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又有如風的變幻  —  《We Are Like Air 活著如風》攝影展:外藉家庭傭工的動人日常

2018/12/17 — 16:00

圖左:Xyza Cruz Bacani

圖左:Xyza Cruz Bacani

有一條本土味濃的 IQ 題:周日哪裡最多菲律賓人?

秒答「維園」。

錯。答案是菲律賓。不得不佩服小題背後,捕捉到一種香港獨有又有趣的城市面貌。

廣告

周日聚集在維園的菲律賓人,大多數是來港謀生的外傭(外藉傭工),而這些外傭還有來自印尼、泰國等地 。翻查數據,想不到香港來港外傭總人口為數已逾37萬,服務著近28萬個香港家庭的起居飲食。但我們對這群與我們一起生活和居住的「外來自己人」的認識又有多少呢?

《 We Are Like Air 活著如風》展出來自菲律賓的香港外傭 Xyza Cruz Bacani ,拍攝外藉家庭傭工日當生活的攝影作品。Xyza 在香港工作已有十年,過去有一段時間,以攝影記錄外傭在港和她們在家鄉的生活,並介入移民及人權的議題,期望藉攝影作品可以引起外界關注外傭的生活和處境。她曾在世界各地舉行過展覽,於2015年入選為 BBC 全球百大女性。

廣告

照片與植物放在一起,添一點生氣,也好像引領大家想像外傭家鄉的自然風貌。

照片與植物放在一起,添一點生氣,也好像引領大家想像外傭家鄉的自然風貌。

展覽落題「 We Are Like Air 」說外傭的存在如空氣,無色無味,不著痕跡。然而,她們承擔起家務,讓更多家中成人可外出工作,間接釋放更多家庭的勞動力,她們的付出和功勞如斯實在和重要。空氣是生活中不可或缺,它卻又會變成風,一吹即逝,且留不下任何穿梭過的痕跡。以空氣比喻外傭的存在狀態,是貼切也是諷刺。

 除了展出相片之外,還有外傭工作簽證、工作合約、與家人的書信等物品,承載一段段來自這班隱形勞動者的故事。看鄉著證件、讀著文件的條款,有時覺得好像在看一張張自薦賣身的憑證。外傭為了賺更多錢養家、供子女讀書,一人越洋來到香港,與素未謀面或只會面過一兩次的僱主家人共同生活。表面上,文件記錄在案的是他們姓名和所得的工資,而字裡行間,則記下了一次外傭為求美好未來而選擇的一場賭博,押上自己作賭注。

有人能賭勝,能遇到跟自己合作與愉快旳僱主,得到合理合法的待遇,達到自己期望的工作目標;亦有人不幸,賭輪了,被僱主苛刻對待,拖糧欠薪。2014年,來港印傭 Erwiana Sulistyaningsih 被前僱主虐待案,引起社會關注外傭待遇的問題,當時 Xyza 亦用相片記錄這案件。

這不是 Xyza 在香港首次展出拍攝外傭的作品,對上一次在2016年,於 Para Site 藝術空間的展《工餘》( Afterwork )展出。那次展出希望以藝術創作探討香港及鄰近地區內有關階級、種族、勞工及移民的議題。到這次 Xyza 個展,展場實驗畫廊的空間不算很大,亦只擺放她部作品。以一張張黑白照片為敘事的載體,展覽一方面繼續向公眾訴說外傭工作的困難和處境,另一方面描繪出外傭更立體、多角度的的生活面貌和狀態,更可以成為我們與和外傭開展對話的起點。

那不是一種搖旗吶喊的宣示外傭功勞,也不是要聲討社會何以忽視他們,或要找僱主算帳的通碟;而是呈現她們的喜怒哀樂、興趣和希望,並勾出一些外傭的共同經歷,以還原她們為一個有血有肉有想法的人,也如我們一樣 — — 願意為到更好未來而奮鬥,接受未知的考驗。

看畢展覽,有一點難以釋懷。絕大部外傭希望給予家人,特別是自己的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教育和人生選擇。 Xyza 是第二代家庭傭工,自十九歲已來港做家傭,在香港跟同樣做外傭的媽媽 Georgia 團聚。如 Xyza 一樣的第二代家庭傭工一直存在,下一代重覆著上一代的舊路,一次又一次經歷家庭四散,離鄉別井的考驗。是因為做外傭亦是後代選擇的理想人生,還是後代仍然為著改善生活,仍要選擇這個唯一的選項?

特別一提, Xyza 當家傭的十年生涯,一直照顧同一個家庭並融入其中。她的第一部單鏡反光相機,亦是從老闆借錢買回來的,而老闆亦很支持她做攝影創作,到紐約大學進修藝術。她曾接傳媒訪問表示,即使自己近三十歲,仍未想結婚生子,更浪漫地形容自己「嫁給攝影」,希望在美國實踐更多夢想。

外傭是一個身份。平日,她們四散在各家各戶;每到周未或公眾假期,她們不能待在僱主家中,與同鄉結伴到戶外的公共空間,野餐聚會,消磨一天。但除此之外,我更相信她們每一位、她們的能力,可以做到比現在更多的事。我們可以幫助她們,做到更多更多的事。

***********

WMA委託計劃 Xyza Cruz Bacani 《We Are Like Air 活著如風》

展覽日期:1–20/12/2018
開放時間:10:00–18: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實驗畫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