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氣

2018/7/17 — 20:09

作者製圖,背景圖片:《黑暗對峙》劇照

作者製圖,背景圖片:《黑暗對峙》劇照

前陣子觀看電影《黑暗對峙》(Darkest Hour),除了欣賞飾演主角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加利奧文(Gary Oldman)的精湛演技,最深刻的是整齣電影的主題:勇氣。勇氣是甚麼?電影告訴我們,勇氣是面對困難時仍然堅持下去的力量。正如英國首相邱吉爾面對裡外的政治壓力,仍然不退縮、不妥協、不低頭,堅持向德國開戰。正如劇終出現的邱吉爾名句說:「成功不是終結,失敗不是致命,重點的是勇氣走下去。」(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 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

我發現,華人教會較少提及「勇氣」(courage)這課題。聖經有沒有「勇氣」這個字?驟眼來看似乎不常見「勇氣」這字。不過,和合本聖經往往將「勇氣」這字翻譯作「剛強壯膽」(申卅一 6;書一 6)的「壯膽」。另外,和合本也將新約希臘文θαρρέω譯作「坦然無懼」(林後五 6;8)或「放膽」(來十三 6)。因此,華人教會少談「勇氣」,卻其實將「勇氣」這概念轉化為類似、卻不完全相同的字義上。不過,勇氣並非只是膽量強大的「壯膽」,更不只是否定式命題「坦然無懼」。勇氣其實在信仰中立於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

教會傳統其實一直重視「勇氣」這德行(virtue)。對阿奎那來說,勇氣是人類第三大德行。智德最先、其次為義德、勇德第三、節德第四。「勇氣」與「大膽」(daring)不同,勇氣源於美善與理性。大膽只是情慾牽動的衝動。勇氣卻不是一時衝動。它是理性下的意志。因此,對阿奎那來說,勇氣正是實踐出美善的動力。勇氣是逆境中的堅固(fortitude)。勇氣不是剎那間的衝動,而是長期的堅忍。面對逆境與困難,仍然強大地實踐美善,無懼環境的威嚇。當然,生命中最大的威嚇就是死亡。因此,勇氣的最大表現正是無懼生命的失落。(因此,阿奎那在《神學大全》中將「論勇德」與「論殉道」放在一起。)

廣告

相反,所謂「怯懦」,正是沒有實踐道德美善的惡。面對世界的曲折波瀾,邪惡勢力之淫威,卻沒有活出美善與真理。這種怠慢與消極,正是沒有勇氣的表現。因此,「道德勇氣」與「道德」本身其實是同一回事。一個有道德的人,必然是一個有道德勇氣的人。沒有道德勇氣的「道德」,其實就是「不道德」。沒有被實現(actualized)出來的信仰,其實就不是真正的信仰。哪怕是多麼高尚的理想與價值,沒有被實踐出來,一切都只是空談。因此,面對諸多的掣肘與限制,將信仰真真正正的實踐出來,正是勇氣所扮演的角色。

不過,我再說,華人教會卻不太強調勇氣。對華人教會來說,「勇氣」被「壯膽」或「坦然無懼」所取代。關鍵的問題是:究竟因何故「壯膽」與「坦然無懼」?「壯膽」與「坦然無懼」的目的是甚麼?這些問題正指示出勇氣的重要性。聖經中的「壯膽」與「坦然無懼」其實不只是面對逆境的心理狀態。勇氣不純粹是心理狀態或心靈安慰 — 沒有勇氣的信仰,正正淪落為心靈雞湯的信仰。試問:沒有勇氣的信心、沒有勇氣的盼望、沒有勇氣的愛心,究竟是一回怎樣的信望愛呢?沒有勇氣的信望愛,就是沒有實踐出來的信望愛。或者,是(虛幻地)沒有逆境的信望愛。

廣告

面對逆境窘局的香港社會,我認為,勇氣將要成為這一代基督徒的重要信仰課題。

(未完,下期繼續談勇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