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點.談〈金像獎〉

2016/4/5 — 19:06

兩個月前,我寫了一篇叫「金像獎預測」的文章,結語,我話誰人獲獎也沒有所謂,我最想金像獎一掃近年出醜出到國際的頹風。然後,我被人批評犬儒,想《十年》奪得最佳電影,又不敢大力承認。好好反省過後,我維持原判。我仍然認為頒獎禮是一場遊戲。所謂遊戲,不存眨義,是指在前設的規則下,各參與者用盡規則容許的方法爭取勝利。它不是科學般客觀嚴謹非黑即白,也不如運動比賽般以實力及技術作主導(李斯特城真係具備實力及技術),頒獎禮的賽果受太多外在主觀因素影響。例如社會氣氛,例如累積的感情分或稱為同情分,例如電影公司的拉票及動員能力,例如運氣,例如群眾壓力。似選美,其實很難有一個公認的準則來判斷優勝劣敗。不論少數服從多數,抑或靠專業評審一錘定音,總難滿足所有人的口味及期望。故此,我只能當成遊戲看待。一係唔玩,一玩,就要尊重規則,如果賽果在既有規則下產生,只能接受。你可以推翻個規則,但不能推翻由規則而來的賽果。「誰人獲獎也沒有所謂」的想法,基於我只是觀眾,不是投票者,也不是從業員。

不想金像獎再重現近幾年的醜態,卻是另一回事。金像獎代表香港,本人是香港人。當中關係就不用再詳細解釋了。對今屆金像獎頒獎禮,我是非常非常非常讚好。以爾冬陞導演為首的製作單位,好值得獲得更多的讚賞。與「夠膽」頒發最佳電影予《十年》,完全無關。

廣告

1)找來劉青雲一個人作司儀,絕對聰明。一來形像討好,地位高,有壓場感,即使不是口齒伶俐的傳統型司儀,即使偶有犯錯,但觀眾必定體諒。更重要是劉青雲懂分寸,甚至寡言,不會喧賓奪主,也不會自作聰明亂講笑。在星光熠熠的盛會中,稱職的司儀未必可以加分,但已經足夠。結果,劉青雲以獨有的幽默感和節奏,為近幾年大受批評的金像獎司儀成功爭回顏面。

2)以動畫形式講解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評選機制,算是盡量做到深入淺出,有心思,尊重觀眾,也明確指出節目也針對一般電影行業以外的大眾。幾年之前,金像獎統籌還在大大聲話頒獎禮是一個行內人的派對,可以看出中間的進步有幾大。

廣告

3)找林二汶跟A仔聯盟上台,將百老滙院線開場前的短片變成歌舞,有入戲院觀看電影的,會會心微笑。可能會即時熄電話,唔敢踢凳之類。如果請埋C Allstar代表MCL院線crossover,整番條《無間道》片段,可能更見效果。

4)頒獎嘉賓的台詞的確比較冗長,令得獎嘉賓未能盡情抒發得獎感受。或者,因為部份得獎者沒有出席,怕時間太多?又或者,得獎者的得獎感受,實在沒太多亮點?候選者其實應該參考一下里安納度狄卡比奧的準備工作。

5)林雪、田啟文、羅家英頒獎的一段,精彩。一來是放棄叫三位諧星理所當然地講講爛gag,反而在打扮上入手,交待美術指導及服裝造型設計,至少看得出製作人員的心思和誠意。更令我注意的,是田啟文錯誤以為得獎者不在場,代為領獎後,發現得獎者正上台,一臉歉意,並且為自己的錯失致歉。然後,我想起幾年前的司儀或頒獎嘉賓,試過拿幕後工作人員或新人或候選人總知唔係高知名度的自己友來開帶有輕視成份的玩笑。田啟文這一句唔好意思,代表一份尊重,象徵意義很大。

6)由游學修、蔡潔等新血演員介紹最佳電影,有承先啟後的味道。當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演唱者是一個中學生,金像獎實在不可能沒有提攜新進的胸襟。往年的頒獎禮,總令觀眾覺得樣樣事情也講求人際關係,在今屆,這種感覺是有點被沖淡。

7)國內演員,首次登場的春夏,即奪得影后殊榮。有人覺得頒獎禮唔幫自己人例如楊千嬅,或台灣來的林嘉欣,不是道理。這個講法,我最討厭。你話林嘉欣個角色複雜得多難演得多,林嘉欣演出好得多,我可以接受,即使不同意。你話林嘉欣等了好多年,排隊都應該排到,我不可以接受,但至少明白是人之常情。你話春夏的大陸人身份應該影響得獎機會,就未免太矮化香港電影金像獎及香港。情況,一如去年趙薇大戰蔡卓妍,也有人用差不多的理念去支持本地代表蔡卓妍。我會覺得,這班人,會搞到蔡卓妍即使擊敗趙薇,當上影后,也毫無說服力。當然,我明白,無數人,覺得嬴就係嬴輸就係輸,得鬼閒理會什麼公信力。

8)郭富城做影帝,正正是規則下的產品。如果電影公司將白只報名爭奪最佳男主角,戰況會否依然一樣?加強我認為頒獎禮是遊戲的信念。

9)《十年》奪得最佳電影。被指成本太低唔值得成為最佳,只屬笑話,完全不用理會。技術不夠,也可以聽完就算,根本無話過最佳電影只鬥技術,否則,奧斯卡一定係《Mad Max》啦,使乜投票?至於藝術程度不足,也虛無到無法討論,你話《刺客聶隱娘》先算藝術,難道《十年》反映時代反映社會不算藝術?然後,有人批評《十年》獲獎只是普羅大眾用來打飛機,當編劇查問可唔可以提及「十年」兩個字,當得獎者話多謝金像獎「敢」頒獎俾《十年》,根本是應該悲哀多於值得高興。我就當是打飛機,現在是有人出錢利誘你唔好打,或者出力綁住你手手腳腳唔俾你打,或者恐嚇你一打就會斷J,都仲有班人死都要打。是一種表態,是情緒化,是政治化。幾時唔係?我會為他們的勇氣而敬佩,也會享受打飛機一刻的快感。貼地一點,在重重困阻中仍然堅持做認為應該做的決定,真係不容易的。

10)最後,強烈建議唔好再搵模特兒選最佳衣著獎啦。模特兒只係識著衫,未必識揀衫著。於是,年年都揀個莫名其妙的。或者,是模特兒唔會願意揀個實至名歸吧。今年,點會唔係文詠珊呀。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