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兒童節不屬兒童? 「地下兒童 」㔷埋一角搞展覽 拆解節日權力操作

2018/6/19 — 20:40

圖片來源:香港歌德學院

圖片來源:香港歌德學院

給成年人的你:你對於兒童節還有印象嗎?與國際兒童節不同,香港兒童節訂於每年 4 月 4 日,其實源於 1920 年代中華民國政府的規定。昔日的殖民政府,乃至今日的特區政府,從來沒有官方承認這一天。與此同時,學童壓力過大,甚至自殘自殺的消息不絕,策展人秦文娟不禁問:

「香港小朋友那麼辛苦,我們連一個真真正正的兒童節都沒有,但就算有了兒童節,兒童節又有沒有用呢?」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黃炳作品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黃炳作品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廣告

早已成人的秦文娟(Jill)與張樂泓(Jens)共同策劃題為「*㔷埋兒童節」(*underground-children-festival)的展覽,上周六在香港歌德學院開幕。展覽來自香港歌德學院和 Para Site 首次合作的新晉策展人計劃。計劃從 Para Site 新銳藝術人才工作坊一眾參加者的構思中,遴選出 Jill 和 Jens 今次的展覽題案。

廣告

Jens 解釋,構思之初在於嘗試尋找連結所有人的話題,念到「所有人都曾經是兒童」,便想到從兒童節出發策劃一場展覽。

Jens 與 Jill 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不約而同地提到對於兒童時代的兒童節印象模糊。兒童節的主題本來是確保兒童在安全的環境下成長,是關注兒童權益的日子,起碼也要讓孩子快快樂樂地過一天。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鄭婷婷作品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鄭婷婷作品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然而,理想現實總有落差,Jill 認為兒童往往在兒童節處於被動的角色,父母帶你去哪裡就哪裡,甚至有些活動也只是為了取悅家長和學校。 她記得,童年時曾用上數月排演合唱團,準備兒童節的演出。依稀的回憶裡,她記得父母和老師都為此而高興,自己也好像有種榮譽感,「但回想起來,我不太明白那個表演的目的是甚麼,到底我在為誰而演出?」

「兒童節好像從來不屬於兒童。」Jen 解釋,兒童節的討論不止於節日,更可延伸至成人與兒童的定義,乃至個人與群體的關係,種種概念如何被社會塑造而成。因此,他指出是次展覽的作品呼應兒童之餘,也有涉及權力關係的元素。參展藝術家回溯自身成長的經歷,梳理他們對於兒童節的理解。以陳翊朗的繪畫裝置為例,作品的神鬼題材,源自藝術家的童年回憶,探索如何感受恐懼;而黃炳坦言性事的動畫,道出抑壓兒童論性的荒謬現實;阿樂的菲傭 MV 更截取兒童作為弱勢的概念,將討論延伸至關注其他邊緣群體。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阿樂作品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阿樂作品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我們默默地變為成人,但又有沒有想過當中得到和缺失了甚麼?」Jill 認為,成長的過程充滿著種種不由自主,透過創作和展出的機會,重新審視那些錯過了的兒童節。因著這場展覽,她發現自己已經長大,漸漸肩負起責任,但擁有的權力未有相應增加。介乎成人與兒童,她認為自己更近於「㔷埋自成一角」的「地下兒童」,更何況兒童與成人的關係總是相對,「我們今日雖然已經成年,但對比前輩,我們仍然是兒童」。

藉著「*㔷埋兒童節」,Jens 和 Jill 從權力來源出發,解構兒童節,並提出質疑。兒童,雖然是好清晰的主體,但兒童節的理念卻是模糊不清。由家長代為決定,而非從兒童的角度考慮,兒童節的意義何在?Jens 笑言未有答案,道:「所以展覽標題有星號,意為註解,希望展覽作為平台,讓大家一起來討論」。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㔷埋兒童節」開幕相片
(圖片來源:Goethe-Institut Hongkong Facebook)

——

*㔷埋兒童節

日期:即日起至 2018 年 7 月 31 日
時間:09:00 - 20:30(日至五)13:00 - 18:00(六)
地點:香港歌德學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