼皮相當厚重,巨大的鼻子看來極具侵略性。他對於醫生的補償行為看來很受落,偶然會要求抱他一抱,或每天五時三刻都想見面通電話,甚至忽然走進去醫院但求為見他一面。而兩人每次相聚,總會嚮起硬割小提琴的兇殘詭異配樂。

廣告

史提芬最自毀的舉動,是他竟然邀請馬丁來到自己家𥚃吃飯,介紹太太安娜及女兒金和兒子鮑予他認識,一切的噩夢正式開始。馬丁給他們每人一份禮物,降頭和詛咒應該在這時落了,也開始用言語籠絡孩子們的心靈。他說話時儘管溫柔,卻像由神靈頒布誡令般沒有轉圜餘地,他的舉手投足,都讓人內心如墮冰窖。然後馬丁對史提芬的要求愈來愈離奇,會失驚無神去醫院要求看他腋毛,甚至刻意造就機會給他上自己母親。馬母的變態也不下兒子,請人吃個晚飯,就要拿他的手指左啜右啜。史提芬開始發現不對勁,開始了疏遠他的想法。

馬丁終於發難。沒多久,小兒子鮑下半身完全沒理由癱瘓,不管經過任何醫療測試亦全無頭緒,即使資歷老練的元老大國手出動,做盡所有精微的檢查,都只發現孩子一切健康無誤。面對降頭巫術,西方醫學頓然束手無策。馬丁坦白告訴史提芬,他是來為父親報仇,他要他殺掉一位家人來填命,優惠是他可以選擇殺誰,否則全家將輪流慘死,過程是:癱瘓、厭食、七孔流血、死亡。

廣告

當女兒金同樣不能走路和進食時,史提芬終於明白馬丁不是危言聳聽,他開始抓狂,卻始終不願承認當年因為喝酒而導致手術失誤。即使把馬丁禁錮拷打,他依然無法阻止孩子們按著魔鬼鋪排步進死亡之路程。母親安娜則由始終冷靜懷柔,她去找馬丁,問為甚麼丈夫犯了罪,要由家人來償還。為了查明真相,她替負責注射鎮靜劑的麻醉師手淫。為得到馬丁寬恕,她蹲下來吻他的腳。為了不用死三個,她願意作出理智選擇殺一個,甚至她向史提芬表明可以再生育。孩子是可以補充的。

馬丁無疑是魔。但他一直都很公道,自己的父親被誤治斃命,只求殺掉對方一位家人,還讓他自己可以選擇幹掉那位。他給史提芬操自己的媽媽,他沒操,所以馬丁也沒操他的女兒,即使她躺在床上主動引誘。他咬了他手臂,然後他咬下自己手臂的一撮肉,他要教史提芬明白,必須通過看見仇敵承受同樣撕心裂肺的痛楚,才足以紓緩不共戴天之怨恨。一直以來,他認為一命填一命是最接近公義的做法。為了復仇,他無所畏懼,沒有害怕被折磨,沒怕痛。

父親最後屈服,他敵不過願意消耗生命來復仇的惡鬼。他自己選不了,找孩子們的老師詢問,希望把孩子生死交託於人,免除自己的痛苦。母親子女皆進入了倒數死亡階段,安娜和金開始施展各種陰暗手段,包括向有選擇權的父親獻媚,也爭取對施咒者馬丁的憐憫。只有小兒子鮑還是如此坦然純潔,當他開始七孔流血,他跟爸爸交代,早知如此,便希望之前更聽從他的教導,又因為在學校擁有三位摰友,幾乎可以死無遺憾!他似乎從開始便是那頭甘心奉獻予邪靈的聖鹿,償還父親欠下的孽債。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