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參與式劇場,其實要解放的是⋯⋯

2018/10/15 — 18:13

圖片素材來源:Lotte van den Berg, 《Building Conversation》、Peter Handke, 《Offending Audience》

圖片素材來源:Lotte van den Berg, 《Building Conversation》、Peter Handke, 《Offending Audience》

宏觀西方戲劇的歷史,由19世紀以演員為中心,到20世紀的導演劇場,及至21世紀被稱為觀眾的時代。參與式的劇場作品百花齊放,觀眾在藝術作品的位置,由接收者變成參與者,甚至作者。這一轉變跟大環境如科技及社交媒體的演進,有密切關係:當參與變成常態,要觀眾被動地全然接收作品訊息的想法,變得過時,亦不可能。可參與式作品並非當今獨有,20世紀初的藝術家創作的出發點,很大部分是對抗不平等的政治體制:參與式作品從根本上去破壞劇場的固有觀演關係,觀眾不單只觀察,更要行動、反思及批判。劇場成為了社會的預演室,擴闊共同體的想像,實驗不同民主制度及意識形態的可能。

布萊希特的疏離效果,正是要鬆動觀眾被動的接收者位置。通過打破第四面牆、說書人講述故事,或模糊時地人的戲劇結構,來提醒觀眾要適時抽離。並檢視劇中角色的階級及背景,拉回所身處的年代作比較。而60年代的劇作家Peter Handke 的《冒犯觀眾》更徹底地激發觀眾反思劇場為何物。作品拒絕任何故事情節,演員直接與觀眾對話,讓觀眾察覺自己身在劇場之中。觀眾雖然沒有直接參與行動,作品仍然是以一種表演的姿態而成立,但兩者都以挑戰固有的觀演關係為出發點:觀者不能再置身事外。及後受行為藝術、客賓來(Happening)及關係美學等影響,劇場的定義被拉闊。而人類學及社會學也擴充了對於表演性的理解,指出日常生活中充滿著扮演的成份,由職業、階級、性別、種族到選舉政治等。表演性成為扭動社會結構的切入點,劇場自然成為社會實驗的最佳試驗所。加上90 年代Hans- Thies Lehmann 所定義的後戲劇劇場,更要求觀眾成為作品的共同創作者。以上種種思潮激盪,催生了新一波的參與式作品,藝術家不斷將觀眾的位置愈推愈前。

英國Jeremy Deller的《奧格里烏的戰役》邀請了一千人參與,重演1984年的礦工示威。除了奧格里烏的市民外,當中250人為當年示威的礦工。 藝術家藉重演,邀請參與者去反觀當年的經歷,將過去的歷史連結現在。德國Rimini Protokoll的《100%城市》,邀請了100位素人參與的劇場作品。每次都以製作的城市為基礎,根據當地的人口普查紀錄濃縮成為100人的單位,演出以問答遊戲的形式呈現。以上藝術家將參與者納入去表演當中,成為演出的主要部分。而取材自如卡巴萊(cabaret)等大眾娛樂,較為直面公眾的互動參與有 Marc Gabriel的《Ajima》,因疾病而身體扭曲的舞者Maija Karhunen 向觀眾要求,借出個人物品用於舞蹈之中;Katy Dye的《BABYFACE》再現當代戀童現像,邀請觀眾幫忙餵食如少女的表演者,如照顧嬰孩一樣; 《The Talk》中,Mish Grigor 邀請觀眾上台朗讀她訪問家人後,所整理有關性事的對話。以上藝術家以推倒為目的,作品藉參與去拉近作品與觀眾的距離,認清生活的荒謬。 另外一批作品,則期望利用參與形式,去建立溝通的可能。例如Sarah Vanhee 的《Lecture For Everyone》,不作預告地闖入如銀行、學校、教會等會議及聚會,用15分鐘演講形式去跟陌生人討論藝術。Lotte van den Berg 的《Building Conversation》則邀請參與者進行一個5小時的旅程,他們答應以不同的溝通策略,如眼神交流或沈默不語,或如蘇格拉底的長篇偉論等去交流,探討人與人溝通的困難與共存的可能。

廣告

參與方法眾多,難以一概而論怎樣才算是參與式作品。以上唯一的共通點是,若作品沒有了參與者,就不能成立。而互動的程度,未必是最重要的分野。主題公園的參與度相當之高,但其目標以娛樂大眾,忘憂為主,製造虛假的參與。予筆者而言,只是消費主義將任何反動行為收編的結果。今次《像是動物園(二)》將參與的指示減到最低,觀眾隨意在各個熟悉的場景遊走探索。演員/觀眾再分不清,誰是看與被看,誰是怪人誰是正常難以二分。看似參與為次,觀看為主,可是團隊正是挑戰我們日常對他者的觀察與定型。因此,觀察正是行動的本身。洪席耶的《解放觀眾》拒絕觀看=被動,行動=主動等二元化的分類。觀察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亦是學習的起點;沒有任何一種媒介或方法是最佳。要解放的其實是藝術家對觀眾的想像:應相信每個人都能解讀作品,建立自身意義,觀眾有成為解讀者(interpreter)的能力。

何謂參與式的作品,非在乎互動的多寡,而在其目的。21世紀的今天,行動變得愈來愈分散,個體的力量變得微弱,那當代的共同體如何構成?怎樣做才有改變?藝術作品中的參與,會否淪為一種安慰劑,補償生活中的無力感;還是,有可能擴闊觀眾對彼此的想像,對世界的重新理解?

廣告

——

「新視野藝術節2018」節目「像是動物園 二」

日期:2018 年 10 月 25 至 30 日
地點:香港醫學博物館
場次:

25,28-30/10/2018 (四、日至二 Thu & Sun-Tue) 
7:30pm / 7:45pm / 8:00pm / 8:15pm / 8:30pm
[節目時間至 9:45pm]

26-27/10/2018 (五及六 Fri & Sat)
6:00pm / 6:15pm / 6:30pm / 6:45pm
[節目時間至 8:00pm]
9:15pm / 9:30pm / 9:45pm / 10:00pm
[節目時間至 11:15pm]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54835241330287/

☛ 購票時需選定進場時間。買票後,進場前,請完成此心理測驗:
www.orleanlaiproject.com/zoo2_test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