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場藝術童話化 《夢想你老味》盲目追夢

2017/7/18 — 10:16

《夢想你老味》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漂流者創作社 facebook)

《夢想你老味》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漂流者創作社 facebook)

自從首屆演藝學院表演系學生於1988年畢業,在香港成為舞臺劇演員不再是幻想。到了這個畢業的季節,又一批新的專業演員出爐,摩拳擦掌,準備幹一番大業;同一時間,在近期經常被打壓的工廈小劇場裏,一位剛大學畢業數年、沒有受過演藝訓練的演員充滿熱情地對觀眾說「希望二十五歲的自己能擺脫日間的正職工作,全心全意投入排練演出,把生命貢獻給表演藝術」,說著,她向觀眾投射堅毅目光,希望得到對這個夢想的肯定。

主流及藝穗劇場在演藝學院表演系成立的短短三十多年間蓬勃發展,大大小小演出節目不單每星期在公開場地進行,不少演出亦進入了學校、社區,有如雨後春筍,雖不及天上繁星,但普及之程度比其他類型藝術發展進步更為顯著,戲劇藝術甚至成為繼學習樂器以後另一受家長熱捧的「課外專長」。能達到如此成績,三十多年來前仆後繼致力推動表演藝術的劇場工作者當然功不可沒,不難想像,在戲劇界如今熾熱的發展下,他們更加希望努力把握機會「實現夢想」。

以各種方式追趕英、美大城市戲劇文化發展進程,辦頒獎禮、辦劇評協會,不少本地戲劇界龍頭落力與政府及公營機構透過媒體為戲劇界在公眾眼中打造一個全新形象,如香港話劇團在報章及戶外的燈箱廣告可媲美世界級藝團的宣傳資金,結果換來的是一個像迪士尼童話式「夢想成真」,藝術家都變成了大明星的「文化天堂」感官(近期新一輯的香港話劇團廣告中演員們看起來像補習天王),這種「新世界」感染力甚至足以令「事業穩定」的大學畢業生寧願捨棄高薪厚職「跳槽」加入。本地劇場都建起了如童話故事中的城堡與南瓜車,然而當裝上了堂皇的佈景,穿上了華麗的戲服,放棄了穩定收入的工作,是否就真的等如夢想成真?

廣告

充滿幻想色彩,《夢想你老味》對劇場抱著憧憬,深信誠心的演出能存在於簡約佈置、自由定價、有茶水供應的烏托邦國度。互動、經典文學、生活片段分享的方式懷著赤子之心,正氣凜然。一些部分的確令人感動,但整體感覺像是75分鐘的夢想道德理論課,節奏平淡,欠缺追求夢想所要付出的掙扎、衝動、刺激。有如迪士尼動畫中的人物都是天生麗質,在受保護的世界中成長,有點脫離現實。這種夢想崇拜是藝術的象牙塔,表面上的「完美」違反了藝術反映人性的實際用途,彷彿是看得太多那些宣揚戲劇藝術唯美理想主義的廣告版,被「夢想」二字挾持,成為失去靈魂的傀儡。

矛頭直指社會欠缺上流機會,審視夢想主題的角度略嫌片面,像發洩多於創作。同樣是畢業於演藝學院表演系的導演趙之維運用公式化的舞臺技巧,例如形體動作、歌唱、經典文學場景等,拉攏了幾項與夢想主題勉強拉得上關係的資訊,但表述內容時不著邊際,只是把買樓、旅行、快樂等了無新意的主題重複又重複;內容未能刺激演員內心想像力,導致演繹只流於表面。形體動作變成了花巧的外觀,脫離了戲劇的脈絡。

廣告

《夢想你老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漂流者創作社 facebook)

《夢想你老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漂流者創作社 facebook)

技巧處理上,經典文學選段敘事欠缺清晰,文字與畫面均無法傳達故事內容。翻譯出來的文字語境鬆散,節奏上不停跳躍,句子結構模糊不清,演員對文字陌生,配合的動作只強調導演幻想中的氣氛,所謂史詩式的感覺在演員身上半信半疑,未經消化理解的動作與聲音像機械人在空間中移動,一廂情願地把英雄角色的某些性格特徵無限放大,斷章取義,矮化了易卜生筆下角色原有的立體感,拉攏拼合成面目模糊的「夢想三不像」。雖然在演員訴說自身經歷的故事時,男演員張俊文在簡短篇幅中創造了層層漸進的有趣情節,以及故事受惠於演員親身經歷的真實情感,在演出中帶來一個小高潮;可惜緊接下來另外兩位演員的故事完全沒有結構,沒始沒終,運用太多難以令人明白的暗示與比喻,甚至看起來與夢想主題無關,令整個演出失去方向。

追夢行動中最吸引人的是追夢者的勇氣:在懸崖邊沒有停下來,反而向前衝,觀眾都希望能夠捕捉追夢者展翅飛翔的一剎那。劇中的創作維持原地踏步,在懸崖邊不敢往外跳。沒有道具的演出風格本來有很高可塑性,但演繹執著於堅持模擬空間的真實性,一些動作例如在床上出入時的困難、吃飯時筷子與食物保持真實距離等沒有意義的細節令演出失去流暢性,欠缺徹底把玩「沒有道具」這個創作概念的勇氣。相反,另一段劇情以跑馬旁述的語境作創作概念,雖然保持了報導員的說話節奏及語氣,但創作人員勇敢在字裏行間加入註腳,甚至比喻「女朋友」這匹黑馬在人生賽事中很多時候跑在最前等,雖然超越現實,但創造了想像空間。此風格能刺激觀眾想像,令劇情生動,可惜未能貫徹於劇中其他情節。

劇終前木偶的比喻令人迷惘,彷彿承載了某些暗示,但正如劇中其他部分,無法自圓其說,令人迷失,看不清楚是憤怒、絕望、還是任何其他情感。不少藝術作品以迷失為主題,但正如最瘋狂的畫作都必須繪畫在畫框範圍內才能被人理解欣賞。在畫框外東一片、西一片的迷失,是失去意識的判斷。也許追求夢想也必須保持意識才不至於只是幻想。

《夢想你老味》宣傳相片
(圖片來源:漂流者創作社 facebook)

《夢想你老味》宣傳相片
(圖片來源:漂流者創作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