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勞力是有感

2017/2/1 — 13:07

展場外關於在職貧窮的資訊板

展場外關於在職貧窮的資訊板

若然生活在一個舊社區,街上每天不乏勞動的老人,鄰居是執紙皮的婆婆,或甚家人也正從事基層勞工,是會有同理心還是更麻木呢?面對這個雞與蛋的疑惑,樂施會與攝影師兼策展人謝至德,聯同十多位視覺藝術家剛於JCCAC完結的《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嘗試切入基層工作背後的種種現象,並邀請觀者集腋成裘,聯署讓樂施會向政府爭取更多在職貧窮的改善空間。而自己參觀這展覽需要一些「勇氣」——除了要正視這些不知不覺合理化的「常態」,也想看藝術如何回應社會議題並帶來影響。

展場裡有幾件作品或藝術計劃讓我感受較特殊:陳巧真的《垃圾房的秘密》、廖家宜的活動裝置《清潔工主題樂園》及謝至德的一組大型攝影《有名有姓》。

陳巧真《垃圾房的秘密》

陳巧真《垃圾房的秘密》

廣告

陳巧真的作品主體為錄像,以第三身角度仔細記錄了屋邨清潔工人夜晚「倒樓」的過程,包括「垃圾坑洞」等鮮為人知的設施,期間輔以工人之間的閒聊。影片的節奏和結構沉穩得像新聞記攝,另外放映室的角落運用燈光、拾荒物和相片堆疊出神秘精緻的效果(可惜近距離觀看會不時擋住投影機)。居住在公共屋邨廿幾年的我認為錄像自身已經在足夠的震懾力——獵奇心態過後是疑惑為何自己會無視了這班默默支撐著別人日常生活的基層勞工。我們可能只聞「電腦椅腳垃圾籮」輾過樓梯的聲音,每天指定時間卻大概只會想到「垃圾放出去就會有人來處理」。

廣告

陳巧真《垃圾房的秘密》

陳巧真《垃圾房的秘密》

《垃圾房的秘密》如實反映清潔工人如何消化我們「外判」出去的麻煩,然後他們被撒手不理。現代社會細密的分工令事情的理解出現很多斷層;筆者更苛刻的疑惑是,我們觀看了陳巧真如此謙卑的記錄後會否真的去探究這班確實存在的「人」,以至為他們的孤枯生活帶來並非偽善的實際改變?

廖家宜《清潔工主題樂園》

廖家宜《清潔工主題樂園》

相對於這些屬於年青及成年人的思索,同一個展廳的《清潔工主題樂園》是另一種切入。這個藝術裝置的題目、造形和色彩均活潑得讓筆者感到荒謬諷刺,亦跟《垃圾房的秘密》和展覽其他作品的風格南轅北轍。從展場的藝術家訪談錄像中可以了解廖家宜希望延續自己著重趣味的創作方式,沒有刻意走「悲情勞工」的常設框架,反而希望觀眾重複簡單卻傷身的動作——例如彎腰撿垃圾袋來短暫體會清潔工的辛勞。

廖家宜《清潔工主題樂園》

廖家宜《清潔工主題樂園》

展品的多元互補是可取的——雖然筆者對「指示式」的體驗向來有所保留,但在場剛好有一對母女體驗這裝置,女孩在繽紛的色彩和母親的鼓勵下很勞力地完成指示。幸好她的媽媽當時輕輕說了句「他們可是很辛苦地工作」而不是「不讀書就會變成這樣啦」之類涼薄但刺中現實的說話。希望《清潔工主題樂園》能於參與其中的孩子埋下改變社會的種子吧!

若連同程展緯參展的「爭取保安員椅子」運動和其訪談一起看,會感到香港的基層勞工很少意識到某些工作要求的不合理性,或已內化成「常識」或邏輯。有藝術家會正視這情況及主動改變它,這展覽的策展人兼攝影家謝至德側希望勞工們能先以「人」的身分受觀眾正視。他的大型攝影作品《有名有姓》除了表面的全身照,也包括了兩個概念:由名人體驗/扮演勞工角色並分享感受,及由真實的勞工分享人生點滴。

程展緯作品

程展緯作品

真實的「人」包含了很多故事,所以真實的勞工嘗試透過故事由「概念」還原成有血有肉的「人」。展場內等身大小的人像照片宣示著「我就在這裡」,而不是文章開頭提及的「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藝術上不算新穎,卻忠實地呈現應有的態度。其實如果不給人物提示的話,驟眼看名人和勞工是別無二致的。當然從整個展覽效果以至計劃的目的來看,他們正需要這樣的名人效應——學術、電影、運動等等不同界別都囊括其中了。

謝至德《有名有姓》

謝至德《有名有姓》

誠然,我們不能苛求這些名人經歷短暫的代入後,會根本地改變自己的生活來親身改變現況。畢竟香港基層勞工「在職貧窮」(其實中產都不見得富裕)的結構性問題橫跨了教育、社會意識、經濟形態、法律等範疇,參與《有名有姓》的名人們可不是有權的政府官員或有勢的社運人士。然而整個展覽就是集腋成裘的概念,他們以知名度換取社會那怕是短暫的關注——展場的玻璃牆外就貼滿了各色各樣的報導(雖然大部分都是宣傳多於探討)。

謝至德《有名有姓》

謝至德《有名有姓》

其他藝術家或團隊都將對勞工的關懷、所見所聞或在職貧窮的概念視覺化成別出心裁的作品,例如梁祖彛關於勞動價值的《罐頭》及曾慧明(白雙全「左一計劃」)的《以手相傳》等。連平時低調創作的畫家們也參與其中,以紮實的技巧描繪一幕幕為人忽略的勞動景象。然而回歸實際,眾多藝術家和參與人士的努力將會帶來甚麼長遠影響呢?除了部分藝術家會繼續其個人的社會參與,主辦的樂施會將有甚麼進一步的計劃和行動,來改變日益麻木的香港?

梁祖彛《罐頭》

梁祖彛《罐頭》

曾慧明(左一計劃)《以手相傳》

曾慧明(左一計劃)《以手相傳》

現階段在短暫的感召和煽情後,樂施會讓參觀者在展場簽署支持樂施會爭取勞工公義的聲明——大概是社運以外平民可以發揮的作用之一。據聞買賣藝術品的收入會由藝術家和樂施會拆賬,因此這展覽的客觀指標是參觀人士聯署的比例及最終慈善收益吧。最後以展覽序言的一句話感性而樂觀地總結《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讓你在勞動人力的大汗制服背後,尋找你自己的答案,及行動。

紮實的畫作記錄

紮實的畫作記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