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到底有誰能告訴我 我的舞台在何方?

2015/2/18 — 12:37

按梁振英思路,我們面對如此困難是不是應該北上求生? (圖為比文化中心音樂廳更易租到的深圳音樂廳)

按梁振英思路,我們面對如此困難是不是應該北上求生? (圖為比文化中心音樂廳更易租到的深圳音樂廳)

是咁的,去年六月中大的音樂會圓滿結束,冉天豪老師已回到台北繼續他擔任藝術總監的音樂劇《MRT》的工作。也許老天爺要告誡我們不要自滿,才三天而已,就收到通知十一月音樂會各個場地申請(文化中心及大會堂四月已知失敗,最近一輪申請是葵青、荃灣、沙田)在歷時個半月的「幸運大抽獎」後全數落空,回想早前自己在文化中心音樂廳公演時九百多張觀眾笑臉,這刻卻連下次音樂會何時何地仍無頭緒,現在只能徒嘆一句這些機會不(再)屬於我。

香港搞文藝活動的艱難,行內人都知道。早前梁祖堯在報紙專欄也寫了兩篇《舞台劇票價大揭秘》吐苦水,教一眾知情者在 Facebook 瘋傳。老實說,搞音樂演出也是令人一殼眼淚。當中最折磨人的,就是訂場。今次就同你講呢啲。(明白我對林鄭那番話這麼大反應吧……)

 

廣告

場地早就不夠

文化人眼中西九第三期何以重要,最大原因是本港演藝場地早就不夠用,大中小藝團欲得一場地表演,難比登天:連某九大之一的行政人員也向我吐過苦水:「你以為我地 book 場易?樂季音樂會係無問題,中間要加特別演出就大鑊啦,一樣可以 book 唔到!你地既慘法我想像得到喎」。財力與實力雄厚者還可租用其他昂貴的非康文署場地,可是對音樂界的中小團來說,很多卻是「別開生面的自殺」場地。例如某改建而成的新場地,位置一流,設備___流(自行填充)--兩個化妝室總共只能容納十多人,一切設備均需自備(包括演奏用鋼琴),更令人沮喪的是其聲響設計是為擴音演出而設。我曾在該場地演出,一班年青歌手站上台階(當然是從其他地方借回來的),甫開腔,那可怕的吸聲效果都把所有人嚇得慌了!結果大半年排練的努力,有一半都付諸流水。同一單位有音效良好場地,但自家人應用已剩極少檔期(終究人家不是經營場地維生),可是如此座位數目對如此租金,為門票定價已夠教人精神分裂——最後為求觀眾入場只好訂偏低價做蝕本生意,然後自我催眠「蝕一次半次還撐得住,下次回到康文署場地再賺回來⋯⋯」

廣告

沒有人會想去一個明知會削弱自己演出水平或是對財政明顯不利的場地演出。於是,對音樂表演者來說,「平靚正」的康文署場地(大部份吧,「票房劇毒」屯門大會堂大家仍是敬而遠之)無可避免是首選。結果可想而知,中小型樂團愈來愈多的時候,對康文署場地的需求何其壯觀。

 

租用方法的無奈

康文署各個場地都有自己的租務部,獨立運作。租用方法大同小異,不同的只是最早申請限期,大會堂跟文化中心是 12 個月,其餘則是 7 個月。以大會堂為例:

接受「普通訂租」申請的限期,最遲在租用月份前 3 個月,最早則在租用月份前 12 個月,所有申請均集中處理(例如︰訂租 2013 年 4 月至 2014 年 1 月,可於 2013 年 1 月申請)。 填妥的申請表格須於接受申請月份的最後一個工作天(即星期一至星期五、公眾假期除外)下午 5 時30分前,交回香港大會堂訂租辦事處,或可透過「演藝租務通」(http://www.lcsd.gov.hk/eaps) 於網上遞交。大會堂會於接著的 14 個工作天內發出回覆。 凡在租用月份前 3 個月內遞交的申請一律視為「逾期訂租」,並會按個別情況及運作上的可行性來考慮有關申請。大會堂每星期均會集中處理所有「逾期訂租」申請,填妥的申請表格須於辦公時間,即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 5 時30分前) 交回大會堂訂租辦事處。(星期六、星期日及公眾假期除外)。

而申請表上,你要填報申請人資料,活動詳情,以及提出三個有次序的理想檔期。然後等待該場地租務部集中審批處理。聽來好像很合理,但實際操作對本地搞樂團的人卻是無盡的折磨。

 

無奈一:中小型樂團無法作年度演出規劃

以我為十一月的音樂會預訂三個新界場地(荃灣、葵青、沙田)為例子。依正手續申請,四月底交表(不是先到先得,月頭月尾是沒有分別的),五月中收到回覆說「收到」(十四個工作天,即是快三個星期),六月十一日我們主動致電查詢後得知申請落空。我的音樂會預訂在十一月底(因為得遷就學生考試這是最遲的可行日子),但無論如何我最早,對,是最早六月才能確定有沒有場地。我目前遇到的情況就是,演出前五個月才知道根本沒有一個合適場地,怎麼辦?

我曾客席指揮一位友人主辦的室樂團,看得開的他早放棄了任何樂季規劃,想到一台節目就不斷申請場地(每次失敗了就在 Facebook 埋怨幾句),直至有結果才舉辦音樂會。成立九年,兩個演出最大間隔達兩年之久,頭八年只能在音效不適合的文娛廳演出,今年才第一次踏入正式的音樂廳演奏。試問要一個樂團的演出計劃如此飄忽,如何讓樂團水準提升?如何讓樂團累積觀眾?他的樂團本來可以有更好更大的發展,就是場地問題讓他退而求其次。

想一想,有幾多有志組團的音樂家因此被磨蝕意志,最後解散了事?

 

無奈二:流動龍門之「特別訂租」

2008 年,在首次申請被拒後懇求一位善心的沙田大會堂職員開示,她提議我們找些外地藝人合作,那就可以採用「特別訂租」提早申請,以增加機會(條款例子仍以大會堂為例):

凡有特別原因須預早籌劃的活動(例如:由著名訪港藝人演出的文化節目)可申請特別訂租。特別訂租於租用月份前 13 至 24 個月內接受申請。填妥的申請表格須於接受申請月份的最後一個工作天(即星期一至星期五、公眾假期除外)下午 5 時30分前,交回香港大會堂訂租辦事處,或可透過「演藝租務通」(http://www.lcsd.gov.hk/eaps) 於網上遞交。香港大會堂會於接著的 14 個工作天內發出回覆。

(按:有甚麼演出是不須預早籌劃?Well…….)

之後就開始嘗試找外地藝人或是旅居外國的香港藝人合作,也有成效(但不是使用率達 100% 的沙田大會堂而是荃灣大會堂)。2012 年我邀請美國指揮家 Paul Hondorp 來港與中大合唱團演出,2011 年 7 月確認訪港,立即申請 2012 年 3 月包括沙田大會堂的場地(剛好 8 個月,普通訂租開始前一個月),結果仍是失敗收場,其中一個場地更告知申請不受理給撥回「普通訂租」。於是我打電話向該場地的經理查詢為何我有海外藝人卻不能用「特別訂租」,對方回應道:「海外藝人我地係講郎朗、李雲迪果種級數。唔係隨便外國人都可以。」

我站在林村河畔拿著手機呆站半晌,原來「著名」才是重點。現在很後悔沒有反唇相譏「佢兩個唔係優才計劃做左香港人啦咩?」---但,我是有求於人,而且是求父母官,還是乖一點好了。

就是這次演出,讓我的演出計劃得延後三個月,幸好 Paul 的檔期也能遷就,也領教了前述的「百無怪聲」場地。

 

無奈三:神秘審批 = 幸運大抽獎

既然不是先到先得而是審批,那就應該有準則吧?從 2008 年開始(我是 2008 年開始漁翁撒網而一無所得),每次被拒後,都會打個電話,有一次更碰巧有空特別穿個 smart casual 偽裝成一副青年才俊的樣子登門拜訪場地經理,為的只是幾個簡單的問題:「為甚麼我沒有場地,是輸在甚麼地方?審批的準則是甚麼?我下次可以盡量配合啊……」每個場地的經理答案也是大同小異:「激爭很競烈」「準則都是你的活動的性質之類啦,你們是音樂活動已經是最高優先次序了」。然後用盡一切空廢言辭打發我走。投資了三年時間,也根本理不出一個審批準則來,而「特別訂場」這些機會又不是屬於我。

我知道你想說:「唔好將所有雞蛋放在一男子一籃子,申請多幾個場地,自然可以增加機會」。這好像很有道理,反正各大場地租務均好像是獨立處理。我說「好像」,是因為幾乎每次遞交多個申請之後,總會收到電話:「你地都入左紙申請 XX 大會堂,係咪同一個節目?」到底對方知道(這將代表你所有申請的場地都會知道)後,會可憐你這麼意志堅定漁翁撒網而給你場地?還是心想反正你都有申請其他場地,我不批你也不怕吧….. 請記著,他們會互通消息,但租出與否的決定卻還是各自的決定,各場地職員沒有義務及必要協商的。想像一下,如果你是負責審批場地租戶的職員,你知道這租戶正在一次過申請好幾個場地,但你租不租出是不用跟其他場地商量,你會租還是不租?

如果是公開抽籤或攪珠(如居屋)的抽獎還好,心甘命抵,但這也絕非便民之法。可是當這是審批,但從無正式指引,審批條件模稜兩可,而且龍門任搬(例如何謂海外藝人?),如此分配政府資源能教人如何是好?

說到底,我的經驗就是可以有時甚麼場地都沒有,有時又如 2013-14 年連續兩個演出都得到文化中心音樂廳……我真的不知道為甚麼,我無論得到或是得不到都不知道原因。你也可以說「就係人有三衰六旺,你遇著多人爭咪爭輸」,但如何定輸贏?無人知。有 2009 年的演出在一年前告知場地給詹瑞文訂了(算是走運,願意告訴我,他是不必講的),一年後卻發現那檔期是香港芭蕾舞團節目。我就當是詹瑞文放棄了場地,但為何是香港芭蕾舞團補上?當中的機制是怎樣?沒有人知道。我也試過申請失敗後接到電話說某檔期有空檔可補上,其實 2013 年 12 月的文化中心檔期就是如此得來,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何是我收到那通電話而不是其他落選者。

不服氣也不行,我只能接受一個現實:租場就是一個要花個半月的抽獎。

 

如此推動表演藝術發展?

*不切實際的服務承諾*

忘了何時開始,政府各部門都有服務承諾,在康文署網站的服務承諾中,演藝活動一項如下:

我們承諾為市民提供文娛中心設施和舉辦文娛節目,並推動表演和視覺藝術的發展,提高市民這方面的興趣和欣賞能力。

然後列出表演場地的職效指標。嘩!全部 100%,但都只是在不同情況下幾多天內及時回覆申請者。

康文署在一定程度上確在履行承諾。中小型藝團為何總要去康文署場地?因為音效正常、配套充足:讓藝團可以發揮可以提升;地點合適(大部份)、資助後價錢相宜:讓藝團較易賣票,建立觀眾,成本也能夠負擔--這樣中小型藝團才能夠有成長空間,這是不辯自明的道理。這也理應是政府為何興建這些不俗的演藝場地而且提供場租資助計劃。

但是,新場地(西九與牛下原址)落成遙遙無期僧多粥少,現有場地又以「類似抽獎」決定檔期花落誰家。結果大量無財無勢有待扶植的中小藝團,根本不能作長期演出規劃,若要定期演出就只能在不夠運氣的時候(大部份時間也不夠的)得租用昂貴、偏遠、配套差的場地,製作一台擔驚受怕的演出-怕位置偏遠賣不了票,怕場地差讓演出打折扣,怕上述情況導致失去觀眾,怕因為這個演出一舖清袋……要麼就像友人一樣,望天打卦,有一場就做一場。

 

你以為康文署不懂處理先到先得嗎?

我以前也只會怨自己運氣差,但自從我嘗試過在無計可施的時候租用其他場地,我很難向康文署同情的理解。

其他場地是怎樣租場?一句到尾:最早某限期(如一年),打電話到租務部,問某檔期行不行?不行就提出另一檔期?還是不行或你根本一開始就不要想,直接問某月有哪些檔期由對方告訴你。要就立刻安排付款,任務完成。沒有心儀檔期又不肯定那些替補日子是否適合,可以先作有限期預留,這樣其他人也可以排隊等同一檔期,你放棄或限期到了仍不能確定,那就人家補上,或是直至有人願意立即付款為止。

先到先留,先付先得,最快三分鐘一通電話就可以解決場地問題。好些場地甚至把出租狀況上載網站,藝團看清看楚想清想楚才打電話。場地可以更有效率出租,藝團也不用磋砣歲月:要是申請不夠快,現金周轉不夠快,與人無尤。而至少也在同一通電話可以立即知道狀況,要如何變陣應對。

我實在不明白,為何康文署情願花錢做一個延續現有擾民制度的網上訂租系統(作為郵寄及親身遞交以外第三種交表方法而已),也不願思考如何改善制度效率以方便市民發揮提升水平的功效。誰可以告訴我為何他們不去想想如何讓租務制度變得更便民及有效嗎?連教堂出租作婚禮場地的方法也比康文署更有效更便利用家了。

更令人沮喪的是,他們不是做不來:把預訂體育設施已是這套方法,也有相應的電腦租務系統啊!他們是有技術,有能力做到。

我們的康文署怎麼了?為甚麼是這樣繁瑣的租務安排?到底有誰能告訴我?

老實說,我是絕望的。我寫完這些文章又如何?我一介草民,如何可以令康文署檢討租場方法以至改變租場方法?

也許,我們文藝圈中人,都應該潛心研究改運大法:遊戲規則是碰運氣,那增強運勢就是唯一對應的方法。「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果然是大智慧!

 

(原文《文藝圈血肉史》分上下篇,本文為合輯版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