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一> 序幕

2016/5/26 — 12:05

序幕

說起「印象派」,大家腦海中都會想起莫內(Monet)那幅跨越時代的「印象,日出」(Impression, Sunrise)。究竟什麼是「印象派」?這個派別究竟有何特質?「印象」這個詞語從何說起?這當中實在是大有故事。

Claude Monet, Impression, Sunrise, 1872. Oil on canvas.

Claude Monet, Impression, Sunrise, 1872. Oil on canvas.

廣告

一、印象派出現於十九世紀中期至下期,在當時的法國絕不是主流畫風,而是受到各方批評、並頗具爭議性的新派藝術。當時的法國藝術以由國家牽頭的藝術學院為首。藝術學院早於十六世紀的意大利出現,當時年輕的藝術家若想修習藝術,都會按照傳統規矩跟隨個別的師傅成為學徒,但這就容易造成藝術家接受不一致、不正規的藝術教育,特别是有關美學、歷史、藝術理論等等的研究。學院成立的原意就是希望藝術家不論在繪畫、雕塑、音樂等方面都可接受統一的教育,以補充傳統拜師學藝的不足。學院在歐洲漸漸盛行,最後更由私立營運演變至國家營運,讓學院帶領一個國家的藝術風氣。

廣告

二、

Francois-Auguste Biard, Four O’Clock at the Salon, Salon of 1847. Oil on canvas.

Francois-Auguste Biard, Four O’Clock at the Salon, Salon of 1847. Oil on canvas.

Gabriel Jacques de Saint-Aubin, The Salon of 1767. Watercolour and gouache.

Gabriel Jacques de Saint-Aubin, The Salon of 1767. Watercolour and gouache.

為藝術教育奠定了標準和基礎後,藝術學院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為畢業生籌謀出路,建立他們的知名度。自十八世紀初開始,學院每年或每兩年就會舉辦一件盛事:沙龍藝術展(Salon),如同為學生舉行畢業展。一個藝術家往後的事業,就是直接取決於這個藝術展。

1725年,法國政府在巴黎羅浮宮首次舉行Salon。Salon用盡展覽場地的每一串位置,鋪天蓋地展示所有藝術品,最高峰期間展出數以三千多幅作品。由於當時並無公開大型的商業市場作藝術品交易,Salon自然成為讓公眾認識新晉藝術家的重要門路。Salon不是商業市場,不會容許有買賣進行,因此整個展覽不會列明作品的價錢,但會在藝術品下提供該作者的聯絡資料,讓公眾可私下拜訪該藝術家的studio。

沙龍既是公眾與藝術家溝通的橋樑,更是當代頂尖藝術的象徵,擔當著帶領一代藝術標準的重要使命,因此藝術家不但希望可以籍此維生,更重要讓其作品可以得到認同,成為頂尖藝術的一分子。

問題是,是不是所有作品都能在沙龍參展?絕非如此。學院壟斷了沙龍的審核委員會(jury),而該委員會對藝術品的審批有極度嚴格的要求,基本上一個藝術家的前程凶吉,就是取決於這個審核委員會!

三、然而,委員會只是第一關,即使排除萬難打入了沙龍展,還得公開接受各方尖銳的評頭品足。藝術評論(art critiques)自十八世紀中期已廣為公眾閱讀。到了十九世紀,只要是具一定地位的報章或刊物,都總會預留一個專欄給一年一度的沙龍藝術展。藝術家因評論而成名,而藝評人(art critics)也因深刻的評論與作品一樣流芳百世。沙龍藝術展一連六個星期,種種輿論在街頭巷尾、報章雜誌之間迴響不絕,是當時的城中熱話。

然而總有些作品,可以超越這六個星期的壽命,甚至即使沒有出現過在沙龍,也得以在這個花枝招展的藝術展中一枝獨秀、流芳百世。

四、說到這裡,若以為跨時代的印象派在沙龍中大獲好評的話,可就大錯大錯。自1860年起,有數十位師承藝術學院的年輕藝術家向審核委員會提交作品,希望可以在沙龍展中大展拳腳。

這批藝術家的作品新意盎然,卻被委員會一一拒絕參展。1863年,為顯示委員會是公平公正,拿破崙三世破天荒地舉辦了「被拒絕參展的沙龍」(Salon des Refusés),將所有當年被委員會拒絕參展沙龍的作品一一公開,一切美醜功過,由大眾評說。不出所料,此藝術展比正式的沙龍吸引更多觀眾入場!但與此同時,這批作品卻招來各方的嘲諷與狠批,當中尤以馬奈的「草原上的午餐」(Luncheon on the grass)最為「驚嚇」,而馬奈,就是這批年輕藝術家最為仰慕的「領袖」。這一下的打擊,就如巴掌般狠狠搧在這班年輕人的臉上……

接下來的幾年,這批藝術家的作品一一被沙龍委員會打回頭。直到最後,眼見沙龍無望,這批年輕人一於放棄沙龍,毅然組織小眾藝術展,以藝術先鋒自居!

一個只有數十人參加的小眾藝術展、一班被遺棄的藝術家、一批無人問津的作品,揭開了一個新派畫風流芳百世的序幕。

未來數星期,藝趣談將與大家一起追尋印象派的故事。

--

參考書籍:

Chu, Petra ten-Doesschate. Nineteenth-Century European Art. New Jersey: Pearson Education, 2006.

原文連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