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秋看畫 @豐子愷、竹久夢二、潘玉良

2018/10/2 — 19:56

小思傳來的照片,她跟竹久夢二畫作合照,靜謐的美!(作者 Facebook 圖片)

小思傳來的照片,她跟竹久夢二畫作合照,靜謐的美!(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上星期小思傳來照片,囑咐要趕快去看「詩.韻:當豐子愷邂逅竹久夢二」,展期很短的畫展。亞洲協會小小的畫廊,規模當然不及 2012 年「有情世界:豐子愷的藝術」的展覽,但這一趟多了一個重要的日本畫家,視覺上有雙重的愉悅。畫展以不同主題劃分區域,擺放兩位畫家的作品和對照年表,但壁報板上的說明有不少因繁簡字轉換而出現的錯字,可惜!我一直喜歡豐子愷,也讀過竹久夢二的詩畫合集,卻不知道兩者之間的關連,真失敗!因此,當看到策展人以「畫像」或「題材」方式將二人作品並排一起的時候,便看到了豐子愷創作的影響緣由,及其留下的痕跡。竹久筆下的和服女子常常透現靜謐的美,原來畫家也喜歡畫貓,他的貓跟豐子愷的貓很不同,前者是神秘的生命感,後者像活潑的孩童卻也是蒼生!然後又發現,「幽靜」與「寂寞」是連結竹久和豐子愷畫作的線索。

二人作品並排一起的時候,便看到了豐子愷創作的影響緣由。

二人作品並排一起的時候,便看到了豐子愷創作的影響緣由。

廣告

竹久筆下的和服女子和貓

竹久筆下的和服女子和貓

廣告

「幽靜」與「寂寞」是連結竹久和豐子愷畫作的線索

「幽靜」與「寂寞」是連結竹久和豐子愷畫作的線索

那天也順道看了同場另一個畫展「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中國女畫家流徙歐洲的藝術故事,自畫像以外,畫得最多是女體的裸像,融合中與西的文化因子和技巧。我比較喜歡那些原本作為被看的裸體、在畫中又化身偷窺隱秘風景的女子群像,觀者在看她們,她們卻自得其樂,女性的「主體」經過解構再自行重構!

同場另一個畫展「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

同場另一個畫展「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

原本作為被看的裸體、在畫中又化身偷窺隱秘風景的女子群像……

原本作為被看的裸體、在畫中又化身偷窺隱秘風景的女子群像……

觀者在看她們,她們卻自得其樂,女性的「主體」經過解構再自行重構!

觀者在看她們,她們卻自得其樂,女性的「主體」經過解構再自行重構!

中國女畫家流徙歐洲的藝術故事,融合中與西的文化因子和技巧。

中國女畫家流徙歐洲的藝術故事,融合中與西的文化因子和技巧。

秋日看畫,暫忘浮城煙塵,買了西西的新書《織巢》,打開竹久的詩畫集,然後繼續未完的工作,讓時光短暫靜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