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半入塵埃》在生與死之間

2019/1/18 — 12:33

若說「八旬老翁殺妻案」是近來城中悲歌的一種極致體現,相信亦無人提出反對。這對老夫妻到底在幾年間共同經歷過甚麼、面對過甚麼,到最後以殺死妻子作為困局出口為她「解脫」,我們實在無法想像箇中可怖。天邊外劇場正正在這個時間,即將演出以「死亡」作為主旋律的戲劇作品—— 《半入塵埃》Requiem。

真 · 死亡邊緣的創作

2018年是憂傷的一年,很多偉大名人、我們愛惜的朋友都離開了,霍金、高錕、金庸、劉以鬯、鄒文懷、藍潔瑛、盧凱彤…… 不忍數算卻也無法忘記這些名字。導演陳曙曦也察覺到這一些,同時亦發現身邊有一些認識的人也相繼遠去。死亡,尤其在華人社會當中, 是如斯的敏感忌諱而卻又必須面對及經歷,還有能力尚在呼吸的我們又應該如何正視及思考?縱然曙曦早在十多年前就認識《半入塵埃》的這個劇本,感受到2018年的這些,他認為是時候在一片混沌的亂流中,讓劇本呈現於舞台之上。

廣告

《半入塵埃》Requiem的劇本是以色列編劇Hanoch Levin漢諾赫 · 列文二十年前於病榻中的最後一個創作,明知自己罹患絕症即將不久於人世,仍堅持親自完成劇本及執導演出,爾後就已撒手塵寰,真正位處於最接近死亡的邊緣界線,現身說法「擁抱死亡」。

故事改編並結合自俄國作家契訶夫三個短篇小說《在峽谷裏》、《苦惱》和《洛希爾的提琴》:大國裡小鎮中的一個棺材匠與老妻子相依為命,身邊的一個一個小人物卻每每面對死亡—— 年輕的母親抱著垂死嬰孩尋找生機、老馬車伕強忍喪子之痛苦無宣洩出口…… 最後死亡也來到棺材匠自己頭上,在他妻子快要駕鶴歸去的時候,才赫然想起大半輩子的種種,驚覺要為老伴親造一副棺材,亦無可避免慢慢想到自身的終點。

廣告

誰的安魂曲?

劇本名為Requiem,意思平平白白就是「安魂曲」。安魂—— 給逝者最後的安息祝禱。曙曦沒有直接選用「安魂曲」作為劇目,反與演員馮祿德為其取了一個富詩哲味的名字《半入塵埃》。「半隨流水,半入塵埃」,本來不正是花謝花飛、紅消香斷嗎?然而未知生焉知死,編劇在死亡邊緣為劇本蠶絲吐盡。死者已矣,生者呢?

梁祖堯、湯駿業和陳頴璇在劇中不是任何小人物,反卻是當上了天使。梁祖堯提到他也一直隨著排練而有不同的思考,與第一天進入排練場已經大有不同。問到劇中飾演棺材匠的馮祿德他本身如何看待死亡,他馬上雙目有神剛勁有力拋下兩個大字: 「棹忌」—— 他一直非常「積極逃避」死亡,談也不談、不思不想、避之則吉。他寧把精神心思放在他熱愛的演戲工作等等各樣,要不是剛好要演出這個劇本,要不是又剛好飾演這個一直面對死亡的棺材匠,關於死亡的一切思考討論,絕不出現在他的世界當中。

放諸香港,這個想法可能是非常普遍。工作繁重生活逼人,政治也好經濟也好社會也好階級也好,種種環境已經足夠讓大多數人感到乏力無奈。工作、收入、個人、家庭、買樓(或買不到樓)、孩子教育、健康醫療、退休年老…... 無一不是問題。在生活與生存之間已經有太多事情需要處理,又或有太多事情提不起勁處理、甚至根本束手無策毫無辦法處理。作為城市中幾百萬人的一粒小塵埃,「生」已經夠難,還如何「想死」?然而這正是為何曙曦選擇在這個時間把《半入塵埃》的劇本搬上舞台。

生與死之間

編劇列文作為以色列的戲劇代表人物,不難想像到他的創作都包含了以色列的連年戰火、複雜背景及社會狀況。原著契訶夫的故事在眾多小人物遊走於死亡之間,刻劃的是生者在大環境下的困局;然而在《半入塵埃》當中,編劇真正談到的不是死亡與哀歌,更多的是生命、更甚的是人性觸及。

關於如何面對死亡,曙曦卻明言《半入塵埃》不會為大家提供任何答案。剛好相反,故事中眾多的小人物一再面對不同的疾苦困局,在面對、逃避、擁抱、等待「死」的過程當中,以不同的角度映照出「生」。不在以色列卻放在香港又是如何?也許從劇場走出來的每人才有一套獨有的見解;棺材匠的最終結果,馮祿德沒有明言,但他本人對於死亡的「棹忌」,是避之則吉還是另類的積極人生,誰又說得準?

天邊外劇場《半入塵埃》 (Theatre Horizon Presents REQUIEM)
編劇:漢諾克‧列文 Hanoch Levin (以色列)
導演/翻譯:陳曙曦
主演:馮祿德、區嘉雯、邵美君、喬寶忠、梁祖堯、湯駿業、陳頴璇、高棋炘、黎濟銘、郭小杰
日期和時間:
2019.1.26 - 2.2  8:30pm
2019.2.2 - 2.3    3:30pm
地點:大埔文娛中心黑盒劇場
Event: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54356212019109/
訂票:http://www.urbtix.hk/internet/zh_TW/eventDetail/37319 / 5401 6768 (天邊外劇場)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