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化作灰飛煙滅 - Anselm Kiefer 回顧展

2016/2/7 — 18:28

 Paul Celan: Ash Flower (partial), 2006
acrylic, ash and burned books on canvas
330 x 760 x 40 cm

Paul Celan: Ash Flower (partial), 2006
acrylic, ash and burned books on canvas
330 x 760 x 40 cm

巴黎是一個充滿歷史的地方,尤其是上個世紀二十年代,關於那些藝術家、作家、哲學家等人的故事。走了巴黎一趟,為了看一個藝術家的故事,關於這個藝術家看歷史的創作故事。

法國哲學家雅克・德里達Jacques Derrida說電影、科技等媒界都是the art of ghost,而現世間更是「鬼影幢幢」,卡夫卡、佛洛依德及馬克司隨處可見。關於鬼魅的想法,是德里達在一部英國實驗電影中飾演自己(即哲學家)的一番即興對白,現實中他的確寫過一部關於鬼魅的著作 - The Specters of Marx,就是指在柏林圍牆倒下後,馬克思主義在歐洲如陰魂不散,更借用了莎士比亞《哈姆雷特》中的父親鬼魂現身,借喻歷史跟現在的關係,德里達談馬克思《資本論》如同說鬼故般。一直纏繞著歐洲大陸不單是馬克思主義,二次大戰後的納粹主義也是揮之不去。納粹主義一直都是很多德國人,甚至歐洲人的忌諱,不願多提,最好不提。

廣告

1945 年 3月德國戰敗前兩個月,藝術家 Anselm Kiefer 就在這個炮火不斷的時刻出生,或許因為生於戰世,他的作品都跟歷史、神話、德國民族性緊緊扣在一起。納粹德國的歷史是忌諱,Kiefer 用自己身體於重演這段歷史。在巴黎龐比度中心的回顧展,開首就是藝術家以戰爭的虛幻去呈現歷史,Rhetoric of War是Kiefer 早期的半攝影,半行為藝術的創作。Kiefer 穿著父親的軍服在意大利、瑞士及法國不同地方,作出納粹德軍式敬禮。他說要讓自己參予其中,才可以感受歷史。

Varus, 1976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0 x 270 cm

Varus, 1976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0 x 270 cm

廣告

歷史都包含摧毀及破壞的部份,焚書坑儒、文化大革命,都是摧毀性的。Kiefer 的作品中「書」是很重要的部份,他的「書」能承載的遠出於書這個實體概念的容量。他一直希望成為詩人,因此每年都會以不同物料創造「書」,當中物料有照片、紙、泥土、水彩、灰燼,任何承載記憶的物件,Kiefer 都拿來造書,而他的「書」大多是經過火燒焦,就像是文化吧,被人類及所謂的文明進化摧毀。Kiefer 有一部「書」作品名為 Heidegger,整本 Heidegger 被燒至焦炭般,Heidegger 就是德國著名哲學家馬丁・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海德格跟納粹黨有密切的關係,寫下不少宣傳性的文章,一部燒焦的Heidegger,當中的喻意可堪玩味。

Kiefer 對廢墟ruins有種不解的情意,對void有深切的感受。德國在納粹時期的建築都被盟軍炸毀,這部份的歷史證據被毀,Kiefer 將這些在希特拉時期的建築,以廢墟形像重現畫布上,那種巨大的荒蕪與虛空像向觀眾襲來,走不開,逃不過。Kiefer 的作品無論在形體上或者是概念上都是龐大懾人,他的雕塑如建築,在沙塵滾滾、火燒、焊接當中,就是對人類歷史的詩意刻劃及反省。

Kiefer 讀 Robert Fludd ,Fludd 說在地球上的每一棵植物,在天上也有一顆對照的星星。植物、時間、人世間及宇宙萬物在 Kiefer 世界中是互相呼應。他說在森林中會發現歷史,而好幾幅作品中,就是從森林看出自身的民族身份,而「森林」是一個極具德國性的元素,而人跟森林又是如緊密地連在一起,試想像沒有樹木人類會處於那種境地。

To the Unknown Painter, 1983
oil, acrylic and ash on canvas
77.5 x 58.5 cm

To the Unknown Painter, 1983
oil, acrylic and ash on canvas
77.5 x 58.5 cm

“A flower is a dazzling thing, an explosion of life and joy and if we associate it with ash – which is already the product of metamorphosis – we suspend time, by placing the two elements on the same level.”  - Anselm Kiefer

過去、現在、歷史、將來、時間、人類、戰爭、宇宙、大自然,在 Kiefer的創作中就是一環一環不可分割。朋友說 Kiefer 作品的深度及宏大,讓他想起艾略特T.S. Eliot,但我認為才女詩人巴赫曼Ingeborg Bachmann 跟 Kiefer 作品更相襯。

War is no longer declared,

only continued. The monstrous

has become everyday. The hero

stays away from battle. The weak

have gone to the front.

The uniform of the day is patience,

its medal the pitiful star of hope above the heart.

 

The medal is awarded

when nothing more happens,

when the artillery falls silent,

when the enemy has grown invisible

and the shadow of eternal armament

covers the sky.

 

Every Day, Ingeborg Bachmann

過去現在;歷史未來。當中從沒中斷,化作灰飛煙滅,仍然揮之不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