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剩餘票面價值的《丹麥女孩》

2016/3/11 — 1:57

Einar Wegener/ Lili Elbe (Eddie Redmayne 飾)

Einar Wegener/ Lili Elbe (Eddie Redmayne 飾)

看《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發現原來主角不是號稱史上第一個(其實不是) come out 的「變性人」 Einar Wegener/ Lili Elbe (Eddie Redmayne 飾),而是他/ 她的妻子Gerda Wegener (Alicia Vikander 飾),無論電影的敘述脈絡還是鏡頭處理都以Gerda 為重心,大量篇幅展現她對丈夫不離不棄的愛、含忍與支持、對藝術繪畫澎湃的熱情甚至野心、在情愛和情慾邊緣的掙扎與徘徊;

相反的,身兼「易服者」(cross-dresser) 、「變性人」(transsexual) 與「男同性戀者」的Eninar 卻淪為漂亮的風景片,他/ 她的功能是display 漂亮而配搭層出不窮的衣裙、從男到女變化詭異的妝容、煙視媚行的華麗舉步與凝視、脆弱悲情的壯烈命運,在這種薄弱的底本下,Einar 的性(sexuality)、性別(gender)、主體(subjectivity) 等等皆隱晦不明——他到底如何由Einar 轉化而成Lili?

內在二重性相的面貌及其撕裂或共存的狀況如何?「女裝衣物」在性別認同與性向選擇上擔當了怎樣的挑動界面?童年被壓抑的同性戀慾望如何在青年或中年時期被喚醒?那個召喚內藏何樣的慾望景觀?渴望成為女人的身體到底尋求甚麼?他如何通過性別易服和變性手術來「認知」自我?這些關乎主角的主體意識、身份建構竟然全部付諸闕如!猶有甚者,這種不成比例的換置也浮映於電影人物作為畫家的身份上,導演大量呈示Gerda 的畫作,無數人像畫的近鏡甚至不難讓觀眾發現Gerda 潛藏的女同性戀意態(lesbianism),而作為「男」主角、同樣也是赫赫有名的畫家Einar,來來去去就祗有一張風景畫,暗喻也寄託他在童年時代「同志慾望」的地景,就這樣而已,再沒有更進一步深刻的描畫!

廣告

於是,銀幕上的Einar 或Lili 彷如一片單薄的幽靈,以美輪美奐的畫面襯托一個空洞的悲劇人物,怪不得有影評人認為《丹麥女孩》的重心人物和真正主角是偉大地撐起整部電影劇情、發揮無盡女性母愛的妻子Gerda,而不是從外到內經歷翻天覆地徹底自我變更的Einar/ Lili!看到這樣的結局,禁不住懷想導演Tom Hooper 如此大造文章的動機,無論是「易服者」還是「變性人」不過一個票面價值(face value) 的gimmick,而且真的祗是演員Eddie Redmayne 變男變女的花招與伎倆,而不是銳意關注「跨性別」(transgender) 的議題,這部電影也不過是一個「偽裝」,同時將「易服者」與「變性人」狹隘而淺化地定型!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