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審 2015 藝術巴塞爾

2015/3/24 — 12:33

新官上任的 Adeline Ooi,取代了去年 Magnus Renfrew 的亞洲總監職務

新官上任的 Adeline Ooi,取代了去年 Magnus Renfrew 的亞洲總監職務

1960 年 10 月 20 日代表英國政府的首席檢察官 Manningham Buller 率先發難道:「全文 fuck 這動詞出現 30 次、cunt  14 次、balls 13 次、 shit 和 arse 每字各 6 次、 cock 4 次、piss 3 次,這一切恰好證明《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這書,完全牴觸了 Obscene Publications Act!」

在法庭上被受迫供拷問的 ’Lady Chatterley’s Lover’

在法庭上被受迫供拷問的 ’Lady Chatterley’s Lover’

廣告

好一場出版自由vs. 公安法的世紀戰,藉倫敦老貝利街皇庭一號展開序幕,爭個你死我活,雖說 attorney general 代表的貴族價值觀振振有辭,最終還是「企鵝出版社」勝訴終場……法院判決不但讓 D. H. Lawrence  慘遭壓抑三十載的情色禁臠,重見天日,替檢察官贏得「Bullying-Manners」 等薄倖名聲,更導致性寫實文學風靡英格蘭於一時,加速墯胎合法化,以及讓同性戀由罪犯一欄除名,然則直截了當的受益人要算 Penguin Books,它將舊刊翻版,不動聲色處大賣三百萬冊。

位處老貝利街的 Central Criminal Court of England & Wales

位處老貝利街的 Central Criminal Court of England & Wales

廣告

筆者對盈虧興趣闕如,只期望通過案例,明言文化於民生影響浩瀚,一紙言情小説舉足輕重,修繕過千百萬人厄運,繼往開來,真箇非同凡響!

韓國裝置藝術家 白南準 去世前一年(2005)作品「金佛」

韓國裝置藝術家 白南準 去世前一年(2005)作品「金佛」

2013 年 Art Basel 正式吞併從前的 Art HK,把原先小小一個地方雅集,拓展成每年一度的亞洲藝壇盛事,須臾已突入第三回合;啟始時確曾對異邦滲透稍存芥蒂,世界級藝術經銷「大鱷」踏足華夏後花園,究竟要產生什麼結局委實難以估計,此中叫人焚心,莫過香港收藏家的反彈,講白了,不就是寥寥無幾的本土 Modern Art 愛好者,可否將資源全轉注舶來貨,使草根 artists 的活命錢進一步萎縮!事實證明顧慮並非空穴來風,譬如某年輕 collector,最終決定捨棄伙炭畫家江永炮製的「燒乳豬」油畫,將鈔票投放 Art Basel 展館中一幅晶瑩的畢加索 lithograph……
伙炭畫家 江永 以「燒乳豬」為題材,誠心探討本土文化盛衰

伙炭畫家 江永 以「燒乳豬」為題材,誠心探討本土文化盛衰

容許暫撂經濟重擔,客觀分析一回 Art Basel 功過,如果閣下曾往灣仔 Convention Center 蹓躂,不難發現與會人士衣香鬢影,要嘛就是老外或操說異國方言的亞裔訪客,再下來自然細數聯袂成群的學生隊伍,上述現象突顯了文明的社會功能,即透過藝術這台顯微鏡,實事求是,慫恿平常潛匿階層、社會邊緣人浮現,並且詳加檢驗,強化和更新人們對社群多元認知,而藝術不過一劑催化,讓赴會擁躉的數據搜羅後撮成 database,倒絲毫不含價值判斷。

高偉剛 2014 年作品「Consume」,大談消費乃鍍金牢籠,然則藝術家依舊趨之若鶩

高偉剛 2014 年作品「Consume」,大談消費乃鍍金牢籠,然則藝術家依舊趨之若鶩

與此同時 art fair 這小宇宙,壓根兒一輯國際剪影,它提供了有效期苦短的平台,誠邀不同戶籍 art lovers 濟濟一堂,懇切交流,相濡以沫,遂令君子同寅暢快地互動,好待偌大寰宇水乳交融。

藝術家徐冰 仍舊沿用上世紀假借自西方的語言解構,作品既缺乏己見,又覺老態龍鐘

藝術家徐冰 仍舊沿用上世紀假借自西方的語言解構,作品既缺乏己見,又覺老態龍鐘

較諸往昔,masterpieces 從自炫家業、提供視覺享受乃至化身偶像崇拜等表徵,給竄改為財帛儲存的另類貨幣;跟股票雷同,它不單坐擁獨特辭彙語言,更諳曉安排參拜者附庸風雅,與市井劃清界線,復合上悦目的裝飾性金身,畫價按歲月遞升,惹得投資者愛不釋手….. 藝術品交易流通,促使社會財富、人口分布、上流社交如何延伸一目瞭然,換句話說,Art Basel 竟無端擢升一股當時得令的 pop-cult,一盤社會系數指標,小覷不得。

Art Basel 會場中正忙於派發名片的徐冰

Art Basel 會場中正忙於派發名片的徐冰

日本畫家三宅信太郎在展覽會做「秀」,頗有一股江湖賣藝味兒

日本畫家三宅信太郎在展覽會做「秀」,頗有一股江湖賣藝味兒

若言刻意找茬,何妨迎 Art Basel 善用銀碼麻醉文化反省功能入手,於此我們沒理由臆測主辦當局的動機,畢竟其本質純粹商業行為,不鼓勵政治談論、遠離抗衡藝術、跟律法分道揚鑣原屬理所當然;換個角度看,面臨眾多文物珍藏,畫廊自然會挑選甜美易售商品,誰甘願鋪陳充滿挑釁的惱人宣言?同一道理,如欲訪尋 cut-edge 前衞天才,求諸 Art Basel 自是錯覓門路,至於總賬該怎樣核算,肯定要見人見志

小朋友完全忽視故作有趣的裝置作品,只緊盯着電視熒幕

小朋友完全忽視故作有趣的裝置作品,只緊盯着電視熒幕

網上曾經流傳雜文一篇,勉強綑綁「伙炭開放日」與 Art Basel 互相較勁,貽笑大方,二者無論循任何層面,總代表迥異視野,倘若堅決要移船就磡或階分你我,僅薄具彼此合流偶遇,亦即從 Art Basel 驅專車直駛沙田工廠區的 VIP 觀摩團,如斯微弱交會又何足掛齒?猶記傳媒招待席上,來自馬來西亞的亞洲總監 Adeline Ooi 不厭其煩,逐一鳴謝各方支援組織,卻肆意遺漏伙炭這家能漂洗銅臭的不牟利組織,隻字未提,姿態撲朔,究竟應作何解讀?

土耳其表演藝術家 Nezaket Ekici,親臨 Art Basel 示範她的作品 ’Emotion in Motion’

土耳其表演藝術家 Nezaket Ekici,親臨 Art Basel 示範她的作品 ’Emotion in Motion’

(原文刊於 2015 年 3 月 23 日《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