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亞之旅

2018/5/17 — 11:35

Anupama Kundoo 的現代建築Wall House。

Anupama Kundoo 的現代建築Wall House。

今年一月,隨著MoMA C-MAP 研究小組去了一趟印度參訪。兩個星期從南到北,走訪了孟買(Mumbai), 班加羅爾(Bangalore), Pondicherry, 德里,Chandigarh, Jaipur, 並且也參加了位於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C-MAP 在地的調研旅行是讓研究小組的人可以與當地藝術家美術館交流的機會。藉由參訪在地的藝術家,美術機構,讓團隊更熟悉當地藝術界現況。由於這三年C-MAP 亞洲組的研究重心移到南亞,因此團隊已經多次到訪印度,與當地的藝術界建立連繫。另外,這次成員有來自建築部門,繪畫雕塑部門的策展人,有負責國際項目的,我代表教育部門,所以參訪的主題多元。不僅限於視覺藝術的美術館參訪,藝術家studio/gallery visit,也拜訪了歷史古蹟,例如神秘靈修建築Auroville,Anupama Kundoo 的現代建築Wall House,或者法國建築師柯比意所設計的Chandigarh城。

法國建築師柯比意(Le Corbusier)所設計的Chandigarh城。

法國建築師柯比意(Le Corbusier)所設計的Chandigarh城。

廣告

Chandigarh一所藝術學校裡的素描課。

Chandigarh一所藝術學校裡的素描課。

廣告

精采緊湊的行程讓第一次到印度的我,能在短時間裡了解風土民情,對於當地藝術脈絡有初步的理解。在旅程中最意想不到的收穫,是得以近距離的看見策展人如何與藝術家,畫廊打交道。又或者看見各個館長們如何培養與當地收藏家的關係,並且結識來自Tate, Para Site 的參訪團。

Jaipur 古城,目前被改裝成雕塑公園。

Jaipur 古城,目前被改裝成雕塑公園。

Jaipur 古城,目前被改裝成雕塑公園 (真的讓我覺得和台灣有像,都喜歡在古蹟裡面擺藝術品)。

Jaipur 古城,目前被改裝成雕塑公園 (真的讓我覺得和台灣有像,都喜歡在古蹟裡面擺藝術品)。

由於我在MoMA的負責教育部門策略規劃,以前也在台北當代館時也是做藝術教育。所以我特別有興趣了解,在印度這樣貧富差距極大,語言眾多,加上種姓制度的複雜國家,藝術是如何被傳播的呢? 更重要的是,在旅途中,我不斷的提醒自己,必須要拋下MoMA的思維及觀點,才能夠用誠心謙卑的態度,瞭解因著當地錯綜複雜的歷史脈絡所孕育出獨特的藝術體系。

在我參觀印度的多個機構,"提供民眾動手作的機會",顯然是一個普遍的教育方式。比如說位於孟買的Chhatrapati Shivaji Maharaj Vastu Sangrahalaya (CSMVS) 美術館與大英博物館合作策畫的 "India and the World: A History in Nine Stories" 展覽裡,便設計了一個"作印章"的活動。讓人們選擇孔雀王朝阿育王紹書中的刻文,作成個人化的書籤。又或者在北印度Jaipur的Jawahar Kala Kendra藝術中心裡的建築展 "When is Space?"。在展覽中,設置了根據Charles Correa的設計概念所設計的九個活動台座,讓民眾藉由重新堆疊積木,了解建築師的設計概念。

孟買的Chhatrapati Shivaji Maharaj Vastu Sangrahalaya (CSMVS) 美術館與大英博物館合作策畫的India and the World: A History in Nine Stories”展覽裡,便設計了一個"作印章"的活動。讓人們選擇孔雀王朝阿育王紹書中的刻文,作成個人化的書籤。

孟買的Chhatrapati Shivaji Maharaj Vastu Sangrahalaya (CSMVS) 美術館與大英博物館合作策畫的India and the World: A History in Nine Stories”展覽裡,便設計了一個"作印章"的活動。讓人們選擇孔雀王朝阿育王紹書中的刻文,作成個人化的書籤。

在北印度Jaipur的Jawahar Kala Kendra藝術中心裡的建築展 “When is Space?’。在展覽中,設置了根據Charles Correa的設計概念所設計的九個活動台座,讓民眾藉由重新堆疊積木,了解建築師的設計概念。

在北印度Jaipur的Jawahar Kala Kendra藝術中心裡的建築展 “When is Space?’。在展覽中,設置了根據Charles Correa的設計概念所設計的九個活動台座,讓民眾藉由重新堆疊積木,了解建築師的設計概念。

更令人驚喜的是,在印度或者孟加拉看到與民眾互動的項目,比起美國的美術館更加靈巧,不受理論框架的束縛。它們巧妙的利用 "遊戲" 作為引子,讓民眾感到有趣,進而願意多花一點時間觀看作品。例如,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看到的兩個項目,都是利用童年時代的遊戲。一個是類似像小時候玩的"東南西北"道具,在每一面上,有著簡單的問題,讓參與遊戲的人,有停下來想作品的機會。又或者在現場由穿著 "Ask me about the art" 的工作人員所帶領的小遊戲。先是矇住一個人的眼睛,然後由同伴帶著他到一件作品前,描述給他聽作品的影像,最後解開眼罩,比照這幅畫真實的樣子與想像中的差別。這些簡單的遊戲,都是非常簡單有趣,卻十分有效的手法。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在現場由穿著” “Ask me about the art” 的工作人員所帶領的小遊戲。先是矇住一個人的眼睛,然後由同伴帶著他到一件作品前,描述給他聽作品的影像,最後解開眼罩,比照這幅畫真實的樣子與想像中的差別。這些簡單的遊戲,都是非常簡單有趣,卻十分有效的手法。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在現場由穿著” “Ask me about the art” 的工作人員所帶領的小遊戲。先是矇住一個人的眼睛,然後由同伴帶著他到一件作品前,描述給他聽作品的影像,最後解開眼罩,比照這幅畫真實的樣子與想像中的差別。這些簡單的遊戲,都是非常簡單有趣,卻十分有效的手法。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看到的兩個項目,都是利用童年時代的遊戲。一個是類似像小時候玩的"東南西北"道具,在每一面上,有著簡單的問題,讓參與遊戲的人,有停下來想作品的機會。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看到的兩個項目,都是利用童年時代的遊戲。一個是類似像小時候玩的"東南西北"道具,在每一面上,有著簡單的問題,讓參與遊戲的人,有停下來想作品的機會。

這次的印度參訪之旅,讓我看見了在沒有充裕資源時,卻有不同創意的藝術團隊。我常常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在不同地方的美術館工作,不論是古根漢的策展部門,台北當代館的教育、推廣,募款部門,或者到MoMA的教育部門,這樣的跨部門,跨文化的經驗讓我親身感受每個機構的長處及限制,也因而激發了我想要做美術館策略的興趣。想要為我工作的美術館,針對當地的體制、民眾以及階段性的目標,設計出有效的運作模式,支持美術館從業人員有更好的環境發揮他們的創意。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的藝術家講座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的藝術家講座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會場內搭建的教育工作坊場地。

在孟加拉的Dhaka Art Summit 會場內搭建的教育工作坊場地。

(原文刊登於 At the Museum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