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的Jazz Party──「如是,有了光──文藝黃昏聚」

2015/4/1 — 19:31

去年港台節目「好想藝術」找來文化人鄧小樺共同策展「好想藝術是麵包/草地‧文藝‧咬一口」文藝(吃喝)活動,參與人數超過八百人。今年「好想藝術」再找來小樺合作策展,製作「如是,有了光──文藝黃昏聚」。

與去年不同,「如是,有了光」不再以食物的合家歡色彩來吸引巿民,而是希望直面藝術,讓觀念與形式,啟發觀眾心靈。關於光,我們或者第一時間便想起一種與自然科學有關、賦予活物生命的光線,或是一種關乎神聖、靈性的光。「好想藝術」編導鄭秀慧(Vennes)卻覺得,光不一定只能指涉那些神聖得不可觸及的層次,「其實有了光,我們便可以吃晚飯、小孩可以在家中做功課,為甚麼「光」不能單單只是這樣?」她多次如此強調。

豁然開朗的光

廣告

以「光」作為主題,原來與去年的雨傘運動有點關連。Vennes覺得,在運動過後,現在社會需要的正是一種如光一樣,輕鬆、開朗、無事隱瞞的狀態,以這種心情,可以獲得走下去的力量。「藝術需要由衷,甚至整個社會需要的,也正是由衷的心」。藝術家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個活在社會裡的人,需要面對其他同樣活在社會裡的人,若然做藝術最重要的態度是由衷地、光明磊落地面對創作,那麼作為一個人,最重要的便是光明磊落、心無城府地面對他人。大家由衷地做一件事、誠懇地討論自己的意見,才能把大家帶到一個豁然開朗的層次。希望以藝術為社會帶來「光」,正正也是小樺多次強調的:「當日出現的藝術品所展現的『光』,其實是人文的光,有很多關於人文的痕跡,就是我們生活在城市裡,各種錯綜複雜、充滿辯證的光的再現。」她同時舉出不少裝置藝術的例子,都與社會事件有關,例如 Him Lo 的作品是受雨傘運動和「我是查理」事件啟發而創作的。人文關懷同時也展現在活動對視障人士的關注之中──當日將會有工作人員與視障人士一起看展覽,同時向他們講解展品,讓他們雖眼不能看,但卻能參與在展覽中;同時也讓藝術展品不止步於「觀看」的層面,而讓藝術和「光」滲入看不見的層面,與視覺以外之感受互動。

「光」不一定只止於視覺,「光」同時可以是一種感受、一種狀態。Vennes 形容,她想像中的關於這主題的「光」是清晨四五點的光線,溫和的光漸漸揭開黑夜的覆蓋,安靜而緩慢地勾勒萬物形狀。這種想像同時可套用在想法得到啟發或更新的時候,當人在一個盲點或在一個迷糊狀態,慢慢解開困惑,進入恍然的階段。

廣告

「如是,有了光」這個主題和名字會否有著太高深的層次或預設?參加者可以參考鄧小樺的解題,了解名字被賦予的兩重宗教層次,繼而用思辨角度思考「有了光,然後呢?」,同時亦可用 Vennes 提供的角度來觀賞展覽──作為策展者,當然希望展覽能夠為觀者帶來啟發,「藝術和生活當然也需要啟發,但他們不一定要在參觀展覽後立即得到啟發,因為藝術的啟發很多時都未必即時浮現,只要他們有所感受,起碼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受,便已經很好。」

黃昏光線下的 Jazz party

活動與去年一樣使用油街實現的場地,除了藝術作品的展覽外,當日將會有文藝表演和文學遊戲,用 Vennes 的說法,若去年的活動是一個兒歌派對,今年的將會是一個 Jazz party。

焦點藝術裝置是黃宇軒和林志輝的投影作品「有了光之後」。二人在佔領期間創作的互動投影裝置「佔中打氣機」早前獲得瑞士人權藝術組織「自由之花基金會」(Freedom Flowers Foundation)的年度大獎,這次的裝置則脫胎自「佔中打氣機」,沿用投影的方法,把參與者對於活動的感受,投影到大螢幕上。工作人員當天會在場四處訪問參觀者感想,並收集各人手寫的字跡:「我們希望收集不同人看完展覽之後的感想,他們需要把感想轉化成一句『光明是 XX』的句子,並親書寫,作為對活動的回應。」每個人的筆觸都不相同,讓多個不同筆觸的「光明是」像花般慢慢綻開、浮現在螢幕上,造成一本光影交錯的 digital guest book,便又是融合光和感受的另一渠道。

當日的表演項目將涉及不同界別,像草地音樂會會有文青至愛的 Serrini 和「新青年理髮廳」等,但同時亦有其他媒介如舞蹈、戲劇的表演,其中文學表演分邀得本地詩人陳滅和曹疏影與觀眾一同讀詩。曹疏影將把詩歌 crossover Wilson Tsang 的音樂,而陳滅則會自彈自讀自己的詩,他笑稱是自己一手包辦所有項目。

陳滅將為自己所寫的三首詩配上 chord,然後在當日表演。又笑言自彈自讀「啲節奏好唔同」比自彈自唱困難很多的他,為了表演,要首先練習很多很多遍。其中一首作品〈香港韶光〉雖然非刻意為活動而寫,然後也是詩人思考「光」以後的作品。

「光」對詩人來說會連繫到城市描寫,所以詩中反覆出現的意象會是「幻彩詠香江」、「霓虹」這些非常人工化的光芒,不過,詩人再說,城市雖有其負面的一面,但同時存有美好的部分,當中好壞紛雜正是構成了城市的光。「光」一詞對陳滅來說,除了光線或啟蒙,還有「時間」、「光陰」一層的意義,把主題輕輕的便推進了一步,足見詩人想法的複雜性。正如陳滅所言,「光」在城市紛雜難辨,「光」在語言也有複雜多重的含意,而詩善作語帶相關的表述,正是最適當處理多重性的媒介。

Jazz party不宜過分沉重,剛好點題、拿到感覺便已足夠,光穿透過身體,進入體內,化學作用才剛開始進行,如同藝術,未必會有即時刺激、強烈感官興奮,但偏偏能夠緩慢滲透。

--
「如是,有了光——文藝黃昏聚」

日期︰ 2015 年 4 月 5 日
時間︰下午4時至晚上8時
地點︰油街實現(北角油街12號)
主辦:香港電台
策展:鄧小樺、好想藝術製作組
協辦:香港藝術發展局、香港文學館
籌劃伙伴:油街實現
通達伙伴:香港展能藝術會 賽馬會藝術通達服務中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