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年》馬琼珠個展@Exit Gallery

2015/2/26 — 13:18

【文:阿三】

一、是第一批佔領抗爭過後藝術家以作品回應雨傘運動的展覽。運動熱情退卻,如何沉澱心神,思量將來?Ivy 作品裡的微觀、感性與沉思特質,或者是其中一種介入大議題的方法。

廣告

二、以人為本,關心個體,在其感受,在其想法,在其曾經的存在。Ivy 在佔領期間拍攝了參與運動的學生相片,並跟他們傾談。是議政,是關懷,是閒聊,或是東拉西扯,作品並沒有告訴我們。作品遺留下來的,是一種記憶,一份感受,是佔領過後回復正常的一種殘影。歷史感,一直在 Ivy 近年作品縈繞。過去的影像來自電影、來自歷史圖片,而今回則來自她親手的拍攝。或者是影像來源的分別(間接的截取,與以相機直接的拍攝),作品內含的時間距離感覺相對較短。(作品日期是 Ivy 完成該作品的日期,意義不大,頂多作為命名這件那件的編號。)

廣告

三、放大了近乎黑白的證件相片影像,完全是殯儀靈車照片的樣式,或是警方透過 CCTV 截取匪徒容貌的畫面(我想起大賊葉繼歡),及研究員把新聞報道圖片黑白影印存檔的文件影像。是死亡(逝去)、是通緝(秋後算帳)或是保存(歷史檔案)的暗示,相信決定於觀眾的立場。惟不能否定的是,大是大非的社會躁動下,人(學生)的而且確曾經存在,曾經為所有人的將來付出過。

四、畫廊原有的一排窗,是 Ivy 決定圍封的。不再見到戶外,不再見到陽光,密室的感覺更為強烈。雖然,我們習慣在不見天日的白盒子觀看作品(或者生存),而畫廊本身空間挺大,但相比於我們對過去 Exit Gallery 的印象,現在是多了一份侷促感,卻不是壓迫感。(忽然,我想到商廈工廈裡的靈灰閣。)

五、我一直沉醉於 Ivy 在電腦輸出影像上的擦、刮或塗鴉。她把影像上的「資料」減退,刮擦的動勢除了因應影像的輪廓,也基於甚麼呢?是她身體的習慣,還是一種情緒的渲洩?(不過,這批作品製作時間並不長,沒那麼多時間讓情緒發酵。)影像資料在減,但越減力量似乎越大,越模糊越教人想多看,越想走近局部觀察,以及提問。至於加在上面的點,彷彿是把解像度差的影像刻意放大後出現的躁音 (Noise)(相信與過去從電影提取的影像有關)。這是種干擾,還是說不清的話語?而那些塗鴉般的線,則在這批作品較少出現。線與點的添加,背後動機不一。點相對有意識、理性及規律;線則偶發、主觀而隨性。(不會是Ivy女兒的善意參與。)

六、至於甚麼時候擦出界,點在框外,又相當耐人尋味。或者,踰越框架,是告訴你人肉加工的存在,而人非機械,不是你說 power off 就能停止,回復正常的絕對操控。

 

(展期至 2 月 28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