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冼星海在哈薩克落難 《音樂家》與一帶一路

2019/9/7 — 8:30

《音樂家》劇照

《音樂家》劇照

近月香港因「反送中」釀成的示威、遊行、衝突和撕裂很嚴重,不過馬照跑,工照開,埠照遊,飯照吃,戲照看,各式電影節目正常放映。

每年一度的「中國電影展」也開幕了,今年稱為「中國內地電影展 2019」,多了「內地」兩字,大概為了政治正確而正名。因為這影展一向專門介紹大陸片(去年專題是大陸與外地合拍片),過去稱「中國電影展」,而不包括港澳台灣的影片,似乎港澳台灣不屬於中國,那就犯了北京的大忌。是否因此要表明這是中國「內地」電影展,並非概括全中國呢?

今次選片多姿多采,不算嚴格政治化,官腔主旋律片不是很多。我看過香港曾公映的有獲台灣金馬影帝獎的《老獸》,得柏林影帝影后獎的《地久天長》,描述深圳、香港跨境女生的《過春天》。我未看過而想看的不少,例如得東京影帝獎的《暴雪將至》,被譽為國產犯罪電影巔峰之作的《暴裂無聲》,棄嬰問題片《寶貝兒》,愛滋病問題片《黃玫瑰》,李仁港導演大卡士的珠峰攀山片《攀登者》等。

廣告

無疑,大陸片在香港常受冷待,今時今日更有「拒中」狂潮。無論如何,中國內地電影的發展情況備受國際重視,我們也應「知己知彼」,留意一下。

今次開幕電影是《音樂家》,很冷門,原來描述中華民國著名左派作曲家冼星海 (1905-1945) 鮮為人知的異鄉故事,相當特別。

廣告

冼星海是廣東人,生於澳門,長於新加坡,再到廣州升學,在北京、上海的大專學音樂。然後往法國勤工儉學,考入巴黎音樂學院。抗日時期他回國為電影和舞台劇配樂作曲,加入共產黨,投入延安,創作了大受毛澤東讚揚的《黃河大合唱》。

1940 年冼星海被中共派往蘇聯學習和工作,碰上納粹德國進侵蘇聯,戰火連天,非常艱苦,他無法回國, 1945 年病死於莫斯科,年僅四十歲。

《音樂家》拍攝冼星海最後幾年的遭遇,主要是受困於蘇聯的中亞加盟共和國哈薩克。胡軍飾演冼星海,在戰亂異鄉飢寒交迫,走投無路,幸而與哈薩克一位音樂家結成好友,當上阿拉木圖樂團的小提琴手,寄居在這音樂家的守寡姊姊家中。

真是天涯淪落人,他與這守寡少婦同屋共住,互憐互憫,不過片中沒有發生情慾關係,而強調冼星海非常掛念留在𨒂安的妻子(袁泉飾演)和幼女。片中最生動熱情是哈薩克寡婦的小女兒,與他情如父女。數十年後,哈薩克女孩與冼星海女兒相會,都中年了,成為影片序幕。片尾還顯示這兩個女子現已老年的的真人實錄。

中國大陸與哈薩克斯坦合拍合編此片,我以為導演西爾扎提・牙合甫 (Xierzhati Yahefu) 是哈薩克人,看場刊才知道是新疆導演,或許都與突厥族有淵源吧?片中對白主要是俄語,亦有些國語,但沒有冼星海的母語──廣東話,以及他熟悉的英語和法語。

《音樂家》的拍法比較傳統保守,有些像舊蘇聯片,而缺乏蘇聯佳作的神采。較可觀是戰亂貧苦的情景頗有實感,還有哈薩克古老殘舊民居、街巷和俄式劇院,別具風味。亦拍到中蘇邊境冰天雪地,以及僻遠小鎮的景貌。他在哈薩克惡劣環境中也作曲編曲,包括哈薩克民族英雄頌曲。妙在此片配樂者來自南韓,增添了台前幕後國際化。

除了表揚冼星海的愛國悲情,這部中資合拍片特別側重他與哈薩克人的深切友情,顯然符合當今北京推行的「一帶一路」政策。然而很巧合,我看此片後第二天,香港報章有「哈薩克斯坦各地爆發反華示威潮」的新聞,反對中國投資在哈薩克大量興建工廠,更反對把中國過時污染的工廠遷往該國。

報道還提及「一帶一路」政策在中亞引起矛盾衝突,中亞各國亦不滿北京的新疆政策,把新疆的哈薩克族和其他回教抗爭者關入「再教育營」。

不禁想起日前談及的美國話題紀錄片《美國工廠》,描述中國大廠商在美國設廠的矛盾問題。實際上,中國在中亞、東南亞、東歐、非洲等「一帶一路」範圍設廠更多,成為很多後進國的最大投資者,利與害的爭議十分複雜,經常發生反華潮。相比之下,《美國工廠》反映旳情況只是小兒科。

有趣的是,吳京自導自演中國歷來最賣座電影《戰狼 2》,劇情主要發生在非洲,宣揚中國英雄揮舞五星紅旗揚威海外。但也觸及中國在非洲設廠的「文化差異」問題,高潮就是大批人受困於中資大工廠內,被叛軍圍攻,拍出中國管理層岐視非洲員工。該片表示應該一視同仁,不可岐視黑人,臨危不但要拯救中國人,也要救出非洲人。

當然,《戰狼2》其實學了荷里活那些宣揚美國英雄救世的影片,吳京就成為銀幕上在海外救世的中國英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