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步半喜怒哀樂》香港懷舊怪談

2018/10/24 — 9:40

《八步半喜怒哀樂》劇照

《八步半喜怒哀樂》劇照

這是泰迪羅賓新作。他堪稱香港怪傑,身裁奇矮,很年輕就成為香港第一代搖滾樂唱作高手,又當上電影明星、導演、配樂和監製,數十年來得獎不少。八十年代他在影壇十分活躍,演出影片甚多,其中徐克的《鬼馬智多星》(林子祥合演)、梁普智的《英倫琵琶》(林子祥、鍾楚紅合演)很受歡迎。導演方面,《我愛夜來香》(林青霞主演)和《衛斯理傳奇》(許冠傑主演)最聞名。

港片低迷後,資深的泰迪羅賓仍對音樂和電影不離不棄,新世紀監製了新秀郭子健首次執導的《野‧良犬》。 2010 年他在郭子健、鄭思傑合導的《打擂台》扮演昏迷數十年後「鹹魚翻生」的奇人,非常突出,大獲好評。 2013 年他自導自演《李碧華鬼魅系列之奇幻夜》其中一段〈黑傘〉,然後監製了黃修平導演的《哪一天我們會飛》。

現在泰迪羅賓導演《八步半喜怒哀樂》,由四個恐怖短篇組成,跟李碧華《迷離夜》《奇幻夜》同為多段體雜錦片,但並非每段不同導演,而全由他一手包辦。他生於 1945 年,是年紀最大的現役香港導演之一。

廣告

坦白說,這新作在恐怖方面不大成功,比起時下世界各地很多無所不用其極的嚇人狂魔片,無疑顯得舊派保守,不夠新奇刺激。此片特色是懷舊,這方面頗有心意。

首先,片名中的「八步半」,向意大利名家費里尼的 1963 年經典作《八部半》致敬,泰迪羅賓自稱當年觀看那部描寫電影導演的意識流影片,使他深感震撼,發覺原來電影可以拍得這樣自由靈活。泰迪羅賓今次也自演導演,在頭、尾及過場戲出現,談及拍片的苦樂,以及夢幻與真實的微妙關係。

廣告

片名中的「喜怒哀樂」,則使我想起1970年白景瑞、胡金銓、李行、李翰祥各導一段的台灣古裝靈異片《喜怒哀樂》。亦想起 1968 年歐洲片《懾魄勾魂》,改編愛倫坡奇幻故事,由歐陸三位名導演羅渣華汀、路易馬盧、費里尼各拍一段,歐美群星合演。記得費里尼那段拍攝架空超級公路飛車「斷橋」,映像特別出色。當然,還有 1964 年日本名導演小林正樹拍攝幾個古裝鬼古的名片《怪談》。事實上,六七十年代各地多段體電影特別多。

《八步半喜怒哀樂》四個故事,雖然都發生於廿一世紀新時代,其實很像六七十年代香港舊事。第一段〈喜〉,張繼聰、陳靜、溫超、邵音音合演,欠債古惑仔假結婚,在天台擺喜宴,企圖騙取親友禮金,那種情景就很舊潮,引發出疑神疑鬼、騙上騙、錯有錯着的奇情變化。

第二段〈怒〉,鄭嘉穎、何華超、盛君合演。大廈寫字樓職員慘受上司欺凌,怒火忍無可忍,發生疑似狂魔的性暴血案。

第三段〈哀〉,鄧麗欣飾演插圖畫家,獨自回到祖屋「凶宅」居住,常見鬼影,夜雨陰森。此段涉及夫婦情仇,父母孽緣,上下兩代女性的婚姻都釀成悲劇。那間舊屋當然古老殘舊,還有用弓弦彈棉花的回憶場面,現在很多人沒有見過這種工藝,舊時棉胎都要彈棉花製成。

第四段〈樂〉,林敏聰、蘇麗珊主演,拿消失已久的東城戲院的猛鬼傳說開玩笑。六十年代灣仔的東城戲院,位置原是殯儀館,當年盛傳鬧鬼,洗手間尤其驚心動魄。我在東城戲院看過不少影片,安全整潔,拆掉後反而鬼古更多,越傳越誇張。

這是成本有限的香港製作,四個故事描述人間恩仇,沒有真鬼。我的觀感,是如果有真鬼當會更好,可以使不尋常的劇情「合理化」,亦增添驚恐與驚笑的趣味。似有鬼而無鬼,就少了驚奇,多了情理上難以解釋之處。

總的來說,全片懷舊有餘,奇詭不足。可取的是演員們都很落力,尤其是幾位女星,〈喜〉的「鬼」新娘陳靜笑容可愛;〈哀〉的鄧麗欣楚楚可憐;〈樂〉的蘇麗珊演鬼馬妖艷樂隊歌手很生猛,跟她在《哪一天我們會飛》和《愛情奴隷獸》的形象大異,她幾乎每片都有變化。男角方面,〈怒〉的鄭嘉穎傳神,〈樂〉的林敏聰搞笑,不過四個故事的男角若非壞蛋就是笨蛋,不及女角討好。

泰迪羅賓的《八步半》構思已久,還有其他故事,合成「八部半」。但能否續拍下去,就要看這一部生意怎樣。

近期也看了港產真鬼片《女皇撞到正》,甄栢榮導演,周秀娜與張繼聰、葛民輝、邵美琪、吳耀漢等合演,並不恐怖,而是好人好鬼的親情喜劇。周秀娜保持好狀態,可惜劇情老土,成績不及去年甄栢榮與趙善恆合導的《救殭清道夫》有驚有喜,有打亦有情。

至於近年我看過的港產真鬼片,最突出是張家輝自導自演《陀地驅魔人》,遠勝他首次兼任導演的《盂蘭神功》。他今年自導自演大型警匪片《低壓槽》,映像仍強,整體卻令人失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