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透

2015/1/7 — 15:03

有一種電影觀眾,很害怕「劇透」,也許怕提早知道劇情,會令觀影時的懸疑感、驚喜感大打折扣。也有一種電影,劇情、敍事手法都很複雜,若要完全掌握電影每一個細節,可能要看不只一次——Christopher Nolan 的作品《Interstellar》及《Inception》是其中例子。這衍生出不少解讀、拆解這些電影內容的文章,但要解讀又難免提及劇情,於是好些文章會一開頭就警告有「劇透」。

但是,看電影若只停留在明瞭劇情的層次,那不如讀劇本吧,入戲院做什麼﹖要知道,劇本作為一劇之本,從來只是一件作品的「半成品」,從文字的藍本到在銀幕上放映,演員的演繹、攝影、服裝化妝、燈光、mis-en-scene、剪接… 中間增加了多少元素。就算看電影主要不是為了看燈光化妝,那也不代表要看的主要是劇情。劇情很多時只是表達主旨的「橋樑」,也有些電影並沒有連貫、完整的故事、敍事可言。

Nolan 的《Interstellar》和《Inception》,劇情只是橋樑,更重要的看點是在不同作品中一再出現的時空交錯、多次元的空間。

廣告

把時間和空間折疊、重新建構再打開,Nolan 在《Inception》玩得過癮,很明顯意猶未盡,到《Interstellar》再接再厲。《Interstellar》以太空科幻片自居,很認真地由科學角度講解太空、宇宙、時間和空間,到男主角 Cooper 跌入五度空間,遙遙呼應《Inception》的多層次時空。只是,對我來說,《Interstellar》太過科普,電影大部份時間要求觀眾相信故事講的是「真實世界」,反倒少了《Inception》夢境套夢境的超現實。

《Interstellar》有宏大的命題,涉及人類存亡、宇宙奧秘,主旨太宏大,《Inception》的現實夢幻兩難分,反倒更耐人尋味。然而《Inception》還是讓人有一種 temptation 想去從複雜的情節中分清楚哪些是「現實」哪些是「夢境」——尤其對那種很介意「劇透」的觀眾來說,我猜他們很難抵抗這種 temptation,他們往往把情節看得太重,這種情節複雜的電影容意讓他們跌入拆解劇情的圏套,而忽略了電影本身的一些(也許是刻意的)非理性元素。

廣告

《Inception》讓我想起七十多年前的一套美國實驗電影《Meshes of the Afternoon》,那是比《Inception》更 Inception 的電影,已經超出劇情片範圍,無甚「劇透」可言,對追求劇情的觀眾來說可能是個挑戰。如夢似幻的超現實實驗短片,拍攝於 1943 年,飾演女主角演員名叫 Maya Deren,影片由她和丈夫夫妻檔自編自導自演。詭秘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且充滿意象︰重複出現的鏡面人,鑰匙、刀、花、影子…女主角不斷重複走著同一條路,做著同一些事情,似是萬劫不復,每重複一次卻出現越來越多弗洛伊德式 uncanny 的情景——既似曾相識,又陌生詭異。

影片不長,但頗堪玩味。文字難以盡述,看官還請自行去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