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位雕塑家平行時空的對話

2019/1/23 — 13:25

【文:李羽芊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四年級)】

是次展覽展出了現代藝術史上兩位舉足輕重藝術家的作品,一位是被譽為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藝術的翹楚野口勇(1904至1988年),另一位自 2000 年代享譽藝壇的藝術家傅丹(生於1975年)。

野口勇於1988年英年早逝,兩位藝術家素昧平生,生活在不同的世代和社會,看似沒有任何連繫之處。然而,傅丹近年積極探究野口勇的生平和藝術,因此造就了是次展覽的誕生 。

廣告

兩位藝術家的風格相近,皆擅長挑戰「藝術」的傳統意義。野口勇的創作經常模糊「藝術品」與「設計品」的界線,除了藝術作品外,亦有涉獵景觀建築的範疇;而傅丹則喜愛運用蒐集得來的物件和文物,重現背後的歷史和故事,令更多人了解身處的世界。二人嘗試在作品中突破界限,尋找既定假設以外的意義。

廣告

甫踏進一樓的展廳,便可以看見三十多件以石材、金屬等不同物料創作的雕塑零碎散落在整個空間,而展廳的正後方樹立著一個木頭造的亭子。展品之間均有恰當的距離供觀眾細看每件作品, 一時需抬頭看掛在天花板的作品,偶爾又要蹲下身子看看地上,可說是與這空間不停地互動。

原來這正正是藝術家傅丹精心設計的一部分。展廳佈置靈感源於中國傳統水墨畫中常見的主題——文人雅士的亭榭園林,傅丹於展廳中央擺放自己的作品《無題》,木亭子是按一比一的尺寸而建,再以多盞野口勇設計的《Akari》PL2型紙燈裝飾,為整個庭院增添了不少生色。傅丹親自佈置每一作品和物件,希望每一位踏進這空間的觀眾皆能化身「文人雅士」,而野口勇的作品則是各式各樣的「樹木」,供他們欣賞和討論。傅丹打破了空間概念的限制,使展示方式更為靈活,觀眾亦能更投入展覽,實叫人佩服。

《無題》傅丹;《Akari》PL2  野口勇

《無題》傅丹;《Akari》PL2 野口勇

在云云展品中,這個發光的木亭子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目光。看過簡介後,發現亭子的結構不僅取材自中國傳統寶塔形鼓樓的六角形結構,甚至是以杉木作材料,從每一細節都可見傅丹別出心裁的心思和設計。傅丹曾表示,該作品是為野口勇的《Akari》PL2型燈具而建構,因此可見亭子的前後綴以四盞由野口勇設計的《Akari》 PL2型燈具,每盞燈所佔面積近三平方米,這除了把作品轉化為一座獨立的發光雕塑,同時令建築語言更形豐富。

《Akari》是野口勇花了超過35年時間完成的作品,由紙和竹製成一系列可摺疊的紙燈雕塑。「Akari」一詞為日文「明亮」之意,作品的基本原理是要將光化作物料,同時讓燈自成雕塑,野口勇這系列的製品已發展逾200款,豐富而繁複設計正正體現了野口勇駕馭大小尺寸的才能,以及他糅合傳統工藝與現代技術的本領。

《Akari》16A  野口勇

《Akari》16A 野口勇

《Akari》 21N 野口勇

《Akari》 21N 野口勇

沿著亭子四周踱步,會發現傅丹在同一空間裡亦放置了同一系列的其他兩件作品,分別是《Akari》16A和《Akari》 21N(見上圖)。《Akari》16A的外形明顯地不對稱,像是製作中的瑕疵品,傅丹選擇把它吊在半空,猶如從樹上自然長出,呼應「園林」的主題。而《Akari》21N則被放於展廳的另一角落,造型和一般的燈籠無異,但這一次卻不是懸掛於空中,反是實實在在地站在地上,過大的尺寸令它顯得有點滑稽,使人反思我們存在於世上所佔的位置。

《03.06.1965》 傅丹

《03.06.1965》 傅丹

《拜拜》傅丹

《拜拜》傅丹

傅丹連亭外的擺設都如此花心思,當然亦不會輕待亭內的擺設。傅丹於亭內掛了兩幅印刷作品,以展現他的藝術風格:以饒富詩意的方式喚起鮮為人知或被忽略的歷史和人生事跡。《拜拜》為一張法國傳教士的團體照,訴說該天主教會於越南傳道的故事,以此作寓意法國入侵越南所帶來不可挽回的變化。

另一幅的《03.06.1965》則是美國人第一次在太空漫步的照片,相片中的太空人在空中飄浮,就如在太空畫作一樣。野口勇博物館資深策展人Dakin Hart表示,傅丹之所以把這個作品放在亭內,是想以太空人在空中飄浮的「輕」,去回應野口勇重視日本傳統茶道中「舉重若輕」的概念,可見其微妙之處。

「野口勇:宇宙船地球號的公民」講座

「野口勇:宇宙船地球號的公民」講座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有一個疑惑:為何傅丹會對野口勇的作品如此鍾情呢?這其實跟二人同樣顛沛流離的身世有關:野口勇是美籍日裔,傅丹是丹麥籍越南裔。

野口勇在美國出生,童年在日本渡過,少年則回到美國讀書,曾赴巴黎拜師,26歲又在中國中國園林的造園心法和日本禪宗庭園的風格思想,他的背景完全能解釋他東西合壁的設計意念。傅丹的生平亦有相似的經歷,他在越南出生,但小時候便隨家人逃離至丹麥,並於當地成長和接受教育,現居柏林和墨西哥城創作。有趣之處是二人同為流徙異鄉的亞洲之子,均在跨文化的背景下成長,流徙漂泊成為他們的人生和創作的主軸。從他們二人的作品亦可見國際視野對他們的人生和藝術創作影響深遠,促使他們以藝術探索不同文化和傳統。傅丹把是次展覽佈置成庭園,亦是考慮到野口勇在景觀設計方面的獨樹一幟風格,藉此向他致敬。

野口勇和傅丹均具有恢宏的國際視野,懷着推動跨文化對話的抱負,追尋風格洗鍊、意象豐沛和具美學革新意義的藝術形式。他們豐富多變的創作亦時刻提醒我們:身份建基於多重因素,而藝術絕非有固定的形態,而是變化無窮的。

《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Noguchi for Danh Vo: Counterpoint

Artist:  野口勇Isamu Noguchi 與傅丹 Danh Vo
Exhibition Information: 16/11/2018-22/04/2019於西九文化區 M+ 展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