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貼士:藝評人怎樣才不會挨打

2015/5/20 — 14:34

1、不要輕易給出截然相反的觀點。沒有什麼比自相矛盾的評論所暴露的立場和標準的雙重喪失,更讓藝評人丟掉職業尊嚴了。所謂下筆千鈞,理應慎之又慎。

整形醫生與藝評人掐架(編按:挑出來吵架),是一名被哄抬起來的「藝術家」的斯文掃地;也是一名藝評人因為提供截然相反的觀點,遭到評論物件的羞辱。

 

廣告

2、要有「恰當」的忍耐。一群藝評人在同黨遭到欺負後,重新將三年前遭到的冒犯(發言遭到篡改,並整版刊發在當地報章上)對外公開,並且保留「進一步採取相關法律措施的權利」,這就像一群人在餐廳吃飯發現了一隻蒼蠅,忍了三年,等到餐廳成為眾矢之的時,才想到向消協投訴(並且還是保留進一步的權利!)。

這群藝評人選擇了在一個合適的時機,迅速與整形醫生/藝術家切割,不僅不會挨打,還站到了捍衛藝評人職業尊嚴的陣列中。他們忍耐的能力,自然也是藝評人安全求生的抱團智慧。

廣告

 

3、有一點點孤僻,未嘗不是好事。拒絕參加藝術會議,不湊開幕式的熱鬧,反而更安全些。這樣的藝評人除了默默地寫文章,閉門練功,努力以更好的文章與公眾相見外,並不怎麼出去露臉和交際。即使遇到了筆頭上恩怨,面對約架,總可以選擇……不去吧。

 

4、死守本分。如果誰向一名與藝術資本和藝術權力劃清界限,認真、嚴肅地開展藝評寫作的人揮動拳頭,他會付出聲譽掃地的代價(公眾很容易作出道義上的判斷),也會遭到藝評人以及同黨毫不留情的筆伐。

藝評人的文章品質越高,影響越大,他挨打的幾率也會越低,因為動粗的代價太大,正所謂健筆不輸利刃。

 

5、成為一名記者。一名藝術新聞工作者如果也發表刁鑽刻薄的藝評,挨打的幾率相比自由藝評人或機構藝評人也要低一些。一個再二流的新聞機構,也會捍衛職員的新聞自由與權利,並利用媒體平臺將事件放大,讓動粗者付出代價。

機構出身的藝評人則由於與動粗者極有可能有各種私交或恩怨,他們的掐架,會勾連出很多利益瓜葛,反而正邪難分,最終只是豐富下談資,成為八卦藝術雜誌上的一則調侃。

 

6、做個門生型藝評人。因為背後的那些藝術權力榜上的人物,要麼控制某個美術館,要麼掌握了學院的資源,或者是具備影響輿論風向的號召力,他們的「權力」,能夠保障這些門生的安全。稍加推理,多交朋友,多結「善緣」,大抵沒什麼壞處。

但批評走火了,逐出師門,反目成仇,也不是沒有的事。

 

7、不斷加碼閱讀的難度。即便是一篇標題提示貌似要做批評的文章,由於使用大量注釋,並以晦澀的語言和奇異的修辭來行文,再夾雜一些褒貶混雜的表述,甚至都能讓批評物件誤認為是一篇好評。

這樣的老手文章,在時下相當常見,他們不僅能體現「學術性」,對各方而言,也都是沒有攻擊性的,一派「喜洋洋」,很安全,非常和諧。

也不否認有嚴肅認真的好文章出現,但高手過招,即便有觀點之爭,也由於智力消耗太大,都懶得動手了。

 

8、擁有一副洋面孔。如果一名關注中國藝術並且樂於寫作藝評的外籍人士,偶爾來幾篇批評文章,即便寫得差一點,尖銳一些,也不會遭遇粗魯之人的無禮對待。獲得國際藝術界承認的成功想像,能夠讓很多莽夫變得溫良恭謙讓。

 

9、善於「三七開」看問題。懂得像共產黨官員一樣先表揚,然後再含蓄地提出一點自己的看法,是一些圓滑的藝評人能夠做到利益均沾、皆大歡喜的不二法門。但由於這樣的藝評人的觀點既模糊又中庸,不受媒體和讀者歡迎,文章不夠出彩,傳播的範圍自然就非常狹窄。

當然了,這些藝評人最終也會像公務員一樣,過上安穩、安全和平庸的生活。

 

10、用英文寫作。即便要做紅包藝評人,也要看准了物件才做交易,如果要降低風險,倒是可以嘗試用英文寫作,然後將英文原稿交給翻譯去處理,如果出了問題,是翻譯水準差,理解錯誤了,與己無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