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作與破壞同源 從杜震君和 Luba Lukova 說起

2015/2/26 — 16:17

《聖經》有「巴別塔」的故事,講述人類得到智慧,意圖興建高塔上天堂,挑戰上帝的權威。為了懲罰狂妄自大的人類,上帝使地上眾人說著不同語言,自此無法溝通,不能再聯合威脅上帝。

如果上帝以為這樣就「搞掂」人類,或許真的太小看我們了。

看過保加利亞裔設計師 Luba Lukova 的作品之後,令我好驚訝──原來不用文字,感覺也可以如此打入心坎。1991 年受邀到美國之前,她一直在東歐成長和接受教育,深感於歐洲各地語言、文化的差異,其圖像設計越過文字的限制,帶出社會公義的反思。

廣告

今屆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展出八幅 Luba Lukova 的作品,直指言論自由、和平、教育與戰爭等宏旨,大部分插畫都沒有附加文字(即使抽走文字,也沒有影響表意)。例如:《SAY IT LOUD!》一圖,綁著嘴巴的白布,纏在腦後的蝴蝶結卻是滔滔不絕的大嘴巴,諷刺言論自由的雙重標準;《peace》一圖,又以各種飛機大炮等的武器,堆砌成白鴿的形象,叫觀者思考和平背後的黑暗。

廣告

毋用文字,超越文化背景,我們大概都能領悟到類近的訊息。所謂「一張相片勝過千言萬語」,相片代表真相之餘,更重要的是它超越了巴別塔的界限,叫全世界的人都能無障讀懂。

上帝對人類的懲罰無用,那麼人類的前途就一片光明了嗎?──帶我們走向滅亡的,叫人類。

生長於上海,後來到法國巴黎升學的杜震君,深感於現代社會的「進步」思維。他擁有傳統繪畫背景,以十五世紀畫家 Hieronymus Bosch 的構圖為參考,拼貼出混亂和不確定性。早前在 Pearl Lam Gallery 展出其作《通天國》系列,描繪人類被建制壓迫時流露的張力。

作品畫面上方是建築物,下方則是人群。營營役役的人承托著摩天住宅,在上海的語境下展開,特別有蝸居的諷刺意味;睡著的人支撐著繁華都市,彷彿揭示生活壓力使人麻木疲累;宏偉建築下的抗爭、衝突都被壓下去,又有種異見無法發聲的無奈。文明不斷演進,我們創造了種種物質,築成多姿多采的城市,卻又最終被城市生活牽絆。所謂的「文明」在杜震君眼中,也不過是一座巴別塔的包袱。

發明不同語言,人類就會溝通無效?現在看起來大概是上帝的一場錯判,我們擁有突破困難,創造世界的力量。如果上帝有心要懲罰人類,只要在人間安排幾個路西法就可以,我們自會作繭,萬劫不復,一直沉溺。或者路西法也不用,我們原來就有毀滅世界的力量。還記得弗洛伊德說的 Libido 和 Thanatos 嗎?創造與破壞同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