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勤力費電》不求人展小感

2016/2/19 — 14:37

筆者第一次來「據點.句點」這個位於黃竹坑的藝術空間 ,是應友人邀請觀看城大創意媒體的單窗作品放映《塑形錄像》。由於事前對這空間所知甚微,開門後除了看到一班創媒學生和觀眾,還稍被角落一個像酒吧的廚房嚇到-這是絕不尋常的場地。原來「據點.句點」早已獲媒體報道,目前以咖啡閣(Charity Cafe)幫補日常營運的開支,旨在開發政府/財團資助以外的可能。這空間已是跨媒體藝術家黎肖嫻博士的第二期計劃,她聯同畢業生王鎮海-個展《勤力費電》的藝術家(自稱為「藝工程師」、音效師和「海狗」)-發起名為Floating Projects 2015-2016 的藝術群體,去年已進行不同的聯合實驗和活動為空間定調,亦在探索藝術創作和互相學習的形式。由於「據點.句點」的實驗精神,縱使現場王鎮海跟筆者說《勤力費電》是此空間第一個「正式」的展覽,從裡到外卻與常見的「白盒子」沒有半點相似。 

首先展覽網站有這樣的簡介:「我的黑盒子只是勤力地織了幾匹電線刺繡。更多的是在這裡的自我修行,從滿腔戾氣到聆聽、馴服自己的過程。」黑盒可讓人聯想到靈活多變的實驗劇場;也可以是保存過程資料的飛行記錄儀。似乎兩者都可以是這展覽的本質。這回筆者進場可看到一部拆解了的直式鋼琴被一組組的繼電器纏繞,按下開關掣後通電聲和LED燈光隨電流此起彼落地傳到隱藏的音樂盒。天花板同樣遍佈由繼電器織成的電路,連接各樣小玩意:幾支扭曲的鐵線撐著手套,隨馬達轉動而四圍亂擺;一條細小的玩具金魚由微弱的電力驅動而不斷抽搐;角落有小樹枝在鑽一條長木方,燈光經放大鏡聚集於磨擦點,然而馬達的「曳曳」聲令鑽木取火的行為倒像熾熱得要扭擺求饒;四周有雜亂無章的工具和電路的草圖……在場的王鎮海見筆者有點迷茫,便解釋那些物品都是撿拾或別人丟過來的,繼電器用作浪費電力,當愈來愈多的玩意接駁起來,整個電路就要不斷重建-即觀眾是在看進行中的試驗狀態。 

廣告

若考慮王鎮海幾年來進行過的計畫,筆者未必單純視那些創作為惡趣味。他中七時首次拿錄音機錄下社運-反高鐵示威者包圍立法會的聲音;2015年在金鐘佔領區錄音發現一些被忽略的人工蛙嗚和鳥語,並對龍和道的寧靜感意外。他既從事一切跟聲音有關的工作,同時以此介入社運的最前線-以這種對制度的批判性角度來看,那堆繼電器和穿梭其中的電流倒有幾分諷刺官僚主義費時失事的意味-雖然王鎮海原意是探索「電路可以有多愚蠢地運作」,並認為此等結果是「混賬」。另一方面,「勤力」通常是正面形容一個人盡力達成有意義的目標,在「勤力電路」卻指向徒勞無功的鬧劇-他很努力地設計和串連繼電器成不同形態,但失去電路應有的實用功能,剩下奇異的美學。

廣告

此個人修練在觀者面前毫不修飾,不帶白盒子那種要人膜拜注視的意圖。這展覽「不求人」之處或許是一來黃竹坑的確吸引不了很多人來看;二來表達了一種隨緣、自搔癢處的態度。緊接《勤力費電》的是居港日本藝術家 Ayumi Adachi 的個展《影響 - Influence of 0.013″》,創作與空間有何互動可繼續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