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走過的路 ── 推介《八樓平台X ── 十年祭》節目

2016/12/6 — 10:52

《八樓平台》宣傳設計主視覺。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八樓平台》宣傳設計主視覺。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最近相約朋友灣仔食晏,順道陪他到演藝學院買票。離開的時候,我們總會經過幾個燈箱,又看看即將有什麼好看的節目。從花多眼亂的視覺刺激中,其中一塊簡單淺藍色背景的燈箱,卻吸引了我的好奇。除了是因為舞者凌空跳躍的動作相當亮眼外,更大的原因是節目的名稱 ─《八樓平台》。有時候你不得不相信一些巧合的吸引力。家住八樓,工作的地方也在八樓,於是引起了我的好奇。節目叫《八樓平台》,真的在八樓的平台表演嗎?

查一查資料,十年前,《八樓平台》由香港舞蹈團發起,今年即將舉行他們的十年祭。一開始是希望在香港舞蹈團辦公及練舞的地方,即上環市政大廈八樓,建立一個小型劇場式的舞蹈實驗平台,由舞團舞者作主導,與業界舞者們互相交流。結果反應非常好,加上香港舞蹈界其實對於這類型無壓力的小型舞蹈平台需求很大,策劃人亦認為這平台一定要堅持下去,並開始想像平台由被動到主動,漸漸《八樓平台》邀請非舞蹈團的本地舞蹈藝術家參與創作,去嘗試自己喜歡的舞蹈,同時打開觀眾和舞者們的眼界。觀看今年《八樓平台》的節目,有港日韓台,似乎比以往望得更遠了,把周邊亞洲地區的出色舞蹈創作帶來香港,促使多地具獨特文化背景的藝術家展現舞蹈的力量。

正如這次《八樓平台》的藝術統籌楊雲濤、藝術顧問楊春江和王榮祿,相繼提及《八樓平台》的節目十分多元化。八個節目製作之間取得平衡,多姿多樣中你可以追溯眾多節目的共通之處。而今次港日韓台四地製作中,我們可以看見很多新臉孔,包括舞者們,亦有年青編舞家。他們在自身地區可能已有很成熟的發展,但亞洲地區一直缺少一個平台,讓周邊國家舞者匯聚和互通交流,《八樓平台》就正好填補這空間,探索舞蹈圈未知的境地。

廣告

正如《八樓平台》今年以「X」為策劃方向,代表了配搭或未知的無限可能。這未必由一個模糊的概念出發,反而是由自身的傳統或自己獨特的文化開始,去尋找未來的可能性。對於一向做開大製作的香港舞蹈團,《八樓平台》則負責用小型劇場而且別具實驗性的角度,去探究傳統事物在當代議題裡如何延展下去,甚至發展一套可以和時下眾人溝通、充滿力量的語言。

在此推薦兩個本地舞者有份參與的製作:《拉人Dance》和《下一站彩虹》。

廣告

訪問《八樓平台》藝術統籌楊雲濤先生。

訪問《八樓平台》藝術統籌楊雲濤先生。

關於《拉人Dance》

《拉人Dance》,意指拉着某人,同時其發音近似「獅子」的英文 (Lion),是由一眾舞者在一次討論節目名稱時忽發奇想,結果構思果真成為了這次舞蹈表演的名字《拉人Dance》。

一開始《拉人Dance》只是編舞家楊春江的一個想像。一向廣東舞獅界與舞蹈界都沒有接觸,河水不犯井水,加上一直以來舊社會都會覺得去玩舞獅的人都是「壞仔」、「打仔」,沒有人想過舞獅其實和藝術有關。

腰帶是連繫兩位《拉人》舞者的關鍵。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腰帶是連繫兩位《拉人》舞者的關鍵。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編舞家楊春江一直覺得舞獅師傅的動作很厲害,尤其他們在高樁上的技術。當他們放下獅頭,空手練習二人舞獅,憑住一條腰帶連繫獅頭和獅尾,運用彼此身體的重量、結構和平衡非常講求二人的默契、信任和互相配合。對於楊春江來看,這根本就是技術非凡的雙人舞。傳統我們說雙人舞,很多時候會想起芭蕾舞,而舞獅更特別的是它從我們香港地道文化產生出來的一種舞蹈。當中舞獅的陣法就好像不同的編舞大法,正等待我們發掘這寶藏。於是楊在想,假如可以把舞獅當作舞蹈去欣賞便好了。

要實行目標,楊做了很多資料搜集,邀請師傅為《拉人Dance》舞者們上了八節工作坊,先由傳統音樂節奏感開始。楊表示工作坊是一個整合式培訓。對於舞者,一般時間都甚少有這種音樂訓練。後來楊提出雙人舞的概念,訓練亦集中於雙人獅頭獅尾的互動,如:過背翻騰滾地等。舞者們同樣主動問師傅們何時練習舞龍舞麒麟等,希望有更多機會可以觀摩他們的動作。

這次創作仿如形體劇場,混雜運動、武術和舞蹈,去展示身體技術、耐力和能力,同時可以看到充滿現代性的舞蹈。雖然舞獅是一種傳統技術,但當中全憑對腰帶的感應去接觸、負重或平衡,楊發覺這與西方一種後現代出現的舞蹈:「接觸即興」很相似,動作不靠眼去看,亦不以構圖為重,反而強調透過接觸點,快速地獲得動作的資訊,在即興的互動當中找到很多新的編舞方法。因此,楊認為這二十分鐘的製作《拉人Dance》最精彩的內涵是它既擁有傳統的經典技術,但同時又屬於跨越年代,甚至已經不是就某一時期的特色去欣賞作品。

楊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去介紹人觀賞,其實舞獅有很多好養份,可以被吸收過來,做我們自己的中國舞蹈,更是充滿香港文化特質的雙人舞。」《拉人Dance》讓觀眾、舞者或舞獅師傅知道「舞蹈」與「舞獅」可以配搭在一起,叫人要去期待更多,亦看出新鮮的角度,這正正是編舞家楊春江最想達致的效果。

編舞家楊春江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編舞家楊春江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關於《下一站彩虹》

另一個香港有份製作的節目是《下一站彩虹》。《下一站彩虹》在宣傳單中間特別活潑。背景是藍天,有三位舞者躍起,仿似要跳出框框。

《下一站彩虹》的製作是由日本年青舞蹈團Namstrops,與香港廣為人知的不加鎖舞踊館合作製作的。2015年,編舞家王榮祿在福岡認識了Namstrops。他覺得Namstrops團中舞者們的背景都很特別,他們不是舞蹈訓練出身,反而是在體育學院畢業。對於他們表演的特質,以至他們如何運用身體,把體育轉化成為表現藝術,王認為Namstrops的想法和《八樓平台》的理念很相似。大家都一直追求表演藝術的最高藝術層次,只不過大家會尋找不同的形式,以至享受更切合自己和他人的溝通的方法。

編舞家王榮祿

編舞家王榮祿

於是王榮祿把Namstrops帶到《八樓平台》。他看見Namstrops運用很多有趣而且有創意的身體遊戲。而這些身體遊戲是大人小孩子都可以玩的。透過遊戲的互動,展現充滿羣體性和玩味十足的合作,在大家身體律動中看出彼此的連結點。

《下一站彩虹》的舞者們躍動活力十足,相信表演充滿玩味。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下一站彩虹》的舞者們躍動活力十足,相信表演充滿玩味。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日本人有時嚴肅,有時又很認真,但吊詭的是他們同時間心底裏又好想衝破規範,用荒謬趣怪的方式,擺脫固有想法。王認為Namstrops擁有這兩種態度,既會有對自己的紀律性,同一時間又會有自由開心玩樂的心態。當這兩種似乎相對的原則結合起來,正正就是Namstrops的表演方式,一直叫人期待他們下一步會怎樣,亦讓不加鎖舞踊館的舞者們有很多新的體會,包括怎樣看自己的身體等。這次創作,Namstrops更會與不加鎖舞踊館舉辦親子工作坊「親親彩虹彈跳遊藝坊」,歡迎大人小朋友一同在戶外環境中動動身體,用肢體和運動的語言發展表演動作。

《八樓平台》是一個充滿可能性的開放空間,讓人最感動的地方是舞者們在創作過程中的投入和專注的態度。作為觀賞者,你未必需要事前知道要看什麼類型的舞蹈,相反,當你無壓力不抱有任何預定的想法,而單純想去看看《八樓平台》在搞什麼,可能你會留意到更多與藝術對話的可能。《八樓平台》是一種有機的發展,十年以來一直堅持熱情和信念,再慢慢累積經驗,尋找可行的方向。十年後《八樓平台》會變成怎樣呢?大概還需靠你我支持,方能知道。

舞者們都以體育系出身,並融入體育運動時的肢體動作成為表演元素。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舞者們都以體育系出身,並融入體育運動時的肢體動作成為表演元素。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

《八樓平台X-十年祭》

《八樓平台X– 十年祭》注目亞洲,召集韓國、日本、台灣、上海及香港的藝術家,新舊舞作動:著名編舞楊春江的新作玩轉香港地道舞獅文化、兩隊風格各異的韓國舞蹈組合思伽舞團(Company SIGA) 及瑪珴拉舞團 (Maholra Company)分別將傳統樂舞再建構和扭盡身體語言爆發詼諧幽默;來自日本獨有的「舞踏」和創意無限的港日動能舞蹈、靈感來自北歐神話的台灣丞舞製作團隊國際得獎作;香港舞蹈團舞者袁勝倫及何泳濘新編由遊戲數字延伸的作品。亞洲舞蹈達人遇上本地舞壇之星,炒熱crossover舞蹈大放閃!

節目一

日期及時間:
9-10/12/2016,7:45pm
10-11/12/2016,3:00pm

《休憩人球》        思伽舞團 (韓國)
《拉人Dance》       楊春江及舞者(香港)
《福金/霧尼》      丞舞製作團隊(台灣)
《四面‧十三方》     香港舞蹈團(香港)

節目二

日期及時間:
16-17/12/2016,7:45pm
17-18/12/2016,3:00pm

《0的焦點》         香港 (香港舞蹈團) X上海
《下一站彩虹》      Namstrops X不加鎖舞踊館(日本X香港) *
《子》              瑪珴拉舞團 (韓國)
《風中幻影》(舞踏)  長岡優理(日本)

*此節目與不加鎖舞踊館合辦

上環文娛中心八樓香港舞蹈團「八樓平台」
$200不設劃位 ($100學生票)
同時購買節目一及節目二門票可享七五折優惠

查詢:3103 1806/ [email protected]

*憑門票可免費報名參與舞蹈工作坊*

更多周邊活動,如:演後派對、舞蹈工作坊和圓桌座談,請參考香港舞蹈團官方網頁http://www.hkdance.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