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思每每錯過的後運動重複影像與動作

2015/2/27 — 12:38

早幾天,筆者到了位於牛棚藝術村的錄映太奇 (Videotage),看本地年輕藝術家卓思穎 (Chloe Cheuk) 的最新個展「每每」 (Every Every)(展期至 3 月 2 日)。坦白說,以前自己不是太喜歡看錄像裝置作品,或者是不認識,到現在也不認識,不知道如何入手,影像、聲音、說話,再加上文字、繪畫、裝置,甚至看過會配合音樂、舞蹈等其他藝術形式,混合性、多樣性、人工性等都令自己要思考要如何欣賞。

今次展覽以「每每」為名,每每,往往,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重複又重複,人生本來就是不斷的重複,我們是不是都太常去做同一件事,有一樣的感覺,有一種的思想,那麼整個城市其實又是不斷在重複又重複的呢?無論發生了如何大的事情或事件,這個城市都會照它原本習慣了的步伐或方向去生存下去的呢?那麼,重複看起來好似有一種帶有負面意義的行為習性,但我們一般人又無可奈可主動或被動地重複,整件事好似又弔詭,但又很平常,這是矛盾,還是理所當然呢?

今次展覽主要有三件錄像裝置作品,一入門口便會看到「正等待下一輪」 (Waiting For Another Round),播放著的畫面由四個畫面組成,即是四個鏡頭,一架又一架的車,行駛著的,又或停一下再駛離,車輪在馬路上轉動著,其實是藝術家在雨傘運動後回到佔領地區的馬路,當然沒有人,而是一架又一架的車。

廣告

再走入些會看到「如果那刻來了」 (If the Moment Came),好像是一個煙囪的裝置,裡面原來正播放著一個人在玩劍球 (Kendama),拍拍拍聲,當劍球被拋出時,裝置頂的鐵絲玻璃窗就會打開,之後又會關上,就好像是劍球把窗打開一樣。

廣告

還有一件作品「暴曬」 (Expose),在一條金屬欄杆上,投射了一些好似是正在行走的人影錄像片段,還有現場收錄的人聲及路聲,但原來欄杆已連上發熱線,當上面有水滴落到欄杆時,便會被蒸發,之後又有再水滴下來,再被蒸發。

三件作品不難會令人想到背後的政治或社會隱喻,車輛不斷輾過的馬路,又開又合的玻璃窗,不停滴下又被蒸發的水,都會令人聯想到雨傘運動、民主訴求等議題,但用這些錄像裝置呈現出來,如「如果那刻來了」,其實是很含蓄,但又不失幽默,但相對來說,筆者最喜歡「暴曬」,汗水被蒸發,仍繼續走下去。

重複的動作,重複的片段,無限的重複,其實好像很悲哀,這可能是自己主觀的感覺而已,但重複的意義可能是等待有人去發現被重複的動作所蓋住的東西,是屢敗屢戰,還是屢戰屢敗,某程度都是很主觀的。

又或者,你可以完全抽走這些政治或社會意味,純粹看創作者如何利用錄像、機械創作,也未嘗不可,這未免太似到科學館看科普展覽活動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