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勿忘初衷,藝術到底為乜?

2015/3/19 — 16:44

在剛過去的星期,因為某個MARKET的原因,藝術成為城中大事,人人以藝術洗版,我的心裡就浮起了一些不安。有一位農夫朋友也覺得這種熱烈的氣氛很奇怪來問我,我嘗試以一個比喻,去理清問題:「作為農夫,你會否為著某個一年一度的大型農市場而規劃自己的耕種計劃?」「當然唔會,有冇Market都要種。」「那就是香港的問題所在。」

利申,我以前也跑過很多大型展銷、雙年展、三年展、Opening。但跑著跑著,觥籌交錯之間,很難不去質疑,藝術品到底能給予我什麼。在網上看到有老師,為怕學生走失,用繩子把他們的小手套著,像一個個小奴隸般,整隊拉著在場中移動看作品。我沒有親眼見過這情境,但如果屬實,到底這些老師想教育學生,在藝術面前,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呢?

可能大家未必認同,但我仍然認為,藝術必需有啟迪人心的作用,能夠引領人的思考和精神上的提升。我厭倦大型展銷會,係因為我覺得這種場域所帶動的環境,就是重視成本效益和消費價值。這消解了藝術本身的力量,因為藝術品的意義其實並不只有那畫框中的世界,還包括了整個場域、觀者、氣氛、整體文化空間等等所構成出來的化學反應。缺少了這些,藝術就只有是商品,你試過去百佳因為一包營多撈面而感動落淚嗎?

廣告

我以前也有帶過學生去看藝術展銷(不過冇用繩),因為香港藝術教育有先天性的缺陷,就是少有機會讓學生接觸真跡。但我事後反省,如果要讓學生感受到藝術的真正力量,情願帶他們去行公園或去行山,也不能帶他們去這些展銷會。

但有人說這帶動了本地的文化藝術發展,我不同意。最近(又)有大畫廊說要進駐香港,開宗明義說香港是一個非常刺激的市場,但會否代理香港藝術家?Sorry,未留意。換句話說,這和上水的水貨客商店無異(「奶粉批發城」每日交投都應該很刺激),而香港只是跳板而已。他們緊盯著的,是那些花得起九千萬用玉石砌電視牆的達官貴人。

廣告

說到底,Market是重要,大家都知道藝術家要食飯。但無論是藝術家,又或是整個香港的藝術發展,如果都是以Market為座標,那只會是大大的偏離了藝術的本質。近年香港人對城市發展有很多深刻的反省,越來越不認同單一的發展觀。但在藝術方面,無論是藝術家又好,觀賞者又好,我們有沒有成為這種「圈子」的共謀?背後所推動著的又是怎樣的價值?

如果我們懂得勿忘初衷,那透過藝術,無論是創作者或觀者都應問自己,我們到底想成為怎樣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