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走一回,開出藝術之途 專訪藝術家 Nicholas Hanna

2015/11/16 — 11:00

展廳牆壁,播放著三輪車在北京胡同行走,留下文字在地上的片段;面前亦有一輛看起來簇新的三輪車,放在白色的路徑上。參觀的人走過,以為作品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個裝置,然而這只是 Nicholas Hanna 尚未激活的法寶。

Nicholas Hanna,原本是一個建築師,2011 年因為工作的緣故,在北京生活兩年,卻在最後八個月創作「水書法器」 (Trike Writer),期間發現自己對藝術設計的興趣,決心回到美國進修,並再創製「泡泡法器」(Bubble Device)。短短五年之間,他由全職建築師蛻變成多元發展的自由工作者,娓娓道來北京走一回,如何成就藝術之途。

「泡泡法器」(Bubble Device)

「泡泡法器」(Bubble Device)

廣告

出生於加拿大的 Hanna,到美國耶魯大學修讀建築之後,順理成章晉身建築界。2008 年,美國經濟受到次按問題引起的金融海嘯打擊,Hanna 選擇到中國開拓建築事業。他以「只好出走」形容當時情況,卻萬萬沒想到,一次出走,卻改變了整個人生。

廣告

北京生活期間,Hanna 積極融入當地文化,尤其對中文字興趣濃厚,「我是一個視覺思維的人,好快就被中文字的造型吸引,覺得中文字好美麗好優雅。」兩年間,他學會用普通話作簡單溝通,甚至能夠書寫中文字,但笑言:「水書法器手字比我好!」

「水書法器」是 Hanna 居住北京倒數八個月時開展的項目,利用 16 個噴嘴和電腦程式,用水在地上書寫文字。他憶述,北京市民在公園用水練字的情景和三輪車來往的胡同,留下深刻印象,故決定要在離開之前,製作一些東西來紀念。

第一代「水書法器」The Water Calligraphy device
(圖片來源: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第一代「水書法器」The Water Calligraphy device
(圖片來源: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完成設計草圖之後,Hanna 親自到當地電子零件市場採購,並特地寫了一張中英對譯的清單,方便與當地人溝通。過程雖然一點也不容易,但四年後的今天,他還是非常回味,「這是探索北京的有趣經驗,見到這城市的另一面,不是遊客平日去的地方。」

作品最終在 Hanna 離開前一個月完成,他高興得在市內四處遊走。事前沒有張揚演出的情況下,路人都被「三輪車寫字」吸引過去,圍觀人數眾多,大家嬉笑吵鬧的情節,寫下 Hanna 北京回憶最美也是最尾的一頁。離開北京的時候,他只是將三輛車鎖在胡同裡,感嘆「運輸太貴了,所以沒法帶走。」

留下來,卻是漣漪的開始。Hanna 回國修讀媒體藝術之際,先後收到北京、上海設計周的邀請。他還記得兩年前,受邀到上海展出時,曾主動聯絡北京朋友「水書法器」是否安在,沒想到它一直在那裡,只是長期暴露戶外,已經風化,無法使用。

「水書法器」 2.0 (Trike Writer)

「水書法器」 2.0 (Trike Writer)

直到今年夏天,無線電通訊研發公司高通 (Qualcomm) 邀請 Hanna 合作,共同開發「水書法器 2.0」。製作「水書法器」的初心如此純粹,到第二代的時候,Hanna 坦言考慮很多,「因為有贊助,一分一毫都得計算清楚。」他形容第一代是比較「原始簡陋」,但意義重大,而第二代卻是巧合,「剛好先接到高通的邀請,之後就收到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參展邀請了,要不然都沒法展出。」

目前活躍於美國洛杉磯的 Hanna,形容現在的生活是由三成藝術、三成網頁設計,其餘做顧問工作組成,坦言「美國想做全職藝術都好難生存」。今日回望看似絕望的北京之旅,帶來影響一生的改變,他都覺得神奇不已。回想當日促成轉變的關鍵,他認為是「地理的轉移,文化的差異,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去做我感興趣的事。」

也許,Hanna 本人也像「水書法器」的運作一樣。三輪車平平無奇,卻因為人在帶動,而寫出了文字;而 Hanna 對藝術的志趣也埋藏在心裡多時,只是海外生活把這點種子激發出來。

第二代的「水書法器」首次在美國聖地牙哥展出,第二站來到香港。繼開幕禮之後,三輛車會先後駛入中文大學、兆基書院、知專設計學院。每場演出書寫的文字都不一樣,策展團隊亦邀請了七名本地創作人撰寫內容,希望每次都能為觀眾帶來新鮮有趣的驚喜。

--

校園巡迴詳情

1.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
16.11.2015 [一]
1130-1630

2.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17.11.2015 [二]
1130-1630

3.知專設計學院 
18.11.2015 [三]
1130-1630

4.知專設計學院 
19.11.2015 [四]
1130-163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