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展覽看此岸彼岸的個人主義

2017/3/27 — 16:32

局部: 《馬德里的願景》,扎哈·哈迪德,1992,拍攝自展覽 "ZAHA HADID: There Should Be No End To Experimentation"

局部: 《馬德里的願景》,扎哈·哈迪德,1992,拍攝自展覽 "ZAHA HADID: There Should Be No End To Experimentation"

近日看了兩個展覽, 一個是沙田文化博物館的金庸館; 一個是太古ArtisTree以已故建築師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為主題的 「ZAHA HADID: There Should Be No End To Experimentation」, 對於兩位大師的認識只是管中窺豹, 只能粗淺講一點。

「繪畫.金庸」展覽現場,沙田文化博物館, 2017

「繪畫.金庸」展覽現場,沙田文化博物館, 2017

廣告

前幾天和三五知己縱向群山去沙田, 偶有興緻去博物館, 但最深刻並不是金庸館, 而是李志清先生的畫, 內有漫畫、 白描、 水墨畫不同媒介的佳作, 主題大多以《射鵬英雄傳》為主, 畫盡郭靖,五絕等英雄好漢, 我對這些作品的印象深刻過金庸的手筆, 我那時候並非金庸連載的年代, 而是港漫, 劇集大興的時代, 這有意無意滲透在我的童年裏, 而我是從來沒有完整看完一本金庸小說(其實只看過一兩章), 所以我不知自己算否有看過金庸。

而我最深刻是《天龍八部》的丐幫杏子林大會多人白描,喬峰的大義捱刀既有明清通俗小說引人入勝的廣闊構圖,故事性和說教, 她又同時令我聯想到徐悲鴻的《田橫五百義士》, 好像承接了民國時期的人文刻畫, 而在清末民初才慢慢出現對人體神緒的理性。

廣告

局部: 《丐幫杏子林大會》,李志清, 2016,拍攝於「繪畫.金庸」

局部: 《丐幫杏子林大會》,李志清, 2016,拍攝於「繪畫.金庸」

從李志清先生展覽中窺探到他好像厚愛《射鵬英雄傳》和郭靖, 他將郭靖的正氣,彎弓射雕的氣勢表露無遺, 繪畫洪七公的作品亦給了我近似感覺, 可能這兩人是德行完善, 武功高強的「俠之大者」, 是像岳飛那樣高尚楷模, 但對我來說, 郭靖和洪七公是說教味太多, 都很死板。

反而我對《神鵬俠侶》情有獨鍾,因為在我認知金庸的角色裏,楊過是一個為自己而活的人, 聽落去好像很自私。

他破壞師徒人倫, 想和師父小龍女廝守終生,但他同時尊師重道, 敬重前輩, 不欺歐陽鋒神志不正常, 更情同父子; 對洪七公信守承諾, 保護熟睡的他。 假若說他沒有「為國為民」又好似不夠中肯, 因為他是挫蒙古殺蒙哥的功臣, 當然這和郭襄有很大的關係, 但試問單以衝量利害, 又怎會得罪如日中天的蒙古帝國呢? 楊過的故事好像在告訴我們, 生活在世上總會有規條限制自己, 要有為自己而活的勇氣, 不在教條下生活亦可以做一個有德之人, 活於自我不一定是無恥的, 這點是他和韋小寶不同的地方。 楊過比起郭靖少了點正氣, 多了點人性的兩面, 不完美但完全。

和日漫的怪醫黑傑克, 藝術品中介人藤田玲司(真相之眼)一樣, 楊過的品性都很曖昧。

局部: 《山頂》,扎哈·哈迪德,1982-83

局部: 《山頂》,扎哈·哈迪德,1982-83

至於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展覽裏, 可以看到她的世界, 她怎樣去觀察世界, 我對她的流派並不熟悉, 我只能說自己的一些摸索。

她的世界沒有多餘的雜質, 是由重覆的點、 線、 面(簡潔的色塊)不斷重構而成, 和勒·科比意(Le Corbusier)將三維化為平面的手法(勒·科比意的想法, 手法有點像巴伯羅·畢卡索(Pablo Picasso))大相徑庭。

同時令我想起讀建築第一個學期的基礎手畫訓練,當中點、線、面的訓練方法是參考了包浩斯(Bauhaus)的教育, 我猜想扎哈·哈迪德必定經過無數的苦練而成, 因為畫作流露著熟練。 從她的《世界 (89度)》 (The World (89 Degrees), 1983) 是一個誇張角度的手繪作品, 1983年是一個電腦技術未完善, 未普及的時代, 更遑論電腦軟件; 但對今時今日電腦軟件「屈機」的環境下製造這類角度的圖相對於當時容易, 問題是即使用電腦軟件造到亦沒有扎哈·哈迪德那種苦畫透徹的理解。

有位朋友說即使畫到很好但她都像一位畫家多於建築家,建造出來的狀態和畫的也相差過遠。 他的想法給我的思考是也許建築師理解的世界是可以極有她的理解,重要的是孕育她的環境容許她將個人意志投入於建築設計, 她所造的是真真正正「她的建築」, 和此岸無個人意志商品化建築是兩回事。

點、線、面要追朔的話, 是回到意大利文藝復興(Italian Renaissance)的「人本主義」, 「點、線、面」不僅和發現透視息息相關; 還和人民對藝術家、建築師的尊崇是雙生兒, 是共生的。 此岸遙望著彼岸, 羨慕著但只能學到皮毛。

不過站在這裏, 看此岸或者彼岸都有點陌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