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場創作如煲湯

2016/12/23 — 10:2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徐硯美】

創作,是要把豎的變得要能橫著看,完整的破碎之後,在破碎中再看見完整,找到一層對位叫文本,再一層對位叫劇本,再一層對位叫現象,再一層對位叫文化,再一層叫心理,再一層叫意識。

難的地方是,解構從來不是為解構而解構,為拼貼而拼貼,寫一齣饒富趣味與深意的喜劇甚至是鬧劇,怎麼樣要從鬧到喜,從喜入悲,再從悲得回自己說不出痛的原因。

廣告

廣東人很重視飲湯,也識得煲湯,但,我想林奕華是不會煲湯的,然而,他卻把創作當作一種湯來煲。食補的湯已經講究,藥補的湯就更是難,作戲,就是要煲藥補的湯,藥補的湯如何煲的藥味與食物的味道相得益彰,不是只有食的飽卻少藥性,也不是藥性強卻讓人得捏鼻子入口,這次創作就是處處在斟酌,處處在下苦心。

苦心要下在哪裡?

廣告

一本《彼德潘》我就翻了三次,中國巡演一次,香港一次,回台灣第二天,再跟奕華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字。12萬字,摘錄2萬多字,字字手打,製成表格。一本本心理學、社會學的書堆在桌上,時而參照,時而分析。看完一部部可能會用得上的電影,聽超過三四十首有可能用到的歌曲,沒有得用,就自己寫。這些不過是「採買食材」。

巡迴期間,時不時地要擠出時間討論,一個「不想長大」的議題,在兩個多月裡,累積了近四萬字的創作日誌,十二個諾言與謊言,十二個不想長大背後的慾望,十二個場景,十二個愛情情節,十二個類型的小飛俠,以及機場的十二個關卡。還有七十幾張貼滿牆壁與白板的note。這個過程叫作「處理食材」。是要切碎的,洗乾淨的,去皮的,去腥的,又是一道道工序。

今天,爐子上的火,真正打開,寫完一輪,我便知道,這次會很不一樣,原因是這碗藥湯,只留藥性,少有藥味,食物只存鮮味,不剩腥味。但,營養是很紮實的,藥性也是很雋永的,而不是成藥,特效藥。

「不想長大」是一個時代的集體意識,然而,怎麼穿透一本看似瀟灑實則至悲的《彼德潘》與時下「情薄卻怨緣淺」的現象結合,讓兒子對母親的愛恨,延伸至對對象的依賴依戀與離開遺棄,再與機場的迎送去留,和劇本裡偶像天團小飛俠和粉絲的接機與送機,七個層次融在一鍋之中。那時間呢?時間是緊迫的,所以,我們不得不把自己放進壓力鍋中,熱了又熱,熱的是創作的火,燒的是創作的腦,煮的是一鍋食材雖多卻味道層次分明的戲。

已經起行,正在路上,一鍋湯熬了,也就會一直熬到最後,是怎樣也捨不得中途停下的,《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是一齣用深情熬出厚味的戲。值得一嚐。

2016.12.16 下筆如頂千鈞,半句似熬白頭。

#機場無真愛

#歡迎來到薄情國

#非常林奕華

#小飛俠

#彼德潘

#所有的孩子都會長大除了一個例外

#不想長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