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部的微物與風景:浮想劉沛中〈另時另地另景〉

2016/3/25 — 12:16

劉沛中這次展出的畫都在赫爾辛基創作。不知是否先入為主的關係,看着這些畫覺得有清寒滲出,畫與及畫中之物,似乎屬於某個寒冷國度。這一批墨水筆創作落墨精細,尤以樹木、葉紋、魚鱗最為纖毫畢現,近看每一根葉脈,以至蒼蠅的翅紋,所有細部都確切勾勒出來。

然而微妙的光影只存在於物件本體,在物以外,並無陰影。物件周遭是完全的虛空,唯一的存在是物本身,它們懸浮於紙上,全然自外在環境抽離,意識——如果可以談物的意識——只觀照內部,一如葉緣向內蜷曲的《內向者》般。所以標題告訴我們冬鳥已安身,我們卻無從得知牠安身何處,是枝頭?是築在屋簷的巢?還是誰人替牠造的木鳥居?

據榮格所言,內向者的特質在於重視自身內部的世界,反之外向者則對外面的世界更感興趣、更留神。然而若劉沛中算是內向者的話,也當屬另一品種:作品透露他對外部世界的敏銳觀察,例如形容《葉.六》時他寫道:「飄落的橡樹葉看來仍然濕潤,(濕度)短暫、易逝」,因為感知到落葉尚存的水份,於是畫中枯葉看來就有幾分飽滿。

廣告

但這卻不是一種向外的視角。

劉沛中將外物納入內部,目光如炬,定睛探視,卻始終向內;筆下雖是世間常有之物,他卻與世間保持距離。《洛加拉咖啡室》是「質樸的黃色貨櫃咖啡室。這座從生活與空間起始的小屋安舒且毫不虛榮。」而畫面黑白,不見暖黃色,門外的座位完全空着,大門緊閉,我們得費一點勁才能想像它內部的和暖舒適。事實上這更像是咖啡室人去樓空以後的景況。藝術家從現實摘下這個黃色貨櫃,移至位於他自身內部的某個角落,然後遠遠觀望,細細描畫——或許畫面透出的低溫,正是來自這種抽離感。

廣告

雖說創作於赫爾辛基,這批作品除《洛加拉咖啡室》之外,並沒有描摹城景風貌或指涉當地生活文化,《森林》、《生長中的叢林》、《傳說之島》三作反倒繪畫不存在的地景。茴香枝葉綿密,頗似文竹,劉沛中以其茂生的葉為「森林」,後來又想像成一座島,生命生出生命,自成一個世界, 茴香/樹林/島嶼的遺世獨立與上文提及的微物細繪相通。

而唯有吃進肚子裡的東西暗示確實的地域:《瑞典語說》及《煙燻至魚忘記》分別畫瑞典脆餅和燻魚,都是北歐產物。兩幅都是今年完成的新作,在命名上褪去前作的直述風格,轉向一種類近隱喻或謎題的語言。死魚當活人看,於是魚擁有了記憶,必須通過煙燻的儀式才能清除淨盡,這可以是藝術家個人的情感投射,或是暗指人類在魚生前死後強加於牠的痛苦記憶(海洋污染/過度捕殺?),又或兩者皆非。開放式的命題容許觀眾想像魚遺忘的是什麼,藝術家顯然比之前更在意把玩語言和畫面的關係,而他設下的認知與想像遊戲,會否是連結沉默自足的內部與外面世界的橋樑?

但,這當然只是我在外面遠觀時浮現的猜想。

〈另時另地另景〉展覽資料

預展:26.3, 下午 3:00 至晚上 7:00
展期:29.3-10.4
時間:中午 12:00 至晚上 7:00 (星期一休息)
地址:上環西街 40 號 Zixag

更多詳情: Zixag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