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霞、蔡海如藝術展本周台北開幕 探討政治犯家屬心境

2019/3/25 — 12:44

藝術除了回應體制外,還可以撫平傷痛。「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聯展」本周六(30 日)於台北當代藝術館開幕,展出已故中國異見份子劉曉波遺孀劉霞的攝影作品和詩篇,以及臺灣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女兒蔡海如的裝置作品,探討藝術與受政治迫害家屬之間的關係。 

 「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聯展」是台北當代藝術館 2019 年度重要展覽計畫之一,於 3 月 30 日至 5 月 26 日舉行,展出兩位受政治迫害家屬的女性藝術家劉霞以及蔡海如的作品。兩人以政治犯家屬的身分,分別在中國與台灣兩地經歷過一段痛苦歲月。當現實世界逐漸成為一種牢獄,她們透過創作打開通往藝術世界的大門,安頓自己,撫慰心靈。 

廣告

中國政治犯的妻子:劉霞

劉霞是名詩人,也是藝術家,因作為政治犯劉曉波的妻子而被非法軟禁近十年。當劉曉波經歷著六四兩年牢獄、三年勞改、十一年顛覆國家罪的同時,劉霞則長期被政府監視,那種與世隔絕的恐懼、沮喪卻是另一種牢獄。這次「呼吸韆鞦」展出的系列黑白攝影作品是劉霞於丈夫劉曉波三年勞改期間創作的,分為兩個主題,一個是一群怪異的娃娃,有著成人臉孔的嬰兒們,表情暴怒、怨懟、恐懼、歇斯底里地呐喊等。猙獰的娃娃擺在真實世界的場景中,前世的遺緒成為今生嬰兒臉上遮不住的痛苦與暴怒,詭異畫面呈現出一場惡夢。另一個主題,則用各種布料做成造型之後再加以拍攝,織料看似毛毯,那糾結的團塊訴說著無言的苦悶。

廣告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劉曉波與劉霞因政治壓迫分離,夫妻倆便曾借詩作互相傾訴:

 

你要走很遠的路,很遠很遠

才能來到冬天的鐵門前

那麼小的腳走那麼遠的路

那麼涼的腳趾貼著那麼冷的鐵門

只是為了看一眼我這個囚犯

                         劉曉波《那麼小那麼涼的腳》1996年

                        (引自貝嶺《劉曉波傳》)

 

1999年,劉霞也曾以痛徹入骨的詩句隱喻著當時的探監之路:

 

駛向集中營的那列火車

嗚咽地輾過我的身體

我卻拉不住你的手

 ......

                         劉霞《給夏洛特.薩洛蒙》1999年

                        (引自貝嶺《劉曉波傳》)

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潘小雪指出,劉霞的攝影作品曾於 228 國家紀念館「沉默的目擊」國際人權紀實攝影展出過,但此次作品會較完整,並且以藝術角度出發。

劉曉波將吶喊娃娃扶在肩上的相片。「醜娃娃」系列。

劉曉波將吶喊娃娃扶在肩上的相片。「醜娃娃」系列。

白色恐怖受難者女兒:蔡海如

臺灣從 1949 年到八十年代末經歷國民黨的白色恐怖統治,那是一個人民被政府監控,冤獄、冤死不斷的年代,是次「呼吸韆鞦」另一位參展藝術家蔡海如的父親便是其中一位受害者。蔡海如是臺灣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女兒,50 年代其父親曾因參加讀書會以及加入地下黨活動成為政治犯,入獄長達 14 年,並在蔡海如 9 歲那年再度因另一波白色恐怖高峰期受匪諜案牽連入獄 10 年。

2003 年起。蔡海如開始用各種藝術手法表達她身為一個受難者家屬的心境。此次展覽蔡海如則會展出「生命之花」的裝置藝術,同時透過黃金葛、詩文及畫作道出經歷過白色恐怖妻女們的心聲,與劉霞作品相呼應。

是次展名「呼吸鞦韆」引用 2009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Herta Muller 得獎作品的書名。作者透過敘述母親被勞改的遭遇,將二戰後蘇聯勞改營中,隨時可能發生逮捕、酷刑和謀殺等被陰影彌漫的日常生活情境,以一種詩意的方式表現。而「呼吸韆鞦」指的就是那時時刻刻的飢餓乏力狀態,生命只剩下呼吸才能夠使人體服從於一種節奏的擺動,從而保持存在感。

「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聯展」

日期:2019/03/30-2019/05/26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 MOCA Studi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