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專訪楊雪霏 簽約環球音樂與發表新唱片

2015/5/11 — 13:24

二月最後幾天的北京,氣溫還是徘徊在攝氏零度上下。由二十多度的香港飛到冰點的北京,真的不能說是立時習慣。我常想,頻繁往來於不同時區、各個大洲的音樂家,怎樣讓身體好好調節?有人會把飛機當是家,將行程填得密密麻麻,密閉的客艙就是放下工作的空間。不過,更多的人是要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楊雪霏在北京宣佈她簽約環球音樂,別有一番意義。問她現在的大本營在哪,她會答是倫敦。可是,她卻一直把北京當是家。「一年我大概會回來北京數遍啦。」今次回來,她只是剛錯過了農曆新年而已:因為之前在曼徹斯特還有演出。會過家人之後,她就與京城各大傳媒記者訪問,一談她簽約環球與她的新唱片。

撥動心弦的唱片

廣告

「要說全球最大的古典唱片公司,環球已經是最大的,所以我能與環球合作,是十分榮幸的事。」她出道後不久簽約 EMI,一共出了五張個人大碟。簽約環球,她正是眺望更遠的錄音事業,在宣佈簽約的同時,已經灌錄好新的唱片。「之前的兩張都是協奏曲,所以今次我希望選一些輕鬆的一點獨奏的專輯,就是撥動我心弦的樂曲。」

和楊雪霏訪問,總會被她的熱情感染。她對音樂的熱情,未必一定在她的演奏上察覺:她的琴風冷靜,情感自然流露。但是,從她甚廣的樂曲,可見她為結他而作的努力。「專輯有一些本來是結他獨奏曲,但好一些是我自己改編的。比如是大家都熟悉的《愛的禮讚》,我就沒有聽過有結他獨奏版本,但這是首很好聽、很受歡迎的曲子。還有中國的《漁舟唱晚》我自小就很喜歡,我也花了很多時間給它改編成獨奏曲。」

廣告

楊雪霏提到,結他的曲子雖然不算少,但重要性始終不如鋼琴、小提琴一般。「彈鋼琴的有蕭邦、李斯特,拉小提琴的有巴格尼尼,奏鳴曲到小曲,就是有窮一生都彈不完的作曲家和作品。結他的作曲家很多,但總是欠缺了像蕭邦、李斯特般的份量。」所以,楊雪霏希望透過認真的改編,拓闊結他的曲目。「改編就是要為原曲加分。」上一張唱片,她把巴赫的小提琴協奏曲都編到結他上去,可說是相當大膽。「好的音樂就是好的音樂。」這是她的哲學。她早前的唱片,甚至把樂譜隨唱片出版,製作精美而且認真。「我就是希望吸引更多沒有彈結他的人聽音樂。聽眾只是接觸結他的機會不多,若然他們聽過之後,大都會愛上古典結他。」

筆者與楊雪霏在北京專訪。

筆者與楊雪霏在北京專訪。

別出心裁的樂曲

《心弦》這張唱片,在英國錄音,發佈會之時,楊雪霏已經完成灌錄和剪接。她首次與錄音監製 Arne Akselberg 合作,她形容這次合作相當順利。「錄音與現場的感覺很不同,要特別照顧在咪高峰聽得出的雜音,壓力也特別大。每次錄音我都要花上特別的心力,但我又特別享受這個過程。」唱片包括的曲目,有德布西與的鋼琴曲,法雅與穆索斯基的管弦樂曲,中國、蘇格蘭的傳統樂曲,也有西班牙作曲家的作品。楊雪霏這樣形容她的作品選:「這些短作品都相當親民,但不落俗套,在結他上也有充份的技巧表現。」

對於筆者而言,唱片的其中一個亮點,是包括日本當代作曲家武滿徹改編的兩首樂曲《恩友歌》與《密戀》。雖然武滿徹的音樂不易欣賞,但楊雪霏認為這兩首作品非常精緻。「他有好幾首作品我都喜歡,這裏選了兩首。他也是當代作曲家中相當結他的其中一人。」發掘樂曲,向來都是楊雪霏的強項。今年十月她更會與英國男高音博斯捷 (Ian Bostridge) 來港一同演出,獨特的男聲與結他組合,演出杜蘭特至舒伯特至布列頓的歌曲。「布列頓的作品是寫給人聲與結他,還有一部叫作《中國歌曲》,我怎不能去演?」回家宣佈新唱片公司,與家人新年短聚,時間不長,卻充滿心思。

不論是唱片還是音樂會,未聽其音,就已經聞到演奏者的心聲。

 

(文章刊於 2015 年 4 月號第 347 期《Hifi 音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