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州雙年展】韓國有個馬屎埔! 日谷洞守田故事 農民登台演出

2016/9/12 — 12:00

位於光州日谷洞 Hansaebong 的農地,是區內僅餘的稻田。

位於光州日谷洞 Hansaebong 的農地,是區內僅餘的稻田。

開發,收地,賠償,離開。

收地發展的操作,今日香港人大多耳熟能詳。從菜園村到馬屎埔,我們見證堆土機出入城鄉,改變山川質樸面貌,將農夫生計連根拔起。發展就是硬道理,大陸如是,香港如是,韓國光州也不倖免。

「土地不應用來投機,而是人們生活的地方,是時候重新審視城市發展的方向。」西班牙藝術家 Fernando García-Dory,從事自然與文化融合的項目多時。他今次參與光州雙年展,與當地農業組織合作,將日谷洞 (Ilgok-dong) 最後一塊農田的抗爭經歷,以舞台方式呈現人前。

廣告

西班牙藝術家 Fernando García-Dory

西班牙藝術家 Fernando García-Dory

廣告

日谷洞的守田故事

猶記得,2005 年韓國農民來港舉行反對世貿遊行,佔領街道的畫面至今仍歷歷在目。他們挺身而出,捍衛三百多萬當地農民權益,避免生計受外國廉價農產品傾銷打擊,不惜以激烈行動,反對韓國政府簽訂自由貿易協定。

韓國傳統是農業國家。早在高麗時代,韓國傳統的風物遊戲,便高舉著寫上「農者天下之大本」的旗幟,可見他們對農業的重視。時至 1970 年代,韓國仍然有一半人口從事農業相關工作,但近年已經逐步下降至少於一成。根據韓國統計資料服務 [1] 提供 2010 年的農業人口數據,光州廣域市尚有接近四萬人務農為生,佔當時市內人口大約 2%。

Hansaebong 的社區農場

Hansaebong 的社區農場

隨著韓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入口農產品嚴重打擊當地農民生計。配合城市化的過程,韓國城市的山河人面都經歷巨變。本屆光州雙年展藝術總監 Maria Lind,兩年內隔幾個月便會到光州公幹,亦感嘆不斷的拆卸和重建,是她對這座城市的印象。

高速城市發展之下,光州剩下最後一塊稻米農田。位於日谷洞 Hansaebong 的農地,早年政府曾以興建高速公路為由收地。農民一旦老死,田地荒廢,政府便會收歸國有,發展起路。收地不僅象徵了光州走向城市化,更影響到地區生態:生物學家研究顯示,該處表層泥土的微生物豐富,擁有複雜的生態系統,其中頻危動物之一的水螈亦棲身於此。

民間各界要求保留農田的呼聲高漲,附近住宅大樓的居民也於是組織起來,成立 Hansaebong Cooperative,推動有機農業的同時,用行動守住光州最後一塊稻田。

動員五十人的大舞台

西班牙藝術家 Fernando 主動聯絡 Hansaebong Cooperative 的成員,表示希望將他們抗爭的故事,結合韓國農業的狀態,編為舞台劇,參與光州雙年展。農民欣然同意,並與藝術家共同編寫名為《Lament Of The Newt》的劇本。

飾演主角「老樹」的農民 Kim Seon-Young

飾演主角「老樹」的農民 Kim Seon-Young

該劇以當地一棵老樹為主角,道出 Hansaebong 近年經歷發展的變遷。劇情全部由真人真事改編,以當地一對夫婦年老無法種田開始,細說附近居民加入一同種田,保育特有的自然生態的故事。作品融入全國韓農參與對抗自由貿易協定的歷史,窺見當地農業狀況的情況。演出又配合韓國傳統的說唱藝術盤索里(판소리,Pansori),道出居民與土地修復關係的意願。末尾道出一句:

「或者這一切不過是農夫的惡夢,但他的聲音喚醒了土地上其他農民。」

Fernando 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大半年前開始與居民構思劇本,亦提早一個月到光州準備演出,「這段時間,我們一起住一起吃,這是互相學習的必要過程」。參與表演的居民多達五十人,退休人士到小孩子都有。他們大多都是第一次參與舞台劇製作,事前都未必了解 Hansaebong 的抗爭過程,透過今次的演出才得以了解。

飾演主角「老樹」的 Kim Seon-Young,務農七年。他認為今次與 Fernando 譜寫劇本,能夠令居民組織更加強大。附近全南大學的學生亦有參與其中,鼓手 Je Saet-Byeol 坦言,參與演出才第一次到這片農田,事前並不知道土地開發的議題;而負責服裝設計的 Jung Kyung-ill 則說,衣料的顏色,都是由附近天然植物果實染成,突顯在地特色。

全南大學學生 Je Saet-Byeol,擔當傳統說唱藝術的鼓手

全南大學學生 Je Saet-Byeol,擔當傳統說唱藝術的鼓手

過往從事規劃工作為主的 Fernando 直言,是次項目改變一向的工作習慣,作品涉及社區與政治面向,又直接與在地人接觸。他指出,歐洲目前陷於種種危機和不穩定,愈來愈多人回到保守的立場。他認為,光州居民自發組織的社區組織,值得歐洲人借鏡參考,進一步加強社會網絡。

文明不斷發展,但也難保有倒下來的一日。Fernando 認為,政治革新以外,人類與自然共存的課題也漸變得重要。他相信,回歸土地乃大勢所趨,「希望以光州作為例子,讓其他社區明白,如何重建土地關係,面對發展的推土機,還有甚麼是可以做的。」

土地不應用來投機

《Lament Of The Newt》僅演三場,全數已經在光州雙年展開幕的首個周末完成。Fernando 不認為演出落幕就是計劃的終結,期望劇作創造的人物可以透過品牌化的過程,發展成商品,藉收益資助日谷洞日後的農業發展。

回望一片稻田,Fernando 感嘆居民耕作的土地,只是暫時的安穩。政府計劃未來推出新法案,收緊農地使用和擁有權,或影響 Hansaebong Cooperative 的長遠發展,「所以希望趁機會提出這個重要的議題──土地不應用來投機,而是人們生活的地方,是時候重新審視城市發展的方向。」

台前幕後參與的居民多達五十人

台前幕後參與的居民多達五十人

--

註:

[1] Korean Statistical Information Service, "Summary of Census agriculture”, Link: http://kosis.kr/eng/statisticsList/statisticsList_01List.jsp?vwcd=MT_ETITLE&parmTabId=M_01_0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