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影閱讀 — 大館與《泰特斯 2.0》

2018/7/31 — 17:41

拍下非常「禁閉」的光影,框架外有框架、鏡子內有鏡像、高牆在頂端……

拍下非常「禁閉」的光影,框架外有框架、鏡子內有鏡像、高牆在頂端……

去大館為《泰特斯 2.0》做演前導賞。還未正式開放時,曾經戴著工地安全帽遊覽過一次,那時候修復的工程還未完成,水泥、水窪、木板和支架到處橫臥,如今井井有條、光潔明亮,猶如兩個世界!總覺得上次的地盤狀態更接近監獄原有的形貌,尤其是許多仍未做好照明系統、地面高低不平的區域,黑暗、髒亂、幽閉,許多「行人止步」的禁忌。星期六黃昏爬過自動電梯走入現在很有歐洲風情的建築,原本想在開演前尋幽探秘的遊逛一下,可惜到處擠滿了人,樓梯和走道皆寸步難移,根本無從走動,祗好隨性拍了幾張照片,卻發現我依然拍下非常「禁閉」的光影,框架外有框架、鏡子內有鏡像、高牆在頂端……是我的心象呈現?還是原有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的結構再現?冷眼看那些互相拍照的人,原來彼此都在牢籠中,不曾離開過!

框架外有框架、鏡子內有鏡像……是我的心象呈現?還是原有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的結構再現?

框架外有框架、鏡子內有鏡像……是我的心象呈現?還是原有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的結構再現?

廣告

冷眼看那些互相拍照的人,原來彼此都在牢籠中,不曾離開過!

冷眼看那些互相拍照的人,原來彼此都在牢籠中,不曾離開過!

廣告

《泰特斯 2.0》在賽馬會立方演出,因應場地的變化,導演作了一些新的調度;聽他們說,這個劇目剛剛去了監獄為囚犯演出,大館演完後,下一站是澳門舊立法院大樓的黑盒劇場!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一個關於暴力、權力、復仇與黑暗人性的作品,來回於監獄和法院的空間,充滿寓意的想像。我的導賞祗有十五分鐘,祗能很概括簡述鄧樹榮的劇場美學、《泰特斯 2.0》的形體與敘述特色,最後探討今時今日觀看莎劇和《泰特斯》的當代意義是甚麼?如何連結日常生活的暴力與世界局勢?怎樣在觀照前後進行藝術療癒?完場後走在英式殖民建築與後現代玻璃帷幕之間,空氣裏脹滿喧鬧的廣東話與普通話,我還是回去好好重讀莎劇學者 Alexander Leggatt 的文章“Titus Andronicus: A Modern Perspective”,然後找一個不是假期的日子,再來大館仔細看看 — 旅程在結束後重新開始……

《泰特斯 2.0》剛剛去了監獄為囚犯演出,大館演完後,下一站是澳門舊立法院大樓的黑盒劇場!一個關於暴力、權力、復仇與黑暗人性的作品,來回於監獄和法院的空間,充滿寓意的想像。

《泰特斯 2.0》剛剛去了監獄為囚犯演出,大館演完後,下一站是澳門舊立法院大樓的黑盒劇場!一個關於暴力、權力、復仇與黑暗人性的作品,來回於監獄和法院的空間,充滿寓意的想像。

我的導賞:概括簡述鄧樹榮的劇場美學、《泰特斯 2.0》的形體與敘述特色,最後探討今時今日觀看莎劇和《泰特斯》的當代意義是甚麼?

我的導賞:概括簡述鄧樹榮的劇場美學、《泰特斯 2.0》的形體與敘述特色,最後探討今時今日觀看莎劇和《泰特斯》的當代意義是甚麼?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