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剛剛好」究竟何為「剛剛好」 觀周睿宏和李肇軒的「剛剛好」

2018/10/5 — 12:50

不久前到了灣仔的富德樓,看了在6樓艺鵠舉行的「剛剛好」(Equilibrium)(展期至10 月 14 日),是周睿宏(Dave Chow)和李肇軒(Alvin Lee)二人的聯展,都是都是在 2015 年在浸大視覺藝術學院畢業,這次就攜手合作創作出一個展覽來,簡介說是建基於將他們對社會既有制度及精神面貌的價值觀,再去體現出兩人對事物各安其份的追求——不知這種各安其份是不是就是剛剛好,不多也不少,是一種 Equilibrium的狀態。

走過窄窄的走廊(其實也放置了《一樣》及《香港麗思卡爾頓酒店》兩組作品),在房間中看到的是:擺放了打火機的小木櫃(《太庸俗了》、《聽不見眼睛》)、大浴缸中放了蠟燭及卵石(《停泊》、《祝你有一個愛你的人》、《適當方式》)、一個玻璃浴室隔間中放了一道門、擴音器、電線、電視屏幕等很多雜物(《一樣》、《你永不應該》、《你不用知道》),還有在其他位置的裝置、聲音或錄像作品 (《簡單的問題》、《最後一個東西》、《我很介意》、《漸入佳境》)。

廣告

現在就好就好像在一個某人的家中,看他/她為自己寫下的一些思緒,以及一些行為習慣痕跡,尤其有一種好像快要裝修完畢的房間一樣,但又好像未完成似的,好像有所缺乏,又好像多了些東西,總是令自己幻想,如果這是The Ritz-Carlton Hong Kong某個酒店房間,又是要如何解讀好呢。

廣告

也許,將說話留在口邊,意思隱藏於不明白之中,每每好像有所細節,不言明,不坦白,不交待,反而有種玩偵探破案遊戲的感覺,反而令筆者回想起在那年浸大畢業展中,周睿宏的那張檯《不能承受的輕》,而李肇軒的好像是在不斷循環播放的光碟組合《·|囗|··|囗|··|囗|··|囗|··|囗|··|囗|·》,筆者好像在扮偵探,尋找甚麼蛛絲馬跡似的。

剛剛好,或者從來就沒有剛剛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