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坪輋,看美麗的在地藝術

2016/2/24 — 16:30

第二屆空城藝術節,委約藝術家在坪輋一帶,不大不小的範圍,創在置於戶外空間的藝術作品。總數14組作品,連同去屆尚留在閒置的坪洋公立學校內作品,共17組,悉數看完,是一段個多兩個小時的散步體驗。觀眾除可選擇參與散步導賞團,從導賞員口中得知部份作品的創作背景,更閒適的觀看方法,可能是拿著場刊中的地圖,尋找路徑,甚至一邊迷路一邊與作品相遇。

近兩小時的體驗,看到的既是作品,也是—片香港綠化帶的光景。作品特意在閒置與近乎被忽略的地方上豎立,也是為了讓人重看這些空間沒有過度被開發的美好。在本屆藝術節,不少藝術家的創作意念,均貫徹一個不謀而合的主題:它們的作品讓環境中更多的元素「顯現」了,讓人對熟悉的環境「看」得更多。

謹在此先介紹7組,也即今屆藝術節中一半的作品,邀請大家親身去坪輋走走,尋找它們。

廣告

離開第一屆藝術節的場地坪洋公立學校(內有5組作品),走進小路,兩旁是閒置多年的農地。一位村民跟我們說,他曾在此務農多年。藝術家黃福權把曾在京都府京丹後市八丁浜沙灘海濱公園實踐的在地作品(「聽在」聲音藝術節2014作品),「移植」到坪輋。三組裝置組成的《坪輋空境》,分別讓觀眾以兩種不同的聚焦角度,更用心去聽和去看附近的環境。

廣告

在該作品旁的是《可能佔地》樊樂怡研究過政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大綱,得知足下的土地差點成了特殊工業區。聯想到這平行空間,她創作了構成把草地框住的四角裝置,劃出了一座工廠可能佔地的面積。藍色網既是附近農田把地框起來時用到的物料,也是工地偶有使用的物料。

離開在地圖上暫名為「村落空間(一)」的地帶,漫步至「九記士多」附近的小巴站及巴士站(也即大部份訪客下車的地方),會遇上林兆榮的作品《巴士站長椅》。意念直接,藝術家提醒我們,要介入公共空間,可從人們已由下而上進行中的模式入手。林兆榮的長椅送給坪輋最多居民上落車候車的巴士站,這個巴士站本來已擺滿居民帶來的椅子,當中不少都已破舊損毀。林兆榮製作的新椅子,作品自然成了可「永久保存」的公共藝術。他所有的物料,就是村民親手種植而得的竹子。

巴士站對面的遊樂場,長期空置,在內玩耍的孩子甚少。吳家俊在內創作的《稻草神獸》,並非已完成的作品,而是他帶領小孩(和家長!)在這遊樂場的遊戲。八個家庭,跟吳家俊一起讀關於怪獸的繪本,一起構想心目中守護坪輋的神獸,是什麼模樣。觀眾走進遊樂場,要麼遇上這八隻半完成的神獸,要麼遇上這些家庭趕工中。這些神獸將在藝術節的閉幕巡遊中被「放生」!

從遊樂場旁的路前行,經過元下村,不久就遇上廣闊的天地,眼前是珍姐「珍記農場」的田地。李雪盈的作品《坐低睇風景》,也啟發自與珍姐的閒聊。藝術家原深感來到鄉郊地方,「過客」的感覺很重,想製作一組作品讓大家都可坐下和停留,不只一直在其中步行。她問珍姐,哪兒風光最好,珍姐答「小花小草也很美」!李雪盈就想到,何不把小草也帶到讓人坐低的裝置上,也開始為珍姐的農思除雜草,給雜草一個新家。

在荒廢的田地上,可跟黃振欽的作品《異物 . 氣息》相遇。黃振欽也是因為跟珍姐閒聊,休息時發現了早被遺棄的舊日農具。這筒狀器具,原是用來在已摘去韭菜的泥土上種出韭黃的,唯現時這樣種植成本效益不夠好,辛勤下田的珍姐近年已放棄使用這方法。黃振欽把它們作現成物,鋪列在荒廢的農地上,看來就似一排排的煙囪。藝術家利用在坪輋生長的植物,製成手工香,燃燒出在地的味道,改變了這舊日農具的功能。

站在這作品旁望向遠方,可看到羅文樂梁梓豪的作品《香圳瞭望塔》。站在珍記農場,可清晰地看到深圳的天際線與最高的大廈,藝術家們由此開始,讓我們思考中港邊界之間,我們站立的這片綠化帶和緩衝地帶。在一段長時間裡,邊界的意義與港英政府嚴防偷渡者劃上等號,守護邊界的瞭望塔就有防衛的意義。過去二十年,中港關係翻天覆地,邊界的意義不再一樣,藝術家再造了一座瞭望塔,讓我們遙望邊界,看到這種脈絡——他們還把一些探討邊界歷史的著作帶到塔上,讓觀眾可在內閱讀。

 

---

想親身去看這七組作品,以及另外還未在此介紹的作品,就別錯過今個週末最後兩天(27/2 & 28/2)的第二屆空城藝術節了!

 

藝術節詳情:

https://emptyscape.wordpress.com/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9865772376478/

藝術節懶人包

http://on.fb.me/1L5I7KV

 

* 所有需預先報名節目已額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