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件香港當代「街道」藝術

2016/1/8 — 13:36

〈五個失蹤的人〉盧樂謙

〈五個失蹤的人〉盧樂謙

近日網上廣傳一段〈五個失蹤的人〉的影片。藝術家盧樂謙(Him Lo)把一件寫上「他們在哪裡」的作品,放置在銅鑼灣崇光門口斑馬線的安全島上。他「希望經過的途人能親身意識到日常生活的秩序被打亂,不應視而不見」。

與此同時,我也希望可以介紹多些香港藝術家在街道進行的藝術創作給大家認識。特別是在香港新高中視覺藝術教育與DSE視藝考評機制極度落後的當下,認識一下當代香港藝術家的創作,可讓我們感受到時代的脈動,也許也可讓我們慢慢跟上時代的步伐。

近十年,香港藝術家在街道創作的作品可謂形成一項極俱本土特色的風格。它們一反以往人們對「街頭賣藝」刻板的印象。藝術家不再只是在街道幫路人畫肖像寫寫生賺點廉價的生活費,或在路邊戲耍雜技搏取善長仁翁慷慨解囊。當代香港藝術家在街頭的創作,不止捍衛個人在公共空間的自由活動的權利,促進藝術文化多元多樣的發展,更是對本土日漸嚴重的公共空間失衡的問題的深刻批判與反思。

廣告

 

〈野餐〉李傑

廣告

〈野餐〉李傑

〈野餐〉李傑

星期日邊度最多賓賓(菲傭)呀?當然是皇后像廣場。緊係唔係,係菲律賓呀。大家都聽過啦,但大家有冇諗過「野餐」都可以成為一件藝術作品?唔係吓嘩!就係囉。李傑與藝術家友人在時代廣場進行的〈野餐〉作品,在本港甚至在國際上都受到一定程度的關注。聽講,這件作品是在SARS期間,香港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門的期間進行的。

 

〈11號遊街計劃〉林兆榮

〈11號遊街計劃〉林兆榮
(圖片來源:11號 全日遊街 facebook)

〈11號遊街計劃〉林兆榮
(圖片來源:11號 全日遊街 facebook)

當代藝術真係充滿無限可能,只要你夠想像力,真係乜都可以成為藝術。林兆榮就以「行路」完成了他的作品〈11號〉。好簡單,就是用雙腳去行路,用相機記錄低行過的路。聽說他走完香港仲未夠皮,仲要走埋全世界呀!

 

〈流浪太空號〉黃國才

〈流浪太空號〉黃國才

〈流浪太空號〉黃國才

不過行路又點夠型,行到盡都係喺地球,Kacey (黃國才)就話要流浪上太空。他落手落腳整咗個鐵皮屋三輪車,要像小王子一樣到流浪大空去。點解呢?因為在香港買房又買唔起,租屋得返劏房都仲係租唔起,排公屋又要排到廿幾萬人之後,咁點算?個個無家可歸,咁唯有流浪太空去啦。太空大把位,仲未有地產霸權官商勾結。移民又唔洗身家審查,只需要到沙漠找條蛇就得喇。

 

〈等一個朋友〉白雙全

〈等一個朋友〉白雙全

〈等一個朋友〉白雙全

如果怕一個人到太空會太悶,緊係搵返個朋友一齊去啦。學白雙全咁,在九龍塘地鐵站企住等一個朋友。等朋友都可以係藝術?我成日都等㗎啦,你知香港人習慣性遲到一頭半個鐘。唔係你果種等呀,白雙全係冇約任何人咁等呀,所以真係唔知企幾耐先等到個朋友仔㗎,又唔知會等到邊個啦。Jacky仔真係Lucky啦。

 

「當我們在一起」程展緯

「當我們在一起」程展緯

「當我們在一起」程展緯

不過香港人勝在夠彈性,雖然空間狹窄生活逼人,但都有應對既方式。好像程展緯咁,縱使在兩座電話亭的縫隙間,都可穿梭自如。當然,首先你得控制自己的食慾,保持節制的飲食習慣,勤力做運動,不然是穿不過去的。幸福有時候不需要移民到太空或其他地方去。「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縱使空間狹窄生活逼人,無論境況多難過,我們仍是可追尋幸福的。

 

〈影像編者〉伍啟豪Roger Ng

〈影像編者 〉伍啟豪Roger Ng

〈影像編者 〉伍啟豪Roger Ng

近年社會的憤怒情緒日漸加劇,政府的黑暗、議員的無能,市民的無力感與憤怒需要找到某種渠道去引導或宣洩。而每個人都有自己採取的方式,有些人把這些憤怒以破壞劃花街邊議員的大頭相來發洩。伍啟豪應該不相信這種以暴易暴的方式,或者他更傾向和平理性非暴力,於是他默默地重新修補議員大頭相。

 

〈蘋果6S雕塑〉周文慶

〈蘋果6S雕塑〉周文慶

〈蘋果6S雕塑〉周文慶

我本人就決定去佔領中環喇。話哂近老蘭,靚女多。不過由於身邊企咗個鬼佬(無任何貶義),我有蘋果6S個Package都冇乜市場,等極都等唔到靚女,最後等到來抄我牌的係差佬。要趕我走,話有人投訴我阻街喎。

 

(P.S.本文介紹的八件作品的選擇是基於我個人視野的狹窄與偏見,歡迎大家提供更有趣的藝術家作品。)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